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瀛育儿记】爱的传承

2020年01月21日 中小学教育

(1) 母亲病危

新年伊始,初中三年级的咯咯终于迎来了中考的冲刺阶段,却也迎来了姥姥病危的消息。

咯咯和滴滴每次到大连姥姥家玩儿,总是留下许多快乐的回忆,胖胖的姥姥也总是对他们慈祥疼爱有加。现在,姥姥就要离开的消息,就发生在咯咯中考冲刺的最后关键时刻。不仅如此,我要离开他们回到姥姥身边,去完成一次母女俩一生一次的告别。

咯咯中考在即,三年来咯咯朝着自己的目标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地努力过来了。中间虽也曾有过一小段因压力过大而想过放弃的时间,但他很快调整自我,重新进入状态。目前,咯咯每天放了学就在补校从5点学习到晚间10点,周末更是从一大早8点出门学到晚间10点。虽然很辛苦,但咯咯乐在其中。

(2)日本的中考种种

东瀛育儿记 爱的传承

日本的中考正在当下元旦过后1月中旬开始到2月中旬。也许你会惊讶为什么考试时期这么长。因为日本的高中并非参加全市统一考试、按统一分数线划定考试结果,而是每一所高中都有自己独特的考试和录取标准。参加中考的中学生们需要实现选择几所志愿学校,然后分别参加每一所学校独自的考试。

日本中考报考的门道也很复杂。除了一小部分小升初时便进入私立(或公立)初高一贯校的孩子以外,大部分公立中学的学生都要在初升高时参加中考。而日本的高中按照类别分成国立难关高中、公立重点高中、公立普通高中以及私立高中(又有不同档次)几种。各种不同性质的高中报考难度也有所不同。

国立难关高中和私立高中在报考时没有太复杂的要求,只要笔试和面试合格,门槛高低各不同,任何学生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实力选择不同的高中进行报考。但国立难关高中因难度超高又仅存在于东京周边,便显得门口极其狭窄;私立高中则具有学费昂贵的特点,还有一部分私立高中要求高中毕业后学生必须要进入该高中所附属的私立大学。

因此除非特别喜欢某所私立名门大学的某个专业而选择某所私立附属高中,否则大部分公立学校的中学生会首先按照自己的成绩水平报考一所公立高中,如果成绩非常好,就可以考虑重点高中,如果没有自信,则可以按照实力选择一所适合自己挑战的公立普通高中。毕竟公立高中的学费大体上只是私立高中的三分之一,比如私立高中每年如需100万日元的话,而公立高中只需要付30万日元左右。

既然如此,大家不是都青睐公立高中么?原来,公立高中有一个非常苛刻的要求,就是只能按照自己的能力水准报考唯一一所公立高中,无论是公立重点高中还是公立普通高中都可以,但是万一没考上则失去报考其他公立高中的机会,而只能报考私立高中。

所以,通常大家会根据自己的家庭条件和实力来决定高中选择。如果家庭条件普通,没有报考私立高中的愿望,那么最好还是选一所家附近合适自己学习水平、考取可能性较高的公立高中。如果成绩较好可以选择一所国立或公立重点高中,但同样如果没有考取,那么只能再去挑战事先选择的私立高中。而为了不至于失败,大家都会选择几所不同水平的私立高中来垫底,以免全军覆没。

当然,如果即是土豪子弟又是学霸,那么你的选择余地就会宽阔得多。

总之,日本学生考高中,要事先选择具体的志愿校,然后分别进行报考,再按照不同学校的考试日程到不同考场去应试,当然各学校考题也不同,相当一部分学校还会有面试。总而言之,日本的中考非常复杂和繁琐。

而如果一个考生考取了先发榜的第二志愿校,却希望等待后发榜的第一志愿校结果的话,则通常需要向第二志愿校先缴纳一部分入学金,暂时保留入学资格。而当第一志愿校成功考取并推掉第二志愿时,则先前缴纳的第二志愿校的部分入学金将化为乌有。

凡此上述种种,我们家咯咯也不例外。而我们非土豪子弟、因此对私立学校无所向往。咯咯自己希望用实力考取一所心仪的公立重点高中,同时也挑战一所国立高中。毕竟一切事情都存在风险,咯咯最后报考了5所学校。其中的一所,即将在1月中旬开考。并且在其后,咯咯还要陆续应考4所学校。

咯咯选择的中考志愿难度强大且竞争激烈,而且在时间上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3)爱的传承

东瀛育儿记 爱的传承

而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作为一个考生妈妈,却必须离开正在备考的咯咯,我心中感到很对不住他。但母亲的病情刻不容缓,生我育我疼我一辈子的母亲,给了我生命的母亲,正在迎来她生涯的最后几天。我和母亲有约,平时没有始终陪伴在母亲身边的我,一定要像曾经握着父亲的手静静地陪护他去天堂那样,在母亲最后一刻,我要握着她的手护送她走,免得她老人家孤单害怕。

10日晚上7点钟,医生来电话嘱托,告知母亲的生命之火已经摇摇欲熄,13日的飞机恐怕来不及,越快越好!我火速张罗了11日的机票打算回国。碰巧咯咯那天提前完成了在补习班的功课,晚上8点左右便回到了家。

咯咯和滴滴了解了情况,表示很担心和难过,但也懂事地表示支持妈妈回家看姥姥,让我不必担心。看着他们忧虑的表情和纯真的目光,感到从心里感激他们。

因为这意味着小学4年级的滴滴要一个人放学回家,一个人吃点心,然后一个人去补习班。这也意味着咯咯每天去补习班前要一个人做晚餐吃了去上学。这还意味着咯咯和滴滴要在每天早晨自己锁门离开家去上学。当然也意味着孩子们的爸爸要在工作之余担负起洗衣做饭做便当送孩子周末去补习班等所有家务。但每个人都没有怨言反而表示同情和理解。

吃了饭,我因为要把代课工作进一步落实清楚,没有能够马上进入家务状态。

而等我落实清楚打算收拾厨房的时候,我惊呆了。

中考期间争分夺秒的咯咯,不仅把厨房里收拾得一尘不染,甚至把洗好的衣物等也整理得利利索索。滴滴也学咯咯偷偷帮助我整理了浴室,平时这些家务我要在晚间做好半天的,现在他们为减轻我临行前负担,他们悄悄地趁着我工作的时候帮助我做得干干净净了。

现在,我一个人坐在大连母亲的身边,一边守护着生命垂危昏睡着的母亲,一边回顾着临行前咯咯和滴滴的表现,一边落笔写这篇文章。

母亲79岁,年轻时为了家人努力工作,全身心爱护教育我和哥哥,54岁时开始献身地照顾重病的父亲,服侍重病的父亲走过了20个春秋。因为多年积劳成疾,终于第三次脑梗复发,生命行将结束。

看着眼前给与了我生命却即将结束生命的母亲,想念着源于这份生命的我的咯咯和滴滴,我的心中充满了爱和感激还有不舍。

回来后,在本已昏迷和失忆的母亲耳边,我大声告诉她“你的女儿回来了”,告诉她我爱她,我感谢她,告诉她我回来陪她了让她不要担心。听了我的声音,长时间昏睡的母亲干涸的眼睛里竟然流出了泪滴。医生说也许就在这一两天了。

我即将失去母亲,但我知道其实我已经获得了母亲的全部,并将毫无保留地传承给我的咯咯和滴滴,无论他们在中国,还是在东瀛。他们幼儿时听的儿歌,他们婴孩儿时做的游戏,都来自母亲。他们的一回眸或者举手投足,不经意中都有母亲的影子。微笑中还有母亲的模样。

谨以此文赠给我深爱的母亲。

补:上述文字封笔于2020年1月13日。1月14日晚8时许母亲去逝,享年79岁。5日前归家,每天侍奉母亲床前,得以与母亲做了充分的母女告别,最后握着母亲的手送她去了天堂。心中无限感激。

母亲最后的话:好,好,好。

文:王景贤
照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编辑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