东京奥运会“预告片”的蕴意

动漫 · 游戏 2017年08月10日

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举行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交接仪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以人气游戏角色“超级马里奥”登上舞台。这场时长8分钟的表演,轰动了全世界。就这场演出中所蕴含的信息、创作背后的故事,以及对3年后即将到来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看法等诸多问题,我们专访了这场演出的策划和监制人佐佐木宏。

佐佐木宏SASAKI Hiroshi

佐佐木宏SASAKI Hiroshi

创意总监。生于1954年。庆应义塾大学毕业后,1977年进入日本电通公司工作。作为文案创作人和创意总监,亲自参与了诸多企业广告与企业品牌的构建工作。2003年独立创业,成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SINGATA”。代表作有三得利罐装咖啡“BOSS”、丰田“ReBORN”及“TOYOTOWN”、JR东海铁路公司的“去京都吧”等。


日文

用机智和风趣震惊世界

——2016年里约奥运会闭幕式的东京奥运会宣传片中, “安倍马里奥”,“哆啦A梦”、“HELLO KITTY”、“足球小子”等日本原创的卡通人物都相继登台亮相,在海内外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它既是东京奥运的“预告片”,也在一定程度上向人们传达了4年后东京奥运会的信息。这场表演的主题您是如何提炼的呢?

我们的最大目的,就是让人们“期待东京,期待日本”。对世界上的许多人而言,日本不是一个未知的国度,他们对日本都有一定的印象。我认为没必要再去对歌舞伎、京都、东京塔等多加解释。通过一些附加元素,让人们感到“4年后想去东京看奥运”、“东京奥运会实在不容错过”、“奥运会能在东京举办真是太好了”,并同时传递出乎观众意料的惊喜讯息,这些才是必要的。

我觉得,东京奥运会不过是一个“世界性大会,恰好在日本举办”。那种“东京很精彩,所以你一定得来”的想法,是不足取的;“我们非常高兴能在东京举办世界性的活动,并对此由衷地表示感谢”,这才是我们应有的态度。在“东京8分钟”里做一场“这个很棒,那个也不错”的自吹自擂式宣传,那么用我从事广告工作的话来说,就是庸俗。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令观众看过之后不由自主地感到“东京好有魅力”、“对体育运动的思考与迄今的其他国家有所不同”,这样的效果才是我们所期待的。

椎名林檎(音乐家,担任此次表演的音乐总监)一开始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让我们开动脑筋吧。”“日本、东京,是一个富于机智和品位的地方。”——这句话始终印在我的脑子里。于是就有了希望这场表演能够达到一种效果,即让观众自然而然地产生“东京人很棒,品味似乎不错”的印象。

满是卡通人物的“和平有趣之国”

我们想突出传递的是“运动员是奥运会的中心”这一理念。4年后的东京奥运也不能采用叠加罗列“这是传统艺术、这是日本的文化”之类的做法;而且,也不能把体育盛会的开幕式,办得如同文化节那样,而是要展现出运动员们的风采。

我们的东京8分钟节目中,舞蹈及舞台装置等不能脱离体育这一主轴,通过各种表演来展示人们热爱体育、体育给了在战后重建及灾后重建中的日本人以极大鼓舞和力量这一主题,并以此达到借助体育运动传达“和平”之重要性的目的。

利用增强现实技术(AR)将竞技项目的影像投射到体育场的空间,也正是出于这个意图。而且,让马里奥、哆啦A梦等游戏和动画中的卡通人物通过与日本运动员接力传递红球,一路前往里约热内卢,也是传达了“TEAM JAPAN”的和平信息。最后完成这台表演的就是“安倍马里奥”。

出现在伦敦奥运会交接仪式上的是足球明星贝克汉姆,而登场里约奥运会交接仪式的则是足球界的传奇人物贝利。然而,东京奥运会却难以找到一位闻名世界的日本运动员。于是就有了“用马里奥或哆啦A梦来做日本的代表也未尝不可”的意见,认为“如此一来更有利于展现日本作为和平国家的形象”。

photo

“东京随处都是这类角色人物,好快活,好和平。大家都热衷于精灵宝可梦GO,真是个有趣的国家。即便是在今天如此长时间里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和平世界里,这种国家也很少见呀”——这就是我们希望留给观众的印象。而卡通人物与日本运动员接力传递用的红球,也别具一格地象征了日本国旗日章旗。

尖端技术与传统的融合

——我观看了闭幕式上的表演,当时的第一印象是,日本是一个“科技大国”,而且还向人们展示了4年后的“近未来世界”。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即便展现了当今最尖端的技术,也是会马上失去其先进性的。所以这不是我们要表达的重点。倒不如说我们要传递的,是源自江户时代,根植于百姓并传承至今的传统文化,深受大众喜爱的节庆活动。正是这样的传统,使东京能够将这场体育盛会办得轰轰烈烈,精彩纷呈。与此同时,东京也是一座汇集了信息技术、数字技术的现代都市。我们想传递给观众的,是这样一个传统和尖端科技共存,呈现出一种美妙平衡的大都市东京,让人们感到“东京这个主办城市似乎会举办一届精彩的奥运会”。关于这一理念,江户东京博物馆馆长竹内诚(时任)的一席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比如,表演开场时由保加利亚合唱团与日本的少女合唱团共同演唱的《君之代》,由椎名林檎导演,山宅纯改编,英国BBC主持人盛赞其为“世界上最美的国歌之一”。另外,通过光雕投影技术展现国旗日章旗图案时,女演员们是骑着自平衡车这种现代交通工具登上舞台的;她们身上的服装则设计成了日本的折纸形式。

再例如,在50名舞者表演的奥运会各个比赛项目中,舞者们的服装借鉴了日本歌舞伎里“即刻换装”的手法;而在以“声援”为主题的舞蹈部分,以端坐、礼规等表现了日本人热情好客、彬彬有礼等特点。表演的全过程虽然使用了许多数字艺术的手法,但后半部分采用了江户切子(发轫于江户,即现东京的一种玻璃工艺加工手法及相关的玻璃工艺品——译注)和浮世绘的设计风格。

我们不是将传统日本和最先进的日本杂乱无章地混杂起来,而是令它们相互发生“化学反应”,以此惊艳世界。我的意图并非让人感到“两者兼顾,很是精彩”,而是努力达到浑然一体的效果。

通过奥运会推广“日本品牌”

——经过本次“预告片”的制作,您对2020年奥运会本身有什么新的想法吗?您理想中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是一个怎样的大会呢?

我认为奥运会本身并不是像开幕式或闭幕式那样的庆典仪式,因此有必要让大会期间的运动舞台呈现出更多的趣味性。例如,可以在一些看似乏味的比赛项目中增加趣味性元素,或者在某一国具有压倒性优势的项目中,有意识地多聚焦一些弱小的队伍;并且还要设法让残奥会也能吸引更多人的兴趣。我感到日本肩负的责任重大。

photo

为此,我认为应该给年轻人和女性提供更多的机会,让他们能够活跃在第一线上。这样做不仅可以避免浪费资金预算,而且还能令大会变得更加精彩。在此次“预告片”的创作中,椎名林檎、导演兼编舞MIKIKO、媒体艺术家真锅大度等人都大展身手,便证明了我的观点。

奥运会会期只有短短两周时间,我的建议是,最好不要把全部精力都投到赛会上去。当然我希望奥运会气氛热烈,但也希望通过承办奥运会,能让大家都感到“日本和东京获益匪浅,硕果累累”。

“在开幕式中日本放弃了自我炫耀的做法”,或者“东京奥运会改变了只看重金牌数量的价值观”等等——我认为举办这样一场能令世界观众“深受东京启发”的奥运会,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获得“小而酷”、“说来说去都比不过日本呀,品位很好”之类的评价,藉此提升日本的“品牌”(形象)。

采访、撰文:nippon.com日本网 编辑部 石井雅仁
采访摄影:nippon.com日本网 编辑部 大谷清英


转载于日本网
http://www.nippon.com/cn/

相关连接
原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