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瀛育儿记】为了遇见你──写给嘀嘀十岁生日

2019年09月30日 中小学教育

回故乡大连陪母亲度过了短暂的暑假,回横滨后就是二宝嘀嘀的生日了。嘀嘀生日在九月中旬,但他从两周前就开始天天计算着生日的到来了。过了这个生日,嘀嘀就十周岁了。

东瀛育儿记 为了遇见你――写给嘀嘀十岁生日

转眼就十岁了

(一)贪睡忘了出生

嘀嘀的预产期是9月6日,后来我们说贪睡的他一定因为在我的腹中睡过了头、忘记了应该出来见妈妈这件事。直到从外地来照顾生产的婆母就要返回了,嘀嘀还在腹中没有动静。无奈请医生打了催产针,这个胖头胖脑的家伙才拖了一个多星期慢悠悠地出来了。大宝咯咯出生时3500克已经不小了,嘀嘀竟然吃了睡睡了吃地把自己长成4075克。好家伙,生了他以后我的身体就像突然跑了10公里马拉松,肌肉疼痛在床上一个星期不敢动。

嘀嘀还在月子里就一睡几个小时。那时剩下的三口人常常吃着饭谈笑风生地便忘记了他的存在。直到他睡累了才出声,我们三口才恍然如隔世,一起跑到另一个房间去看他。

嘀嘀除了善睡,还很会吃奶。咯咯因为是头一胎,吃起奶来有时候累得满脸通红全是汗,而嘀嘀却享受着第二胎的特权,因乳腺已被打通,他只要使足了劲,总是喝得咕咚咕咚响,一顿奶餐下来摇头晃脑、迷迷糊糊,像是被母乳灌醉了,还打嗝。

一个月下来去医院体检时嘀嘀已经5840克了,要知道咯咯一个月体检时体重是4735克,福冈的日本医生评语是“优秀”。可想而知了,如果给嘀嘀下评语,那一定应该是……“肥胖”。但横滨的日本医生客气地把评语简略了。

读到这里,一定有朋友说是妈妈在孕期吃得太多把嘀嘀喂胖的,其实不然。因为在日本孕妇体重通常是被医生严格控制的。每次定期检查医生都会提醒不要吃太多,孕妇体重超标是要受到批评的。所以,嘀嘀出生后,我的腹中没有了羊水和嘀嘀,产后体重只比先前多出了2公斤。

可想而知,这个嘀嘀在妈妈肚子里是用了多么巧妙的方法把自己吃成个8斤肥胖儿的,除了善吃,没有别的可以解释。当然,善吃是件幸福的事。

(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但嘀嘀一出生,就赶上大连的姥姥患脑中风卧床了。我刚刚做满月子,家里便来国际长途说因为担心我做不好月子,其实已经瞒了我一个多月了。就这样,嘀嘀出生不久便开始了半年一次随我回家照顾父母的征途。

那时我的父母都长期卧病在床,我不在家也罢,回家了当然就要担负起照顾父母的责任。我常常是给嘀嘀喂了奶,再给父母做早餐;一边给嘀嘀换了婴儿尿布湿,再给两个老人换上老年尿不湿;一边给嘀嘀拿玩具逗他笑,一边劝妈妈要想得开。

就这样来来往往,等到嘀嘀两岁半时,陪我回娘家的嘀嘀已经提着小箱子自己照顾自己了,很有点儿“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意思。

但嘀嘀天生开朗,生性乐观。我唯一的哥哥去世那一年,嘀嘀两周岁。那年11月,嘀嘀陪着我起早赶国际航班,回程又碰上大雪天无法降落而被转到名古屋,类似这样的遭遇嘀嘀从没有哭过,只一心一意拖着自己的小旅行箱跟着妈妈。要么睡着,要么玩儿着,要么天真地笑着。那次好不容易到达名古屋市内宾馆入住时已是夜里12点,但从飞机起飞到成田机场上空盘旋无法着陆,又到转飞到名古屋找不到宾馆,一直到托着箱子和妈妈一起在雪中走夜路,嘀嘀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一声哭闹,没让我为难一次。

那时,我心里装着失去哥哥的悲伤和告别卧病父母的忧愁。到了宾馆我不禁抱着嘀嘀告诉他,妈妈谢谢他。记得当时嘀嘀瞪着好奇的眼睛问“为什么?”。我于是抱住他,告诉他“这么辛苦跋涉,你那么小,却一直陪着我不哭不闹,妈妈非常感激你”。于是,两岁的嘀嘀用不完整的日语告诉我,“我是为妈妈而存在的呀!”(ぼくはママのためにいるんだよ)。

我知道他其实是想说,“妈妈到哪里我就到哪里,我和妈妈在一起理所当然啦。”但他所知道的词汇还不能表达得太完整,于是嘀嘀将这句话说成了他所能表达的方式,虽然现实情况是“妈妈到哪里,我也只能到哪里,没有办法呀”。但嘀嘀在两岁的时候就已经如此达观了,现在他十岁了。

(三)陪我面对生死

父亲还在世时,有时候因为咯咯学校的关系,爱人要在横滨照顾咯咯上学,只有嘀嘀一个人陪我回大连探望父母。

父亲是极其喜爱嘀嘀的。那时年迈的父亲只要看到嘀嘀,便会满面笑容,无限爱意。嘀嘀也从没有一点对姥爷姥姥的生疏,总是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让他亲亲姥爷姥姥,他就亲亲,让他给大家唱歌跳舞,他就不知害羞地唱起来跳起来。嘀嘀最喜欢的事是和我一起把姥爷抱坐到轮椅上,然后推着姥爷在院内散步。他从不吝啬自己的小吃,常常打开一包零食小吃,自己一口再喂姥爷一口,直到爷孙俩把一包零食吃光,那场景是极其动人的。嘀嘀还会用自己的小手绢为姥爷擦鼻涕,擦擦姥爷再给自己擦擦。回到大连因为要照顾两个老人,饮食上便不能以孩子为主。但嘀嘀对于吃不惯的饮食从没有挑剔,反而捧着最简单的海菜汤狼吞虎咽地说好吃,让我看了想流泪。

东瀛育儿记 为了遇见你――写给嘀嘀十岁生日

喂姥爷零食,替姥爷擦鼻涕

最感谢嘀嘀的一次,是在父亲去世的那年冬天。父亲因长期卧床,常常会出现发烧,每到这时只要及时打上消炎吊瓶,几天后便会退烧恢复。那一年我带着嘀嘀回家陪父母过年,刚到家第二天父亲便开始发烧。原以为会像以往一样很快恢复,但换了几种药物也没有好转。父亲已经拒绝去大医院,我便在养护院白天黑夜地陪伴着父亲,那时几分钟就要翻一次身,几乎片刻不离。而嘀嘀这时候便拿着自己的书和玩具在旁边自娱自乐,从不来为难我。有时父亲稍微状况好转,嘀嘀便会来到父亲身边握住父亲的手表示他的安慰。那时父亲已经病入膏肓几乎不能说话,看着握着父亲手的嘀嘀,我说:“嘀嘀,亲亲姥爷吧”。嘀嘀毫不保留地爬到床头,对着已经消瘦的不得了的父亲,大大地紧紧地亲了一口。那一瞬间,我永远也不能忘记,父亲虽然已经说不出话了,但竟然大大地张开了嘴笑出了声音。那之后不几天,父亲便离开了我们。嘀嘀和我一起面对了父亲的去世,在他6岁的时候。

东瀛育儿记 为了遇见你――写给嘀嘀十岁生日

陪姥爷最后一程,亲姥爷最后一口

(四)为了遇见你

嘀嘀小的时候,有一次和咯咯一起问,“妈妈为什么来到日本了”。

是啊,当初因为专业是日语,后来工作用了日语,再后来想把日语这门语言学得像日本人一样地道,于是便留学日本,然后工作,又在日本碰到了他们的爸爸、我的成人汉语班学生。

但那时孩子们很小,我便像讲故事一样编起了情节。

我说,“妈妈是为了来日本遇到你们的呀”。

两个孩子愣愣地捉摸了半天。

于是我模仿日本民间故事“桃太郎”,开始了睡前故事。

我说,为了遇到你们俩,妈妈找爸爸帮忙,一起在河边洗衣服。洗着洗着看到远处漂来两个大桃子,爸爸和妈妈高兴极了,赶紧拾起来用刀切开,结果里面蹦出了两个胖胖的大娃娃!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就是咯咯和嘀嘀。于是爸爸和妈妈就把你们抱回家了。想想看,如果妈妈不来日本,怎么会遇到你们呢!

那时已经稍大一点的咯咯咧着嘴哈哈大笑,但还不到两岁的嘀嘀瞪着眼睛想了半天,看起来像是觉得十分可疑却又无从反驳,于是想了一下,嘀嘀高兴地说:“太好了!”

这就是我们家嘀嘀。现在他已经十岁了。

十岁生日,嘀嘀收到了他想要的足球鞋和足球运动衫的礼物,我们一起吃了生日蛋糕,嘀嘀还参加了幼儿园“十岁同窗会”,在那里为大家演奏了钢琴表演。

这个同窗会是嘀嘀在幼儿园大班时由家长们苦心设计的。那一年六岁的孩子们按照要求在明信片上写出“想象中的十岁的自己”,然后由班主任老师保管,并决定在今年的9月,也就是大家十岁左右的时候在幼儿园再见。

我因为回家探望母亲,嘀嘀和爸爸一起去参加了这次“十岁同窗会”。据说大家都长大了,有的甚至认不全都是谁。但是大家都记得当时的班主任启蒙老师,一位能弹会唱还爱哭的男老师。大家欢聚一堂,孩子们回想起了幼儿时光,还在启蒙老师的安排下读了六岁时写给十岁的自己的明信片。

嘀嘀的明信片上是这样写的:“十岁的我,一定非常开朗,非常健壮,每天忙得像火焰一样!”

东瀛育儿记 为了遇见你――写给嘀嘀十岁生日

六岁时写给十岁自己的明信片

无巧不成书啊,现在的嘀嘀每天除了在学校学习以外,学钢琴、学空手道、学珠算暗算,每周末足球队活动,还要一周去两次补习班,并且要腾出和小朋友一起玩的时间,真的忙得像“燃烧的火焰一样”。嘀嘀也真的很开朗,总是逗得周围人哈哈大笑;并且,嘀嘀还很强壮,体重已经超过了大他5岁的咯咯,拦也拦不住。

供稿:王景贤
编辑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