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最近在捣鼓什么车

摩托车及其他 2017年10月31日
东京汽车展上展出的新型车

东京汽车展上展出的新型车

两年一度的东京汽车展,10月28日开始在东京会展中心举行一个星期,这一次汽车展,展出了日本各大汽车公司研发的新一代的最新车型。由于前一天先向媒体开放,所以我也好好地去兜了一圈,感觉到一种时代的改变,因为,新的概念车带给人们一种全新的革命性的概念。在参观车展时,刚好看到一位网友在微博上向我提一个问题,说“徐老师,日本为什么在过去会失去20年?”我跟他讲,我不怎么同意“失去”这一概念,其实在过去20年中,日本并没有失去什么,只是发展缓慢了些,从东京汽车展上,我们可以看到,日本的产业创新、技术创新在过去20年当中,它不但没有停止、没有失去,相反的在许多领域,依然引领着世界。

东京汽车展到今年已经是第45届,这一汽车博览会,也是全世界最著名的车展之一,每年都汇聚了世界各国的最新车型。作为汽车制造大国的日本,自然是东京汽车展的主角。那么,在今年的东京汽车展,日本展出了什么样的新型汽车呢?我告诉大家的一个词,就是“革命性”。

1886年1月29日,德国大名鼎鼎的“奔驰”汽车公司的创始人卡尔·奔驰将一辆装有汽油发动机的三轮车开上了街头,标志着世界上第一辆汽车的诞生。过去131年,汽车从三轮车变成了房车,时速从最初的10公里,开到了如今的350公里。但是,除了偶然出现过的柴火和煤气作为能源的卡车之外,基本上所有的汽车都是使用汽油、柴油作为能源。但是,在这一次的东京汽车展上,我们看到了一项颠覆过去131年历史的新技术,那就是“告别燃油时代的技术”。日本六大汽车制造公司推出的新一代汽车,其动力能源都已经不用燃油,而是使用氢气能源和电气动力。

将氢气作为汽车的新能源是丰田汽车公司的一大发明。丰田汽车公司告诉我们一个惊人的数字,这种氢能源汽车,你只要充气3分钟能够跑800公里,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就是你充一次气,可以从北京跑到郑州,或者上海跑到福州,而且是100%的零排放。丰田公司已经把这项革命的技术专利予以了公开,希望世界各国的汽车制造商们,都能够采用氢能源技术,减少环境污染,还人类一个蓝天。我想氢能源汽车会成为今后世界的一种潮流,我甚至感觉到,汽车加油站会在未来几十年内完全消失。

日本政府已经做出了一个规划,到2020年,日本的氢能源汽车要增至4万辆,到2025年增加至20万辆,到2030年提高至80万辆。

电动汽车的关键技术是蓄电池技术,本田公司和日产汽车公司研发的燃料电池汽车,充电15分钟可以跑500公里,就是从北京跑到济南。

新一代汽车除了新能源令我感到惊讶之外,还有它全新概念的驾驶技术。日本新一代汽车已经没有了手动档和自动挡的概念,只有一个“全自动驾驶”的概念。这种全自动驾驶汽车,你只要告诉它你要去的地方,它就可以开车带你去。当然最为关键的技术不只是自动驾驶,还有自动测距、自动减速、自动避让、自动停车等高难度技术,保证汽车不出交通事故。日本将从2018年开始,无线网络实施5G技术,这就可以充分保证日本全自动驾驶汽车在行使过程中不出现误差。

丰田公司、本田公司和日产汽车公司的全自动驾驶汽车,已经开始准备在日本批量生产。日本政府已经决定,两年之后的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期间,选手村和比赛场地里面的所有用车,都将使用无人驾驶汽车,把东京奥运会办成一场展示日本科技实力的“科技奥运”。日本群马县将从这个月开始,在农村地区开始无人驾驶公交车的运行试验,解决农村老人们去超市买菜和去火车站坐车出行的问题。计划在2018年正式进行商业运行。所以,以东京奥运会为标志,日本将进入一个全自动全智能化驾驶的时代。

日本人因此开玩笑说,以后开车可能就不需要考驾照,交通警察也将面临失业。

在这一次东京汽车展上,还让我改变了对于新一代汽车的认识,那就是,汽车不再是一种出行的交通工具,而是可以成为一个工作和居住的空间。

丰田汽车公司推出的新一代概念车中,包括驾驶座在内,所有的座位都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当汽车进入无人驾驶的全自动时代后,司机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于是在行驶的车内,所有人都可以旋转自己的座位,面对面地一起聊天,在一起开会,汽车将变成一个舒适的移动会议中心,不只是一个交通工具。同时,信息技术也有效地融入到汽车的内装修中,经特殊加工后的车窗玻璃变成了一个电视显示屏,在汽车行驶过程当中,人们可以通过车窗玻璃来看电视,通过车窗玻璃举行电视会议,显示各种图文与视频资料。

东京汽车展上展出的新型车
东京汽车展上展出的新型车

东京汽车展上展出的新型车

高智能技术让新一代汽车变成了人类的知心朋友。本田公司和日产汽车公司推出的新一代概念车中,汽车的感知系统能够及时的通过摄像系统,感知到乘客的体温变化,然后自动调节车内温度,让你始终有一种最舒适的温度感。同时,这一高智能感知系统还可以根据司机和乘车人的情绪状态,来自动的播放音乐,或者是一个模拟小姐陪你聊天,消除你旅途的寂寞。车内的所有的系统都实现了语音指令化。日本将这一项技术称之为“理解人的技术”,汽车就像一个高智能的机器人,通过对于人的理解,成为乘车人的好朋友。

看完我以上的介绍,我们再回到“日本失去20年”的这一话题,你是否感知到,日本其实一直在创新,一直在向前走?

当然,与中国过去20多年GDP增长率保持10%以上的高速发展期相比,日本在过去的20年中,它的GDP的增长率一直处于零增长或者2%增长率的水准,处于一个超低速增长的时期。日本为什么在过去20年,它会发展的那么慢?

主要原因是因为发展过猛,出现了严重的经济泡沫。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经济高速发展期,GDP的增长率也高达10%以上。日本人甚至将纽约最有代表性的几栋大楼都买了下来,不少日本人喊出了“超越美国”的口号。但是,到了90年代初,日本经济出现了泡沫崩溃。泡沫崩溃后出现的第一个大问题,是房地产市场价格的暴跌,跌掉了50%。其次就是产能过剩的问题。

由于日本实行的是完全的市场化经济,政府不能直接对企业和市场进行强制干预,因此日本企业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去产能问题,它的过程显得漫长。不过,喜欢抱团的日本企业,面对泡沫经济的崩溃,为了去产能求生存,他们就实施了相互合并的手段,日本钢铁公司原来有67家,通过合并,目前只剩下3家,包括目前成为话题的神户制钢公司。主力银行当时也有几十家,通过合并,目前也只剩下了住友三井、东京三菱UFJ、瑞穗三大主力银行。

修复泡沫经济的创伤,日本用了10年的时间。然后在2000年之后,日本企业恢复了生机,出现了大规模的向外投资,3万多家日本企业大量投资中国,就是在2000年之后出现的。

最近几年,我们又看到日本的传统的家电产业,进入了一个更新换代的时期。包括中国和韩国在内的一些亚洲国家,不仅技术水平和制造能力已经得到很大提高,而且由于成本比日本低,因此日本的家电企业已经没有任何的竞争力,因此,夏普卖给了台湾的鸿海集团,三洋的电冰箱、洗衣机卖给了海尔集团,NEC公司的电脑卖给了联想、东芝的白色家电卖给了美的集团。这一些现象,让我们产生了一种误解,觉得日本企业不行了,已经到了砸锅卖铁的地步。其实,这只是日本企业进行产业结构大调整的一种现象。日本企业的实力到底还有多强?

我来说两个数据。第一,企业的现金留存创下了历史新高。日本各大企业在过去5年间,企业内部的存款净增了100万亿日元(约6万亿元人民币),达到了406万亿日元,创下了90年代初泡沫经济崩溃以来的最高记录。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说过一句话,他创立的日本京瓷公司,目前企业的资金实力有多大?7年内公司不赚一分钱,也可以维持5万名员工吃喝和企业的正常运营。所以,日本企业拥有大量存款,直接导致75%的日本企业不要银行贷款,银行的钱放在地下金库里发霉。

第二,日本的技术专利数量目前依然占据世界第二位。拥有大量的资金,使得日本企业愿意投资新技术的研发。日本企业的技术研发始终保持着一个阶梯式的有序推进,虽然,他们的技术并非百分之一百都得到应用,但是不断创新的技术,能够保证日本企业尤其是制造业能够及时应对国际市场的变化,和新产业发展的需要。索尼公司的一位技术部长跟我说过一句话,他们现在在研发10年之后的技术。所以,日本企业的技术储存力量还是很坚实的。以技术引领产业,以技术发展经济,保持日本的综合实力,一直是日本社会的一个基本的认识,更是日本企业发展的一个准则。

最后,我来讲一个华为的故事。华为的手机正在超越苹果,不出几年,华为一定会成为世界销售量第一的手机。当我们在为华为鼓掌的时候,我们必须看到,它的技术研发中心在哪里?原来是在深圳,现在搬到了日本。因为华为在深圳研发了许多年,一直没能获得突破性技术。于是,华为将研发中心搬到了海外,通讯设备的研发中心主要放在德国。而手机技术的研发中心,放在了日本的横滨市。目前,华为招聘了400多名来自于日本索尼、松下、东芝、富士通等以前生产手机的技术人员,由这一批日本手机专家为华为研发新技术。所以,任正非先生是一个很聪明也很谦虚好学的企业家,他看到了日本技术的力量。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目前和今后一段时间,最需要的,不是积蓄资本,而是需要积蓄技术。一个制造业大国,如果没有自己的技术研发能力,即使再有钱,也永远会落后于别的国家,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而日本在经过几年的产业结构调整后,他会重新焕发出一种生机,所以,我们不能小看这一个国家,同时应该寻求与日本更多的技术合作,来壮大自己。华为所走的路,已经为大家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案例。

文・图/徐静波

作者简介

xuingbo.jpg

徐静波
旅日媒体人。浙江省出身,曾担任台湾女作家三毛的中国大陆著作代理人。1992年自费来日留学,东海大学大学院修士毕业。1997年,担任《日本时报》副总编。2000年起,担任亚洲通讯社社长。次年,创办日文报纸《中国经济新闻》。2010年,建中文新闻网站“日本新闻网”。2016年,开播喜马拉雅FM“静说日本”节目。1997年开始,连续21年采访中共党代会和历年的“北京两会”。著有日文版《株式会社中华人民共和国》、《2023年的中国》和中文版《静观日本》、《日本人的活法》等书,译有《一胜九败》、《一天抛弃成功》、《不死鸟》等。从2012年起,连续4年获得新浪网和凤凰网的“十大博客博主”荣誉。主要讲演:日本记者俱乐部、日本商工会议所、日本新闻协会、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东京都政府、自民党外交部会、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索尼、丰田汽车公司、三井物产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