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2020年度科技预算案公开,5年26万亿日元目标难以实现

2020年02月20日 宏观政策与科学奖

日本内阁府2月4日公布了2020年度的科技相关预算案的概要。预算额与上一年度的初始预算相比增加3.3%,为4.3787万亿日元。2020年度是第5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的最后一年。第5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制定了在2016年度至2020年度的5年科技振兴政策,明确写入了5年计划期间投入26万亿日元科技相关预算的目标。不过,在截至2019年度的4年里投入的科技相关预算额约为19.43万亿日元。加上此次公布的2020年度初始预算额,合计也只有23.8万亿日元左右。即便再加上尚未确定的地方公共团体的预算额和预计2020年度内追加的补充预算额,也难以达成第5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制定的26万亿日元目标额。

2020年度科技预算案公开,5年26万亿日元目标难以实现

日本的科技预算(图片:内阁府“科技相关预算202年度初始预算案,2019年度补充预算概要”)

2月4日在内阁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内阁府科学技术政策等特命担当大臣竹本直一介绍说:“虽然初始预算额较去年增加,但与欧美各国等相比,可以说还远远不够。(5年)23.8万亿日元,目标尚未达到。因此希望今后加上补充预算和地方政府的相关预算等之后,能接近目标。”不过,从内阁府公布的2001年度以后的科技相关补充预算和地方公共团体的预算额来看,即使是数额较高的年度也只有1.5万亿日元左右。目前距离第5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提出的26万亿日元的目标额还差2.2万亿日元,因此与补充预算和地方公共团体预算的实际额相差甚远。本期的目标额如果依然未达成,就是继第2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后连续4期未达成。

竹本特命担当大臣还举出了大学和国立研究机构等从企业募集的研发资金额比海外主要国家少的情况,并“希望国民也能认识到,不提高科技实力的话,日本的产业也不会增长”,请求国民给予理解。竹本在1月31日的内阁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上也表示:“建设尊重科技的社会必然需要费用。必须尽可能地募集预算”,强调了扩充科技预算的必要性。

2020年度科技预算案公开,5年26万亿日元目标难以实现

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竹本直一介绍科技预算(2月4日,图片取自日本政府的网络电视节目)

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以实现科技创造立国、推进科技振兴为目的,由日本政府根据1995年施行的《科学技术基本法》制定。主要特点之一是,为切实推进科技振兴,会在基本计划中明确写入政府在5年计划期间投入的科技预算目标额。注明预算目标额的做法在日本可以说极为罕见,从中能看出政府施行《科学技术基本法》时的热情。

第1个基本计划(1996~2000年度)中注明的科技相关预算目标额为17万亿日元。在5年的计划期间共投入17.6万亿日元预算,超额确保了科技预算。不过,实际超过目标额的只有这一次。第2个基本计划期间(2001~2005年度)设定的目标额为24万亿日元,而实际预算总额为21.1万亿日元。第3个基本计划期间(2006~2010年度)和第4个基本计划期间(2011~2015年度)各设定25万亿日元的目标额,而实际预算总额分别为21.7万亿日元和22.9万亿日元,均未达到目标额。

再来看一下海外,即使在竹本特命担当大臣未提及的中国,科技领域取得显著进步的基础显然也是因为有充足的科技相关预算。中国的《科学技术进步法》与日本大不相同,规定科技支出的增长率要高于整体财政收入的增长率等。在日本国内也深刻意识到,近年来各项数据都显示日本的科技实力在不断下降,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强烈要求扩充预算。

日本工程院(会长:东北大学前校长阿部博之)于2017年5月和2019年4月分别发布了“紧急建言-遏止日本工程和科技能力下滑的对策”,催促政府采取应对措施。阿部会长2003年1月~2007年1月间担任负责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制定的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的专家议员(时名综合科学技术会议)。在此期间阿部会长一直强烈呼吁政府增加旨在强化科技实力的科技预算,并主导了第3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的制定工作。日本工程院的紧急建言指出了很多对策的必要性,再次强烈要求为大学和公共研究机构增加公共资金。

2020年度科技预算案公开,5年26万亿日元目标难以实现

日本工程院会长阿部博之(左)将紧急建议亲手交给文部科学大臣柴山昌彦(右)(2019年5月7日,文部科学省)

日本科学家代表机构的日本学术会议(会长:京都大学校长山极寿一)也于2019年10月向当前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正在讨论的第6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提出建议。山极会长也是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的议员。这份建议也基于对日本的研究能力下滑的强烈危机意识,尤其是大学等教育研究机构丧失了立足长远开展基础研究的环境,研究人员的活力也在减弱。

建议中尤其提及支撑国立大学研究的基础资金——运营费补助金每年都被削减所产生的影响。据介绍,在实施国立大学法人化的2004年度,运营费补助金尚为1.2415万亿日元。此后逐年减少,2017年度减至1.0971万亿日元,减少了11.6%。考虑到日本银行的企业物价指数上升率为6.2%,因此实际相当于减少了16.8%。2018年度和2019年度虽然没有减少,但也只是与2017年度相同。

那么,决定2021年度起的未来5年发展方向的第6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情况如何呢?推进评审工作的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议员上山隆大,在文部科学省科学技术与学术政策研究所2019年11月主办的研讨会“面向第6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展望日本的未来”上表示:“需要认真思考2030年至2050年日本应该成为怎样的国家、怎样的社会形态才是理想的等问题,从全新的角度去构思和制定这5年的政策,比如提出解决少子老龄化、财政健全化和对应地球变暖等全球性重要课题的政策,推出具有日本特色的创新——日本模式等。”

2020年度科技预算案公开,5年26万亿日元目标难以实现

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议员上山隆大介绍“第6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目的(2019年11月6日,摄于科学技术与学术政策研究所主办的研讨会)

另据上山介绍,修订“科学技术基本计划”的制定依据——《科学技术基本法》本身的事宜也正在推进探讨中。基本法第1条提到的目的目前只有“振兴科学技术”,还将增加“利用研发成果进行创新”。另外,之前第1条明确记述的“科学技术(不包括仅与人文科学相关的内容)”,考虑删除“(不包括仅与人文科学相关的内容)”的表述。希望通过法律条文明确,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融合对实现有效的科技创新政策而言至关重要。顺便值得一提的是,上山是经济史、科学史和科技政策等领域的经济学家。不过,上山没有提及第6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中的5年预算目标额。

日文:小岩井忠道(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中文:客观日本编辑部翻译

【相关链接】
日本内阁府“科技相关预算 2020年度初始预算案,2019年度补充预算的概要”
政府网络电视“竹本大臣在内阁会议后举行记者发布会”
日本工程院“紧急建议-遏止日本的工程和科技能力下滑的对策-”
日本学术会议“针对第6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的建议”

【相关报道】
日本的科技政策专辑
2020年02月05日“【日本的科技政策】(九)东日本大地震后的能源政策与科学技术”
2020年01月15日“启动全球关注的研发项目,日本大力推进真正的创新”
2019年11月18日日本开始制定第6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专家对现状忧心重重
2019年07月12日“日本文科省调查:大学教师科研时间降至史上最低”
2019 年 05 月 23 日“日本工程院会长谈大学改革:学生不应该和老师同一研究方向,大学不适合做大型项目”
2019 年 05 月 10 日“日本工程院发布紧急建议,遏止工程和科技能力下滑”
2018年12月28日“日本通过新年度科教预算案,重点支援年轻研究人员和国立大学改革”
2018 年 01 月 05 日“科睿唯安发布“高被引科学家”人数 中国位居世界第3 日本只不过72人”
2017年08月02日“专访日本工学学会阿部会长:请教遏止科技能力下滑的对策”
2017 年 02 月 17 日“日本文科省研究所报告书:科研能力比较调查揭示中国快速上升,日本下跌”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