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文科省调查:大学教师科研时间降至史上最低

2019年07月12日 高等教育

日本文部科学省实施的调查显示,把日本的大学教师和教师以外的研究人员实际从事研究活动的时间比例考虑在内计算出来的实际研究人员数量(全时当量换算:FTE换算)比5年前进一步减少。每位教师从事研究活动的时间降至教师的整体工作时间的三分之一以下,这是开始实施调查以来的最低值。

大学等教师的工作时间比例变化

日本文科省调查:大学教师科研时间降至史上最低

图片取自文部科学省“2018年度大学等的全时当量换算数据相关调查报告”)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为方便比较各加盟国的研发动向,建议各国公布按FTE换算的研究人员数量。因为如果不考虑实际花在研究活动上的时间,而只是单纯比较研究人员数量的话,无法准确评估各国的实际研发情况。日本文部科学省按照OECD的建议,从2002年度开始调查和公布日本大学、机构(含大学、短大、工专、大学附属研究所、大学共同利用研究机构)按FTE换算的研究人员数量。此后基本每5年公布一次调查结果。

6月26日公布的“2018年度大学等的全时当量换算数据相关调查报告”显示,2002年度以后,日本大学与机构的教师数量虽然在持续增加,但按FTE换算的研究人员数量为16,000多人,约减少了20%。大学教师指教授、副教授、讲师和助教,教师总数在第一次实施调查的2002年度为171,094人。在2008年度的调查中增至178,696人,2013年度增至187,730人,而在此次实施的2018年度调查中增至192,334人。

不过,考虑了实际研究时间的FTE换算研究人员数量在2002年度为79,604人,2008年度减至64,735人,2013年度有所恢复,增至65,661人,而此次再次减少,降到63,286人。从“全时当量(FTE)换算系数”(表示每位教师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在整体工作时间中的平均占比)来看,2002年度为0.465,2008年度为0.362,2013年度为0.350,2018年度为0.329,自开始调查以来一直在下降。也就是说,2018年度大学教师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为32.9%,比5年前减少2.1个百分点,比16年前减少13.6个百分点。

从调查报告可以看出,医学和齿学等保健领域的教师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只有29.8%,是造成整体比例减少的主要原因。在2002年度的调查中,保健领域的教师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占46.0%。用于诊疗活动等研究和教育以外的社会服务活动的时间在2002年度为14.4%,但每次调查这个比例都持续升高,在此次的调查中达到了26.4%,这是每次调查时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都持续减少的主要原因。保健领域的教师数量占整体教师数量的34%,高于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25%、工学领域的17%、理学领域的5%和农学领域的4%,因此对调查结果产生的影响也比较大。

保健领域的大学等教师的工作时间比例变化

日本文科省调查:大学教师科研时间降至史上最低

(图片取自文部科学省“2018年度大学等的全时当量换算数据相关调查报告”)

按领域来看,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减幅相对比较小的是理学领域的教师。虽然与5年前相比减少1.7个百分点,但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占49.3%。与2002年度(56.9%)相比也只减少了7.6个百分点。农学领域的教师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比5年前减少0.3个百分点,为39.9%(与2002年度的50.3%相比减少10.4个百分点)。工学领域的教师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与5年前相比减少1.0个百分点,为38.2%(与2002年度的48.2%相比减少10.0个百分点)。

从职位上也能看出保健领域的教师所处的情况不同于理学、工学和农学领域的教师。此次的调查结果显示,理学领域的教授、副教授、讲师和助教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均维持在40%以上。工学和农学领域的教授、副教授、讲师和助教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虽然均比理学领域少,但都比保健领域多。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差异是,仅保健领域存在职位越低,用于诊疗活动等研究和教育以外的社会服务活动的时间越多的现象。保健领域的助教用于诊疗活动等研究和教育以外的社会服务活动的时间在教师的整体工作时间中占37.0%。远远高于教授的12.2%、副教授的22.2%和讲师的26.8%。

不同领域的助教的工作时间比例(2018年度)

日本文科省调查:大学教师科研时间降至史上最低

(图片取自文部科学省“2018年度大学等的全时当量换算数据相关调查报告”)

在理学、工学和农学领域,助教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均比教授、副教授和讲师多,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用于研究活动。其中理学为62.1%,工学为53.4%,农学为56.6%。而保健领域的助教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仅占31.9%。可以看出,用于诊疗活动等研究和教育以外的社会服务活动的时间占比过高,是保健领域的助教在研究活动上花费的时间较少的主要原因。

制定综合创新战略的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2018年6月14日)

日本文科省调查:大学教师科研时间降至史上最低

(图片取自首相官邸的官网)

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议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8年6月14日制定的“综合创新战略”对日本的现状表现出强烈的危机感,在欧美各发达国家、中国和韩国等的论文数量及高被引论文数量均大幅增加的情况下,近年来日本的相对地位正在降低。

“综合创新战略”中明确表示:“有观点指出,日本的大学研究人员数量虽然不比欧美各发达国家少,但由于大学教师花在学生教育和诊疗等活动上的时间增加,因此,以保健领域的助教等为首,教师用于研究活动的时间呈减少趋势”。文部科学省此次发布的调查结果可以说再次证明了日本目前的状况。

文:小岩井忠道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文部科学省“2018年度大学等的全时当量换算数据相关调查(概要)”⟩
⟨综合创新战略(2018年6月15日内阁会议通过)⟩

相关报道:
⟨2019年05月23日“日本工程院会长谈大学改革:学生不应该和老师同一研究方向,大学不适合做大型项目”⟩
⟨2019年05月10日“日本工程院发布紧急建议,遏止工序和科技能力下滑”⟩
⟨2018年12月28日“日本通过新年度科教预算案,重点支援年轻研究人员和国立大学改革”⟩
⟨2018年01月05日“科睿唯安发布“高被引科学家”人数 中国位居世界第3 日本只不过72人”⟩
⟨2017年02月17日“日正文科省研究所报告书:科研能力比较调查揭示中国快速上升,日本下跌”⟩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