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异文化"半斤八两"09> “哪边都一样”

“成为前例、没有前例”

日本人和中国人究竟谁更死脑筋呢?当然这很难一概而论。但是从待物的方式来看,无论怎么看都是日本人更加死脑筋。尤其是日本人的“成为前例、没有前例”的思维。定下来的提案、崭新的点子都可能在此碰壁。

中国人尊崇功利主义,因此为了达成目的往往无视前例的束缚。此外也对成为前例一事毫不担心。我们常听中国人说:“现在这么做最好。要是有问题的话出问题的时候再说”。重要的是达成目的,理由可以事后再议。中国人这种思路是一贯的,但日本人相比达成目的往往更重视规则优先,因此对于需要通融之事常常无能为力。

在日本也存在无视规则、酌情通融而成功拯救人命的美谈。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杉原千寻的例子。作为外交官的杉原在第二次世界大戦中在立陶宛考纳斯的日本领事馆工作,面对诸多遭到纳粹德国迫害而逃亡的犹太难民他违背本国政府的训令而给他们发放了签证。大约6000人难民的生命就此得到了拯救。

在大相扑世界也存在这样的故事。1923年进入相扑界的清水川本被认为是一位明日之星。但他进入相扑界之后私生活行为放荡引起了诸多问题,最后竟被逐出相扑界。此后他多次要求重归相扑界但都遭到了拒绝,最后他的父亲为请相扑界允许他复出竟献出生命自杀。虽然相扑协会内部存在“这会成为前例”的反对声音,但是当时出羽海董事主张“日后想必不会有自杀请愿的人吧”主张允许他复出。清水川复出之后刻苦训练终于成为日后的名大关。

但是日本人也尊敬那种不顾一切遵守法律的精神。因为不愿意吃黑市的大米而饿死的东京地方法院的山口良忠法官(当时34岁)便是这种精神的典型,他在1947年10月留下便条“即使是恶法,但因为是法律所以法官自身也必须遵守”之后便撒手人寰了。当然如果当时大家都和他一样的话恐怕许多人都要饿死了。但是人们在他身上看到了主张“恶法也是法”,饮毒自尽的苏格拉底的法的精神。

而中国人的想法是“结果比规则和原则更重要”。虽然这也养成了中国人轻视乃至无视法律和规则的倾向,但也发挥了立足实际、通融无阻的效果。邓小平说的“不管黑猫白猫,能捉老鼠的就是好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口号以及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中“符合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都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的说法都是这种精神的体现。身为无产阶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为了允许资本家入党而修改党章,这种弹性是日本人无法想象的。

过去,坠落南美丛林的飞机乘客们为了确保粮食不择手段,而在他们成功生还之后,並没有任何人谴责他们。究竟是规则重要还是达成目的重要,这恐怕是一个永恒的争论。日本人和中国人的行为模式中存在着最大公约数的差异,我们不应该就此轻易地为对方贴上标签,而应该认真理解各个个别的案例、承认各自的优点,并善于虚心学习对方。


文/三潴正道(丽泽大学客座教授、中日翻译活动推进协会理事长)

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