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的一些大白话

人在东瀛 2017年10月03日

2017-09-19 毛丹青

PHOTO

最近,我周围有不少旅日20年前后的博士教授纷纷回国,寻求发展的机会,觉得这些朋友跟人人都说的“海归”似乎还不完全一样,因为每个人的年头长,就算用“海龟”调侃,也属于老龟那一类。有位日本设计师说:“信封小插画最难画的就是海龟。”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把年轮表达得可爱可不那么容易哦。”

海龟是海洋龟类的总称,也是所有龟鳖类动物中唯一生活在海洋的物种。无疑,这跟远渡重洋求学的学子十分仿佛。海龟背上有壳,比一般陆龟或河龟的花纹复杂,这就好比学子的背景多重,肩负亲人、家族与国家的众望,另外,据说海龟的脚一般适应远距离游泳,具有相当的耐力,也可以说成学子需要长途跋涉才能抵达目的地。

旅居海外10年左右是一个槛儿,到了20年又会是一个槛儿。前者的家庭事业刚起步,拿到学位,从大学或者大学院毕业,要么获得教职,要么就职于企业,可选择的余地比较大。相比之下,后者则属于稳定期,无论是海外的生活习惯,还是工作条件都已习惯,如果这时再回国找机会发展,近乎从零开始,必须超越时隔20年的认知空缺,为此所付出的努力则不可小看,有时挺吃力的。

中国发展的速度之快是很多海龟从未经历的,正因如此,回国能否适应,也是一个现实问题。

不过,周围先后成为海龟的人基本上都是教育行业的,而且都是为了响应祖国的召唤,不仅担任大学教授,而且还出任教育机构的要职,比如;旅日20多年,现任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的院长季卫东教授就是典型的一例。换句话说,仅仅从教育行业来看,旅居海外20年,如果不让人有一种事业心上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恐怕也会犹豫,放弃当海龟的愿望,宁可继续做“海飘”。事业上的发展能否兑现是吸引海龟〈尤其是老龟〉的最大魅力。

文/ 毛丹青

【本文原创自微信公众号「在日本MOOK」・毛丹青(WeChat:danqingMA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