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瀛育儿记】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2019年08月30日 中小学教育

(一) 同一家医院诞生的三个小学生的暑假约会

】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暑假就要结束的时候,我们家嘀嘀终于迎来了他盼望已久的一天。这一天是他和自己的小伙伴那那和里里约会的日子。当然,因为大家都还是小学四年级,所谓约会只是一个戏称,而且因为目的地较远,妈妈们也要一起参加。

清晨我们一行六个人,三个孩子三个妈妈一起开车出行。除了嘀嘀是个男生以外,那那和里里是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儿。三个人虽然都还没满十岁,但已经分别交往了近十年。说来话长,那那和里里因为在同一家医院前后只差两天出生,因此她们俩几乎从出生开始就在一起玩,妈妈们也很要好,两个女孩儿很自然地就成了一对好朋友。

我家嘀嘀与那那是在三岁那年、因为进了同一家幼儿园又是同班,那那的妈妈在一次幼儿园妈妈聚会上很偶然地坐在了我的对面,从那以后妈妈们彼此成了“妈妈友”,孩子们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幼儿园里的好朋友。

嘀嘀与里里则是因为家离得很近,经常会在同一个公园遇见。时间长了,彼此宝宝年龄相仿,打了招呼后也就变得自来熟。那时候,嘀嘀和里里还都刚刚出生不久,彼此坐在自己的婴儿车里互不相识。三年后的一个偶然机会,又在公园闲谈时,里里妈妈发现我们所在的幼儿园和她们的好朋友那那是在同一家幼儿园。于是里里妈妈便问道,

“你知道一个叫做那那的孩子么?你们应该是同一家幼儿园的”。

“什么?!你是说那那吗?她是我们的好朋友哇!”

“咦,这么巧啊?”

就这样,我们发现了彼此之间各有交集,而让我们最吃惊的是,大家竟然都是在同一家大学医院同一时期生下的宝宝。我们家嘀嘀9月14日出生后,两个小妹妹分别在9月23日和9月26日出生在同一家医院的产床上。

事情原来会这么巧。这就叫缘份么?

从此,我们每逢寒暑假便会一起搞六人约会,到每年9月,还会一起庆祝三个孩子的生日。而当初和那那同一家幼儿园的嘀嘀,现在因为进了家门口的小学,竟然和里里在同一所学校。想想,她们的关系还是蛮复杂的。

我们开车来到了离家不到二十分钟的一个叫生田绿地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叫“天空和绿色科学馆”(日语名:かわさき宙と緑の科学館)的地方,馆外小广场有喷水可以玩,馆内有天象仪可以看星座。至于生田绿地,则顾名思义周围有大面积的绿色和自然,还有冈本太郎美术馆、日本民家园以及“多拉A梦”作者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等。只是,当天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只去了“天空和绿色科学馆”,打了水仗看了天象仪的星座,孩子们就满足得像三只吃饱了的小鸭子了。

(二) 水枪大战中的童真快乐

本打算参观了“天空和绿色科学馆”之后再让孩子们玩水。可是炎热的夏天孩子们看到了喷水池便挪不动脚步了,宣布马上开战。

只见他们各自从自己的行李中掏出自己的“武器”。那那的武器竟是今年最新型装备――一个可以背着的小灌水包,侧面有一个喷水管,射击时可以双手只操作喷水而无须拿着沉沉的“武器”,而且这个装备颜色鲜艳,设计新颖,带上它仿佛还没有开战就胜利了一半!

里里的喷水器是一个小型喷壶型的什器,里里拿着它象一个浇灌花朵的小仙女,毫无战斗色彩,仿佛要用美人计取胜。

】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只有嘀嘀拿着的是一架巨型机关枪,胖胖壮壮的体魄,看起来杀气十足。三个小家伙转眼间便热火朝天地开战了,没想到看起来温柔和平的里里表情最具杀伤力,小嘴一歪,眼睛一瞪,就是一串美人射!而平时便个性要强像个小男孩儿的那那,此时却反而手下留情温柔有加。最不可理喻的是我们家的嘀嘀,又高又壮的男生,竟然对两个小仙女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阵扫射加喷射,搞得两个女生愤起联合,一起开始了对我们家嘀嘀的攻击。

】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一场白热战看得妈妈们心花怒放。在这炎热的夏天,在这群可爱的孩子们童心灿烂的游戏中,还有比这种场外观战更让人愉快的事情吗?

转眼间,三个孩子浑身上下湿得透透。胖嘀嘀竟然装模作样跑到水中心扮起了和尚修身养性,搞得两个小姑娘哈哈大笑。小姑娘们也不甘示弱,舍身入水,一片陶然。

孩子们应该有很久没有如此开心了。上了四年级,大家除了在学校上课以外,剩下的时间要参加课外补习班和兴趣班,说是课外班、兴趣班,但事实上却不可能凭兴趣随便乱来。既然参加了学习,就要交作业赶考试,每个孩子都很辛苦。暑假开始以来,也总是因为某个孩子有课儿没能及时约起来。现在,看着他们忘情地大笑,好像久旱的田地忽逢雨露,一片酣然畅然,妈妈们也便陶醉在孩子们的幸福和喜悦当中去了。

人生有几多童年的快乐呢?人生的童年又有几多时日呢。一边看着他们高声地大笑大叫,妈妈们不由地衷心祈祷,希望孩子们这种两小无猜幸福无比的时光能够尽量久长。

(三)“天空和绿色科学馆”里的天空和绿色

结束了小广场上的水枪大战,到旁边的咖啡厅吃了点东西权当午餐,之后我们便进入了今天的主要目的地----“天空和绿色科学馆”。这是位于横滨市旁边、川崎市的一家免费科学馆,原名叫川崎市青少年科学馆,是川崎市内唯一一家自然科学博物馆。

】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几年前这里增设了天文仪以后还可以让孩子们在这里通过最新天文仪设备进行天文知识学习。整个设施中分为自然、天文和科学三个领域,主要目的在于为市民提供一个“与市民合作、与学校教育相联结、为市民免费开放”这样一个市民型的博物馆。

从内容来看,这里的主要看点是以天文仪介绍川崎周边为视角的天文知识,其次是通过墙上摆设的各种川崎市周边生物标本为参观者介绍这附近的自然(绿色)知识,最终,从体验和知识两方面为参观者提供从科学角度追求事物本质这样的一种教育环境,使得来参观的儿童们即可通过各种动植物标本了解自然知识,又可以确认自己的生活环境,从而培养儿童们用科学的眼光去看待周围的生活环境这样一种习惯。

】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我们先去用天文仪看了星座,学习了在川崎地区春夏秋冬四季所能看到的各种星座。整个天文仪科学馆可以容纳200人,使用的“MEGASTAR-Ⅲ FUSION”天象仪投射的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准的接近真实的星空。孩子们在解说员温柔详细的讲解中,躺在可以放平的椅子上,静静地享受了夜晚的星空。

】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除了天文仪部分以外,另一部分是通过标本向孩子们介绍她们所生活的川崎以及横滨附近生息的各种植物、动物、鸟类和昆虫。这一部分墙上有各种标本,每个标本的下部除了有知识介绍以外,还有按钮,可以随时听到这种动物或昆虫的鸣叫声。这些标本的动植物平时就在我们生活环境的周遭,因此看起来既亲切又新鲜。因为与平时远远看到的样子不同,这里每一个标本都裸立于参观者的眼前,每个来场者可以在至近距离下很好地观察。

】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我们看到平时在公园经常看到的野鸭,孩子们知道这些鸭子一到春天就会再家附近池塘里生一群可爱的鸭宝宝,有一次小学生放学回家时,还碰到了鸭妈妈领着鸭宝宝过马路,大家一阵骚然。最后还是请校长老师拿来洗脸盆,把他们一个一个装进去然后放到池塘里。

】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墙上还有半夜才出没的果子狸,我们这一带经常会看到果子狸。但我始终没有搞清楚“白鼻心”和“果子狸”有什么区别。据说都是狸,但顾名思义,“白鼻心”长着白鼻子、长尾巴,而果子狸则尾巴很短。

看到这,我和嘀嘀一同想起了去年秋末冬初的一个故事。那时,我们家的桔子树满树硕果,只等待奶奶元旦时一起来收获,却在一个月明风黑的夜晚,被果子狸一家提前给收获了。当第二天早起,我们看到桔子树下满地桔皮的狼籍之状,简直不敢相信我们是生活在国际化大都市横滨。更有趣的是,我们看到当时树上还留下了一半左右的桔子,以为是果子狸一家心怀慈悲为我们特意留下的呢。等到第二天,发现他们只是当天没有吃完,第二天又来了一顿盛餐。那天晚上最令我懊悔不及的是,我竟然在卧室听到他们打开栅栏的声音,当时还以为是风声。

可以看出,我这个从小生活在城市的人,在果子狸的面前有多愚蠢。

(四) 乡土知识和乡土爱

】嘀嘀的故乡有野鸭和果子狸

离开“天空和绿色科学馆”,孩子们一路欢声笑语地走在“生田绿地”,仍不知疲倦。周遭充满了阳光、绿色和生命,林间时而传来清脆的鸟鸣声。孩子们无疑在享受这一美好的林间环境和愉快的时光。

他们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享受着工业化大都市横滨和川崎一带的绿色自然。然而据说这里也曾因高度成长时期作为京浜工业地带的中心地区而发生过排水污染和都市生活型公害。虽然一度曾于1958通过了“工厂排水等限制法律”以及1967出台的“公害对策基本法”等逐渐得到了治理和改善。但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上升,城市的人口集中又导过生活排水和合成洗洁净排放污染等问题,之后还出现过有害化学物质导致的地下水污染。最终于1984年5月成立了“川崎市二領用水水质净化对策委员会”,通过了一系列改善后,才逐渐有了如今川崎横滨一代的自然清洁的环境。

看着孩子们高昂兴奋、不知疲倦的脸,我联想到,如果没有上一代对自然和环境保护的意识,那么下一代的孩子们哪里能有今天如花般的笑容,哪里能有孩子们对于乡土的热爱,对于乡情的珍惜。

多年以后孩子们也许会因各种因由离开故乡到外地生活。但只要他们回想,就会想起这里绿色的山、清凉的水、温和的野鸭还有狡猾的果子狸。想起在故乡,曾经有两个同年同月同一家医院出生的小玩伴,在一个暑假的最后,共有过美好的时光。这些,应该就会构成他们的乡土爱和乡情。

每个人都有故乡,当你会想起故乡时,天是蓝的,水是碧绿的,人是快乐的。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供稿:王景贤
编辑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