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宽松教育以后的世代在申请专利数方面也有逊色

其他 2017年03月27日

神户大学和同志社大学的研究小组通过研究查明了,在实施所谓宽松教育的学习指导要领之后度过中学时代的47岁以下的技术人员·研究者和上一代的技术人员·研究者相比,申请专利数和更新专利数明显减少了。到2011年为止日本申请专利数为世界第一,现在急剧上升的中国居于魁首。日本还被美国赶超,后退到了世界第3位。研究小组的看法是,过去30多年来对学习指导要领反复进行的修改,减少了中学的数学、理科的课时,招致了日本研究能力的下降,这一点通过申请专利数和更新专利数也得到了证明。主导研究的神户大学特命教授西村和雄敲响警钟道:“可以认为专利制度以及企业的研究开发·专利战略等其他条件若没有很大的变化的话,申请专利数和更新专利数的减少趋势将会持续下去。”

西村特命教授等人的研究基于2016年3月通过网络实施的“关于技术职务·研究职务意识的民意调查”结果。通过NTT Com Online Marketing Solution股份有限公司的调查服务,从大约15万人中选择从事技术职务、研究职务的人进行调查,得到了4132份有效回答。其中回答没有申请过专利和没有更新过专利的人分别超过7成和8成。在剩下的申请过专利和更新过专利的人当中,分别回答1~9次的为最多,显示了申请数、更新数越多,符合条件的人越少的实际状况。

重要的是按在1960年代到90年代作了四次修改的学习指导要领下学习的不同世代分开进行调查的结果,突显出了世代之间在申请专利数和更新专利数上存在的明显差异。在以“教育课程的现代化”为关键词的学习指导要领下度过中学时代的48~56岁(2016年3月调查时)的世代的申请专利数和更新专利数都为最多,其次多的是他们的上一个世代(57~65岁)。

反过来申请专利数和更新专利数量少的是在以被称为宽松教育的“宽松和充实”为关键词的学习指导要领之下度过中学时代的36~47岁,和他们之后的以“新学力观”为关键词的27~35岁的世代。申请专利数和更新专利数都比实施宽松教育之前的世代明显减少了。每人平均申请专利数是48~65岁的世代为5.00,而27~47岁的世代为1.39。平均更新专利数也是48~65岁为1.60,而27~47岁为0.33。

研究小组认为这些差距反映了中学的数学和理科的合计课时的变化。57~65岁的世代为805小时,48~56岁的世代由于修改学习指导要领的结果增加到了840小时,而36~47岁的世代转而减少到735小时,下一个学习指导要领的27~35岁的世代则更进一步地减少到了700小时。

photo

按不同学习指导要领统计的中学数理系的授课时间和专利指标(分年龄)=西村特命教授提供

研究还对高中时代是否擅长数学Ⅲ和物理科目分6个等级进行调查并对调查结果的关联性作了分析。结合结果分析之后明确了,越是年轻世代,越是中学时代的数理系科目授课时间少、越是高中时代不擅长数理系科目,成为技术者·研究者之后的研究成果(专利申请数和专利更新数)越少的实际情况。

研究小组的结论是,可以认为每次改变学习指导要领都减少数理科目的授课时间,导致了研究开发所需要的人力资本积累的停滞。

photo

学习指导要领的变迁(西村特命教授提供)

近年来,日本的研究能力的下降,也因为中国的崛起,特别引人注目。科学技术相关人士的危机感也在不断高涨。去年11月文部科学省科学技术・学术政策研究所发表的调查报告“日本的科学研究能力的现状和课题”改订版在比较了2001-03年的3年间和2011-13年的3年间的变化的按国别的排名中,显示了在论文总数、进入前10%的高被引用论文数,前1%的高被引用论文数的任何一项,中国都从过去的6~10位急骤上升到了第2位(第1位都是美国)。而日本是论文总数从第2位下降到第5位,前10%的被高引用论文数从第4下降到第8位,前1%的被高引用论文数从第5位降到第12位,在所有排名中都大大地降低了名次。

在专利方面中国的突飞猛进也令人瞩目。根据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发表, 2016年受理的专利申请数为133万9000件(比前年增加21.5%),连续6年保持世界第1位。而日本虽然到2011年为止以申请专利数世界第1位而自豪,但是以2005年的约53万件为最高点,减少到2014年的约47万件,减少了1成以上。不光是第1名的中国在突飞猛进,第2名的美国、第4名的韩国也都年年在增加申请专利数,与此相比在排名靠前的国家里唯一一直在减少申请专利数的日本的停滞状况十分突出。

西村和雄神户大学特命教授多年来一直开展着关于日本的研究能力由于修改学习指导要领受到了多么大影响的研究并不断地给世人敲响着警钟。自从1999年著作《不会分数的大学生》一书以来,他依据具体的调查结果反复地申诉了到高中为止的数理学科教育的重要性。2015年12月,他根据国内大企业的1200余名年过20岁的技术人员对初级数学以及物理问题回答的结果,公布了一份冲击性的报告称,在国内大企业中工作的年轻技术人员的数理系的基础学力在不断地下降。

photo

西村和雄特命教授

文/小岩井忠道(中国综合研究交流中心)

转自Science Portal China



相关链接(日语)

ゆとり教育以後の世代特許出願数でも見劣り

神戸大学研究ニュース「理数系科目の授業時間減少が研究開発力に与える影響を明らかに

―学習指導要領の変遷と失われた日本の研究開発力―」

相关报道(汉语,日语)

中国的研究能力是真的提高了吗?

“中国的科学技术超过日本了吗?”——JST特别顾问冲村宪树

日本文科省研究所报告书:科研能力比较调查揭示中国快速上升、日本下跌

2017年 1月27日中国の法律事情「中国が6年連続特許出願件数で世界一
中国国家知識産権局が2016年の実績速報を発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