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异文化“半斤八两”13》"误解词义的典型案例"

提到不同文化之间引发的误解就肯定会包含语言上的误解。其中,因日语和中文都使用汉字,所以这种误解词义的例子举不胜举。甚至有专门解释字同意不同词语的书籍。只要从事与中日有关的工作的人,马上就能想得到十几个例子吧。

下面列举几个典型案例。以前,曾有一个词语引发了中日间的讨论。有个官员因发言中称:“中国には柳腰で対応すべき(意:对中国应采取灵活柔软之策)”受到了激烈抨击。某议员就批评他说“「柳腰」一词,中文意为美女的纤细腰肢。在发言中使用这种容易招致误解的词语简直毫无见识。”媒体大肆报道了此事,当时的自民党干事长也持同样观点。但我不认同“没见识”的看法,“柳腰”在日语中是柔软之意,而如果中国的记者直接翻译成了中文中有“美人的纤细腰肢”之意的“柳腰”一词的话,那只能说这个记者很没有见识。这个官员是用日语并按照日语的意思发言的,所以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如果认为这个用法有问题的话,那么常说的:“中国側と~の問題で協議した(与中方就~问题进行了磋商)”就会引发责任纠纷吧。因为“协议”在中文中有“达成一致意见”的意思。

再举一个有年头的例子,前首相田中角荣当职时期,翻译人员曾将“中国にご迷惑をかけた(对中国造成了极大麻烦)”翻译成“添麻烦了”,引发了批判。中文中“添麻烦”跟“不好意思”差不多都是很随意的礼貌话。把抗日战争中日本所作所为说成“添麻烦”是很不可理喻的事情。而如果直接用“迷惑(麻烦、烦扰)”二字的话,也会引起大问题,因为中文中“迷惑”是指困惑、甚至是诱惑、欺骗的意思。反而会造成其他误解。

还有一个例子,假设习近平主席夫妇访问日本的话,日本的媒体报道时是否应该用中文的“习近平夫妇”的表述呢?因为中文与日文相反“夫妇”一词比“夫妻”一词更显尊重。用上面“柳腰”的理论来考虑的话,想必会引发很多认为这很有失礼节的批评意见吧。日语中 “夫妻”一词更显敬意,日本的报纸当然应该用“習近平夫妻”或者是“習近平ご夫妻(ご=御、敬语)”这种表述。

这种同字不同意的词语需要格外注意,有些使用错误的话,可不像“柳腰”所引发的争议那么简单。比如,日语中的“平和”中文意思为“和平”,而日语的“和平”中文意思是“停火”,中文的“平和”翻译成日语是“平静、安详”的意思。还有一些需要注意的用法不同的词语也需要注意。比如中日文中的“表示”和“表明”用法完全相反。日语中,主语是人时用“表明”,主语是数据等时用“表示”。而中文恰恰相反,原则上主语是人时用“表示”,主语是数据时用“表明”,但“表明”字面上也有“明确某事”之意,也可用在人阐明了某些隐瞒事情的情况时,使用“表明”一词。

进入一些中国的建筑时,经常能看到“小心地滑”的警示牌。日语中“小心”是“胆小、谨慎”的意思。“小心翼翼”一词就是形容谨小慎微活得很拘谨的人(多为贬义)。但在中文里面,“小心”是“当心、留神”的意思,“小心翼翼”是指很谨慎小心、不敢疏忽之意。我所在大学的日本人学生曾说过一个笑谈,虽然他知道“小心”的中文意思,但却把后面的“地”错当成了结构助词,结果把“小心地滑”理解成了“谨慎地滑倒”,让人不禁莞尔。导致错误理解词义的原因简直太多了。

“烘手机器”是handdryer(烘手器)的意思,但中间的两个字“手机”是日语中的“携帯(手机)”之意,有些日本人把“烘手机器”翻译成了“手机干燥器”,让人完全不知其解。最近“烘手器”的译法比较普遍了,但像这种因为中文断句方式而导致的错误理解非常多。比如,“发展中(日语:発展の中で)” 、“发展中国(日语:中国を発展させる)” 、“发展中国家(日语:発展途上国)” ……。哎,面对这些,日本人只能无奈地叹气啊。

中日间容易引发误解的词语(正文中列举内容)

中文

日语

柳腰

美女的纤细腰肢

柔软灵活

協議

协议,达成一致意见

协商、磋商

迷惑

困惑、诱惑

麻烦、纠纷

夫婦

比 “夫妻”庄重

“夫妻”是敬语(更加尊重时用
“ご夫妻” )

平和

平静、安详、和谐

与中文的和平同意

和平

和平、停战(日语中的停战)

平静安稳的状态

文/三潴正道(丽泽大学客座教授、中日翻译活动推进协会理事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