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工智能现在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机器人 2018年03月29日

中国两会期间,我被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邀请去当嘉宾。这一次,和我同台的嘉宾有大家很熟悉的格力空调董事长董明珠,大家都叫她“董小姐”,还有步步高的董事长王填、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这期节目谈的主题是人工智能。和往年一样,我主要介绍日本的制造业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情况,因为日本确实有许多先进的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

PHOTO

那么,在制造业和人工智能这两个领域,日本目前它是如何在做?中国是不是有可能超越日本?这是这一期“一虎一席谈”节目中,各位嘉宾迸发出了火花。

在节目中,董明珠指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中国的制造业,体量上看过去很大,占到整个经济的29%,但是其实存在着很大的短板,这个短板在哪里呢?就是核心技术与材料,在这两个领域,中国还是远远落后于日本。中国能造很好的汽车,但是发动机都是别人的,精密机械的研发和制造也远远落后于日本和德国。中国在整个的制造业领域,中低端产业已经引领世界,但是金字塔顶端的部分,中国与世界,尤其是与日本、美国、德国等一些工业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那么,日本人为何在制造业领域能够不断地引领世界,他有什么优势?主持人把话题抛给了我。

我在节目中给大家介绍说,“中国制造”与企业创新是目前中国比较火的名词,但是在日本,政府并不会给企业设定奋斗目标,而是由企业自身去寻求发展和转型。

日本社会为什么没有口号和概念的宣传,是因为企业的创新,首先是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并不需要国家去制定什么指引战略。企业的发展战略需要企业自己来确定自己的方向,而不需要依靠政府去引导,政府能够做的就是一个政策倾斜。因为在日本,企业家普遍认为,企业家比官僚更了解市场和行业的发展情况。

所以,日本社会就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企业就像没爹没娘的孩子,任凭自己在市场的风浪中去拼搏和挣扎。结果就使得日本的制造业是五花八门的,如同遍地开花,而不是大家一起去挤华山一条道。

所以说日本的产业发展,尤其是制造业发展,动力完全来自于企业本身,而不是政府的政策驱动。因为日本企业的99.9%,都是民营企业。做得好与做得不好,与政府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日本企业做任何事,取得任何的业绩,都是做给自己看,做给股东看,做给员工看,而不是做给政府看。日本企业不大向政府邀功,即便你邀功,政府也不会给你什么表彰奖励,不会给你单独分糖吃。

因此,在日本经营企业,企业家是千斤重担一肩挑,好坏都是自己的事。为了能够立于市场的不败之地,日本企业只愿意做两件事,一件事是做得比人家好,另一件事是做人家没有的东西。于是,创新就变成了一种自然,一种时时追求的东西。目前日本制造业纷纷抛售生产线,但是,并不是他们被谁超越,而是他们认为传统的制造业已经不适合日本企业来做,需要进行产业结构的大调整,抛弃旧产业,创造新产业,把“日本制造”标签,由贴在产品的外壳,改为贴在产品的内芯。

不过,董明珠认为,虽然在制造业领域,中国总体上还比日本落后,但是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和日本是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如果中国持续发力的话,完全有可能超越日本,至少不会输给日本。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里面已经取得了惊人的成绩,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在节目当中就展示了广汽集团自己研发的最新的人工智能汽车。

那么日本的人工智能到底发展到了什么样的状态呢?

日本的人工智能研究,首先是从大学校园里开始的。有日本机器人之父之称的早稻田大学教授加藤一郎,早在1970年代就开始研发人工肌肉驱动之下的下肢机器人。1990年代又研发出以液压和电机驱动的下肢机器人。而大阪大学智能机器人学教授石黑浩带领的研究小组,在2010年就开发出了可以模仿人类表情的女性替身机器人。

对于中国制造业来说,日本机器人最有代表性的,可能就是安川电机公司生产的工业机器人,已经广泛用于汽车、机械等领域的组装与焊接。

PHOTO

最近,日本村田制作所研发出一款可判读出现场气氛,和每个人情绪变化的人工智能系统,这一套系统,不仅可以有助于教育、娱乐业或商业人士实时了解客户情绪。譬如在幼儿园里,老师可以通过该系统掌握每一个孩子的情绪变化,并根据孩子们的情绪变化,来调节室内温度,为孩子替换衣服,或者由老师进行安抚。甚至在商业谈判中,也可以通过该系统根据客户的情绪变化,掌握和分析他的思路,并作出相应的对应。更为重要的是,这一套人工智能系统借助于瞬间判断能力,安装于汽车中,可以提醒司机不要打瞌睡,不要情绪急躁,并根据司机的清晰变化,自动予以提醒,给他播放合适的音乐,或者自动调节汽车内部的温度。村田制作所的这一人工智能系统,已经在今年2月投放市场。

日本要在2020年承办奥运会,日本政府已经确定了一个方针,就是要在两年之后的东京奥运会的场馆之间,选手村和比赛场地之间的所有车辆,都要使用全自动驾驶汽车,包括大巴和轿车。日本想把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打造成一个科技奥运会,向全世界展示日本最新的科技实力,尤其是人工智能。

丰田汽车公司提出了全自动驾驶的“共享汽车”概念——在早上上班高峰期,这辆汽车根据乘客的预约,可以自动地挨家挨户去接上班的白领,然后把他们送到上班的公司;九点钟以后,它开到快递公司,去负责送货;中午,它就带上盒饭到公司比较集中的地区去卖盒饭,变成了一个小食堂;下午,它又去充当送货车,到了傍晚的时候,它又负责去接那些公司员工们下班回家。到了夜里,它就变成了马路边的一个货摊,给晚上出来散步或者过夜生活的人们提供精美的食品或者礼品。丰田汽车提出的这个共享汽车概念,不只是一个提供交通工具,而是一个高智能的移动空间,能够带给人们崭新的人工智能生活。

日本人工智能领域的研发,还有一个很好的基础,就是从90年代开始,包括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在内的20多所大学,都已经设立了人工智能专业。人才是保证日本在人工智能领域继续保持竞争力的关键。日本政府为了协调推进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专门成立了一个“人工智能战略委员会”,为企业推进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制定各项政策。

虽然,在人工智能领域,日本比中国早开始了几年。但是中国的赶超速度十分迅速。其中全自动驾驶汽车的人工智能系统,正在与日本一争高低。未来,日本的人工智能与中国的人工智能一定会有一个相互借鉴与合作的过程,两国的合作比竞争更有美好前景。

文・图/徐静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