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校规”:连内衣的颜色也有规定!?师生被逼得走投无路

中小学教育 2018年09月13日
黑色校规连内衣的颜色也有规定

勒令学生将天生的褐色头发染成黑色;对内衣颜色作出规定并由男教师进行检查;禁止学生涂抹防晒霜和润唇膏——学校打着教育的旗号,将蛮横无理的规定强加给学生。“消灭黑色校规计划”发起人之一须永祐慈指出,过于严格的校规和过度的管理会引发校园霸凌与逃课现象。

大阪府立高中的一名女生,学校多次勒令其将天生的褐色头发染成黑色,因不堪忍受精神痛苦,2017年10月,她向大阪府提起诉讼,要求精神损害赔偿。学校为何在“教育”的名义下对学生进行无理的管理,甚至连受之于父母的身体特征都要予以否定呢?将高中生逼到提起诉讼境地的“黑色校规”引发热议。

这名女生就读高中的校规禁止染发或人工脱色。为此,入学前她的母亲向学校讲明女儿的发色是天生的,请学校予以关照。然而,这名女生还是多次被学校勒令将头发染成黑色,并以“颜色不匀”“染得不彻底”为由多次要求重染,禁止其参加文化节活动和修学旅行。校方表示“如果不把头发染黑,就别来学校上学了”,导致该生无法上学,最终决定以“来自学校的霸凌”为由诉诸法律。

通过首次全国调查,摸清无理校规实情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我们不得不认为学校的此类管理是逾越常规的,而且这种不近人情、不合理的校规也不仅仅见于这所府立高中。以此次事件为契机,为遭受霸凌的儿童提供帮助的民间团体成员发起了“消灭黑色校规计划”,他们通过独立调查摸清了黑色校规的实情,同时开始探索如何消灭黑色校规。

2018年2月,针对年龄在10到50多岁的2000人实施调查,以问卷的形式对其初高中时代的校规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校园暴力和教学秩序混乱成为社会问题,当时的中学校规严格是预料之中的。此后一个时期内校规开始放宽,但近年来针对裙子长度和发型的规定再次增加,而且还增加了“对内衣的颜色作出规定”“禁止描眉”“禁止使用美发产品”等规定。有的校规还禁止使用对健康有益或注重仪表的护肤品,如“禁止涂抹防晒霜”“禁止涂抹润唇膏”等等。此外,不少人证实有由男教师检查裙子的长度和内衣颜色的事例,调查还揭示出在管理学生的名义下性骚扰行为横行。

日本10多岁初高中时代经历的校规比较

我采访了该计划的发起人之一,为遭受霸凌的儿童提供帮助的NPO法人“阻止校园霸凌指导”的副理事长须永祐慈。

他们通过该计划的网站向网友征集有关黑色校规的体验,收到150多条留言。“不少人吐露了郁闷的心情,其中有网友凄然讲述了30年前的经历。他们表达了自己愤怒的心情和满腹委屈。”

施加在师生双方身上的压力

须永认为,黑色校规的问题并不仅仅在于“这样的校规没有正当理由”,更重要的是会引发两重、三重问题,如“依据校规的规定,不仅会进行体罚等无理管理,有时还会强行要求学生做出超过校规规定的事”“结果让孩子们承担着过度的压力”,等等。

比如一个人违反了校规,要求班里所有学生承担连带责任,或者采取在其他学生面前大声训斥的教育方式。通过这种体验,学生头脑中被植入必须百分之百遵守校规的强迫性思维,导致学生之间互相监视。“不越雷池一步”的自我防御机制被启动,反过来大家会企图排斥那些偏离标准的少数派,这种情况有时会成为引发校园霸凌的导火索。也有不少学生无法忍受这种胆战心惊的氛围,开始逃课。

事实上,在须永实施的民意调查中,有一位女性表示:“精神总是很紧张,生怕违反校规中对服装琐碎的规定。对规则过于敏感,学生们之间相互监视,气氛令人窒息,便产生想逃课的心情。”一位日美混血的男子留言说:“老师没有对头发的颜色做出要求,可是沾染了排斥异己习性的同学却指责我违反校规,因为不堪承受压力,最终被迫逃学。”

不过须永认为,“仅仅批评老师和学校,问题也不会得到解决。”事实上,该计划的网站收到的求助信息不仅来自受校规约束的学生,也有数条来自于身为管理方的教师。夹在作为组织的学校和学生之间,教师也表达了自己的切身感受:“不清楚制定校规的依据是什么,无法向学生解释,只能要求他们遵守”“即使感觉到有矛盾,也只有校长和教育负责人这些在教师大会上有发言权的人,他们的意见才行得通”“因为站在学生的立场上,有的老师就被晾在了一边” ,等等。

不要一味挑刺,要通过“建设性意见”探索新的道路

须永表示,“老师们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再给他们施加压力毫无意义。如今我们需要做的是提出建设性意见,指出这样做会更好,那样做也许能有所改进,而不是一味挑刺,认为老师不行,学校不行,文部科学省也不行。”

“消灭黑色校规计划”今后将探讨通过申请信息公开的方式收集各校的校规,召集会议征询教师的意见。“至今为止,对校规的效果进行评估和验证的制度近乎空白。对发型做出要求的目的是什么?达到预期的教育效果了吗?如果没有效果的话,是否可以通过调整规则,减轻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负担呢?我们呼吁的并不是毫无根据地废除校规,而是在验证的基础上提出建议,这样也许可以另辟蹊径。”

须永自己也有过逃课的经历,因为被同学欺负,他从小学4年级开始就不去上学了。在长达两年半的时间里他痛苦不堪,就连迈出家门一步都感到紧张和窒息。后来,他在NPO法人东京SHURE运营的“自由学校”中重燃生活希望,没有接受普通的学校教育,而是通过在“自由学校”的活动,找回了与社会的连接点。他着手设立了“阻止校园霸凌指导”,以副理事长兼事务局长的身份开展对外业务,并在全国巡回演讲。2013年6月,以议员立法的形式成立的法案《霸凌对策推进法》在制定之际,他以校园霸凌问题专家的立场,积极呼吁国会议员将遭受霸凌的一方及其监护人的想法纳入法案中。

须永祐慈

“消灭黑色校规计划”的发起人之一须永祐慈(摄影:nippon.com日本网 编辑部)

须永表示:“日本令人窒息的原因大概在于除了学校教育之外,其他选择极其有限吧。”他强调说:“在正确答案和评价方法固定不变的课程体系中进行填鸭式教育,通过严格的校规促使学生趋向整齐划一。不过,选择并不是单一的。我们完全可以选择逃避。即使每天去上学,也还是有其他解决途径的,不见得按照老师的要求去遵守校规,也不见得一味地要求废除校规。”

“我们这个小小的组织能做的事是有限的。不过,如果有人想改变什么,就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吧”,须永向大家发出倡议。

采访、撰文:nippon.com日本网 高木恭子
标题图片:Kazpon / PIXTA

本文转载自日本网 [网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