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东瀛育儿记】圣诞老人的礼物,今年会很特别

2018年12月21日 中小学教育
圣诞老人的礼物,今年会很特别

街头巷尾亮丽的圣诞彩灯已经亮起,墙上的挂历翻到了最后一页。又一年的岁末已经趁人们不备而悄悄地来到。日本对于这种季节变换格外敏感,如果进入11月你还没有在家里装饰上万圣节的饰物,你显然是一个有些OUT的妈妈;理所当然,进入12月家里就要张灯结彩迎接圣诞节了。

这个年代,无论东西方、不分国籍和宗教,大家都在庆祝圣诞,日本尤其是一个这样的国家。过年了去神社拜神灵,归西了请和尚念佛经,圣诞节了大家就一起装饰圣诞树交换礼物。至于有谁是为了庆祝耶稣诞生,倒是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圣诞节都来了,圣诞老人还跑得了吗?!

大儿子咯咯3岁的时候,好朋友送来一个精致的绘本。讲的是住在北极附近的圣诞老人从12月24日凌晨起床开始,不顾严寒喝上牛奶吃了点早餐,就套上鹿车载上礼物,冒着寒风暴雪,从天而降,爬过全世界要送礼物的孩子们家的烟囱,把礼物送到孩子们枕边,中间在房顶上停下鹿车吃了点三明治,按天亮顺序从东到西赶到天亮之前,把所有的礼物送给了每个孩子。然后回家后收到邻居玛丽阿姨送来的威士忌和领带,抱着自己的爱猫,吃了圣诞晚餐,终于结束了一年一次的工作,打着疲劳的哈欠睡着了的故事。

圣诞老人的礼物,今年会很特别

咯咯很喜欢这个漫画式的绘本,让我一起陪读了数不清的夜晚,终于到了被洗脑的境地。

后来小儿子嘀嘀出生了,不知为什么竟然也很喜欢这本书。

于是,我们家的圣诞节,理所当然地会有孩子们写给圣诞老人的信,告诉圣诞老人这一年自己表现很不错,是个好孩子,所以希望收到什么什么礼物;还一定会有放在大约圣诞老人必经之路的小点心,表示对圣诞老人礼物的感谢。当然,结果是圣诞节早晨孩子们一定、必定、不可能不地收到他们称心的礼物。每年孩子们都很开心,看着他们收到满意的圣诞礼物时那绽放般的幸福脸庞,“圣诞老人”也就忘了财政支出的疼痛。

圣诞老人的礼物,今年会很特别

其实最令人头疼的不是财政支出,而是特别担心不知道或者搞不到孩子们想要的礼物。

于是,当父母的首先要在进入12月份时就经常装作若无其事地和孩子们谈谈有关圣诞老人的话题。

“嘀嘀,圣诞老人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来到我们家呀?”

“会的会的!”

“这么有信心啊?全世界那么多小朋友,就怕圣诞老人忙不过来呢”

“嘀嘀给圣诞老人写信!”

“嘀嘀是好孩子吗?听说圣诞老人可不会给淘气的孩子送礼物”

“嘻嘻,我再不淘气了”

“那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我不告诉妈妈!”

“啊?!”(那怎么行?差点晕倒)

于是“圣诞老人”趁嘀嘀去幼儿园不在家,偷偷地找出来给圣诞老人的信看一看,然后赶紧打电话问朋友搜集信息,上网查询,或者去百货商店看库存。最紧张的是“圣诞老人”以为某个儿童商店会有卖的,开车跑去后,发现竟然卖光了。因为是人气商品,又是家家“圣诞老人”出动的时期,碰到这种情况,“圣诞老人”就有可能需要开车跑上1小时到另外一家玩具店去物色。

另一个难题,就是礼物准备好了,随时担心被发现。

“妈妈!车的后箱里有个大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呀?”

还有一个难题,“妈妈,我们家没有烟囱,圣诞老人怎么进来呢?”

总之,“圣诞老人”生活在一个需要斗智斗勇的非常时代。

咯咯小学2年级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回到家问道,

“妈妈,同学们都说没有圣诞老人!是真的吗?”

“嗯?!嗯,没有圣诞老人,那我们家为什么会收到圣诞礼物呢?”

“圣诞老人”试着反问了一下。要知道咯咯虽然小学2年级了,可是嘀嘀才只有3岁呢。难道要让嘀嘀3岁就看透世界吗?

2年级的咯咯马上就接受了我的回答,第二天就放心地回到班级里孩子们“到底有没有圣诞老人”的争论中。

是的,在日本,这样的情形是大多数家庭都会碰到的,所以,到了上小学就会有一些早熟或者敏感的孩子在班级里捅破窗户纸。

“圣诞老人根本不存在呀!我们家的圣诞老人就是妈妈!”

于是班级中引起一场争论的风波,至于结论,各个班级的情形各不相同,但大部分孩子大约到了3、4年级都会了解到,自己家中原来住着个“圣诞老人”。

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呢,咯咯已经“中二”了。为了不破坏嘀嘀的美梦,也为了自己可顺便收到满意的“圣诞礼物”,咯咯这些年一直是“圣诞老人”的结伙人,保持着守口如瓶。虽然在接到礼物时会会心地笑笑,除了高兴,从表情上也有一种淡淡的感激。而嘀嘀则在不知不觉中长到了小学3年级。

那是一个进入了12月、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日子。这一天,“圣诞老人”遭受到了一个小小的打击。

嘀嘀在回家的路上,自言自语道,“今年向圣诞老人要点什么礼物呢?”

是的,他是在说要礼物。

嘀嘀和以往一样无瑕。但“圣诞老人”却突然被嘀嘀的“无瑕”给击中了!

因为,在嘀嘀的口气里,家里的“圣诞老人”听出了一种非常非常地理所当然,听出了一种必须和应该。

“圣诞老人”突然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失败。

这些年,生活在日本这个社会,自然受到周围一些日本文化的影响。大家这样过圣诞节,让孩子们开心、给孩子们一个有圣诞老人的梦想世界和快乐,也并不觉得不好。但是,从什么时候起,孩子在这种文化中变得似乎得到礼物是一种理所当然。当一切变得理所当然的时候,孩子们还会有感恩之心吗?

我想,当圣诞节早晨梦醒时还很不确定的时候,发现从“圣诞老人”那里真的得到了礼物,那种意外性是让孩子们开心的关键。礼物来得意外才会开心,才会感激,得到礼物才是快乐的。而礼物变成了索取,变成了欲望,也就失去了礼物原来附带的快乐和感激。甚至在得不到时,还会有发生怨恨的适得其反的现象。

于是,我心平气和地告诉嘀嘀,“圣诞老人”原名叫尼古拉斯,生活在公元4世纪的小亚细亚。他曾是个富人家的孩子,后来因为父母双亡,他变得很孤独困苦。成年后他成为修道士,为了帮助和他小时候一样孤苦伶仃的孩子,尼古拉斯拿出自己的财富,每到圣诞节时为穷苦的孩子们送去礼物,还总是匿名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孩子。所以他去世后被尊为圣徒,尼古拉斯就是被称为“圣诞老人”的人。

圣诞老人的礼物,今年会很特别
圣诞老人的礼物,今年会很特别

我也告诉嘀嘀,现在和嘀嘀同样生活在地球上的小朋友,有的在叙利亚受到战争折磨无家可归,有的在非洲的贫困地区饱受饥饿煎熬,也有的中国小朋友留守在乡村,圣诞节的时候连自己的爸爸妈妈也看不到,同样是日本小朋友,有的孩子因为地震和各种原因失去了幸福的家园和父母。很多很多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小朋友们,圣诞节时比他更需要礼物的安慰,却并不一定能够得到。

被称为“圣诞老人”的尼古拉斯早已经去世了,很多希望像他一样能够给世界带来快乐的“圣诞老人”纷纷为孩子们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但尽管如此,世界太大,不快乐也太多。得到礼物并不是嘀嘀想象得那么理所当然。

嘀嘀沉默了。是的,嘀嘀在小学3年级时,被自己家的“圣诞老人”打破了有关圣诞老人的幻想。他脑中的圣诞老人再也不会驾着飞鹿从天而降。他明显有些失落。我顺便说了一句,“妈妈从小到大,没有收到过圣诞礼物呢”。

嘀嘀大大地吃了一惊,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看来上个世纪70年代出生的妈妈,给了他莫大的冲击。

人生需要有些不如意。希望多年以后,嘀嘀能够了解到,这个冬天,妈妈给他的这个失望,正是人生中的一个切切实实的礼物。

2018年12月17日

供稿:王景贤
编辑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