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老龄化】日本70几岁男性群像(二)

现代生活(衣食住行) 2019年01月04日

在【日本的老龄化】日本70几岁男性群像(一)中,笔者向大家介绍了现在日本着重对于70-79岁老年人的研究。在研究消费者时,制作“人物像(persona)”是一个很实用的方法。笔者所在的三菱综合研究所拥有日本最大的数据平台,其中分为居住者(20-60岁)、中老年人(50-89岁)。自2012年起对1.5万的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进行了问卷调查,以及对300位50-83岁的中老年人日常的进行了定性调查(常设型MROC(Marketing Research Online Communities))。从这些庞大的数据中,通过2条分析轴可以制作出有4个不同特性的人物像。

关于70几岁的男性的人物像,分析轴是经常和大家一起玩还是自娱自乐,以及和老伴关系亲密与否。通过这两条分析线,可以看出同样的年龄段,不同类型有着不同的特点。在上次我们看到了在家庭外面都很活跃的“超级爷爷”,以及在外很活跃在家里没地位的“总提当年勇的老爷爷”。这次我们再来看看和谁都不一起玩的“‘卒婚’的家里蹲”,以及只和太太好的“爱意满满的宅男”。

70-79岁日本男性的人物像

图 1 70-79岁日本男性的人物像

3 “‘卒婚’的家里蹲”

“卒婚”是日语表达,现在是引起日本国内广泛关注的社会问题。日语中的“卒”只是“毕业,结束”的意思,因而“卒婚”是指从一般的婚姻关系中毕业,即使不离婚,夫妻双方完全自由,不干涉对方的行动。这对于退休之后的夫妇来说很常见,和上次说到的“总提当年勇的大爷”类似,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男性们一旦离开职场,退休在家,是让夫妻两人都关系紧张的事情。因为他们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仅仅作为生活的共同体一起居住,并没有足够的共同话题和情感支撑起退休后的共处时光。太太多有自己的主妇圈,朋友圈,先生在家的精神压力和家务压力都很大。先生成了家里的“鸡肋”,弃之不舍,留之无用。因为,想开了的夫妻干脆一起把婚姻关系变成“毕业”的状态,除了必要的共同生活作业以外,各自管理各自,这样对彼此都好。

小林武(化名)就是这样的典型。79岁的他是个“家里蹲”,在建筑行业的公司里工作了50年后退休。现在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沉浸在自己的“秘密基地”里度过每一天。小林先生性格内向,不喜社交,和太太也是没话说。年近80岁,家务事都由妻子来做,一天只一起吃一顿饭,也多是沉默不语,因而时常有孤独感。

小林先生退休之后最大的乐趣就是自由自在地徜徉在自己的秘密基地里。前些年家里改装的时候,他在不违规建筑基准法的情况下,花大价钱在地下室给自己建了个秘密“防空洞”。可以直接从车库进出,除了自己谁也进不去,是个专属于自己的秘密天地。现在的他每天都在这个防空洞里,从100多张古典爵士唱片中选音乐听,再研究一下一直以来从事的建筑专业,做点整理工作。

每天的“家里蹲”,让小林先生运动不足,身体状况是这4个人物像中最差的一个。他深知自己应该赶快行动起来去改变,但是习惯了这样独来独往的生活,的确没什么动力改变。

像小林先生一样的家里蹲,需要第三方的引导和交流,很值得市场的关注。

4 爱意满满的宅男

最后一位是让太太最有幸福感的“爱意满满的宅男”。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许多夫妻消费的提示。

福田稔(化名)是一位典型代表。73岁的他和太太居住在东京,儿女和其家人也在附近生活。作为一名大型企业的销售主管,福田先生在位期间地位较高,最后是以分公司董事的身份退休。经历了其他工作之后,现在的他和太太有钱有闲有健康,可以说是肆意享受的每一天。

福田先生终身爱好一个人登山,也深知身体健康的重要性。经历了一系列身体不适之后,他成为了流行的“储蓄肌肉”一组。每周都去健身房锻炼肌肉,以及去高尔夫球场打球。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可以继续登山。每次登山的主题,都是“登山+山中小屋+山下温泉+一期一会+美酒佳肴”这一全套乐趣。因为登山花费不少,身为前董事的福田先生现在居然也在便利店打工赚盘缠。除此之外,他最近又捡起了荒废已久的油画。在大学里报了油画欣赏和学习的课程,和年轻时候相比虽然效率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学到了新知识,看画的时候可以更享受,福田先生对此也十分满意。

去往高尾山的京王线

去往高尾山的京王线(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说到和太太的关系,那可是让很多年轻人都羡慕的,对太太爱意满满。两个人虽然非常自由,但是到底是一起度过一生的伴侣,所以格外关怀对方。他们俩每天都一起去超市买菜,晚饭后都会给太太按摩脚部或者肩膀。两人生日都会送对方礼物,每个月都一起盛装去欣赏歌舞伎,之后再附近的银座吃饭,陪太太购物。

虽然福田先生的社交活动非常少,基本都是自己行动或者跟太太一起度过,但是生活质量非常高,可以说是幸福的代表。

通过这4个人物像,可以看到同样是70几岁,却有着不同特性和不同的消费点。而且就幸福感而言,70几岁的男性和自己太太的关系亲密程度直接影响幸福指数,再者就是能不能自己和自己玩,不依靠外在的社交了。这些特点,分析轴,以及从中得到的启示,也许对于今后中国的老年学研究也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供稿 三菱综合研究所 研究员刘潇潇
编辑修改・照片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