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亚洲各大学普及服务学习(下):ICU公开课程指南,期待在日本普及

2019年04月12日 高等教育
日本语

上接: “亚洲各大学普及服务学习(上):召开国际会议报告成果”

日本在2012年8月发布的中央教育审议会咨询报告“让创造新未来的大学教育实现质变~推进终身学习,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中,出现了“服务学习”一词。报告中指出了日本当前面临的情况:“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的价值观正在被彻底重新审视”,要想掌握所需能力,大学需要提供实习、留学体验和服务学习等课外学习项目。

另外,早在十年前、也即2002年7月的咨询报告“关于青少年服务活动和体验活动的推进对策”中,就已经指出了服务学习的必要性。但将服务学习作为教学科目的日本大学一直没有增加。ICU于2018年底公开了“服务学习课程指南2019”,目的就是为其他大学导入服务学习课程提供参考。

铃木宽教授表示:“以中国大陆的加盟大学(注)为首,亚洲各个国家和地区中加盟服务学习亚洲网络(SLAN)的大学很多都与基督教没有关系。随着ICU公开‘服务学习课程指南2019’,希望服务学习在日本也能普及”。话虽如此,但服务学习在日本的大学中普及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呢?笔者就此采访了铃木教授。(注:广东技术师范学院、汕头大学、华南师范大学、中山大学、珠海城市职业技术学院)

亚洲各大学普及服务学习(下):ICU公开课程指南,期待在日本普及

ICU服务学习中心主任铃木宽

大学教育的未来

问:2012年的中央教育审议会咨询报告也认为需要将“服务学习”导入大学教育中,但日本在教学科目中导入服务学习的大学为何没有增加?

铃木教授:我认为应该从大学教育的未来和在当前的大学教育框架下实施的新政策这两方面来看待大学教育和服务学习。2012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MIT)开始实施在互联网上公开授课的MOOCs (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堂) 。随后这种形式迅速在全球范围扩大,我认为全球已经充分认识到需要重新审视大学的价值。大家当然也会想到,大学里的大教室授课可能会失去价值。

关于“大学教育的未来”和“大学教育的价值”,“在学习中共同成长”应该是教育的重要元素。也就是说,要在基于共同体验获得的知识背景下,通过讨论和各种形式的省思(Reflection),探讨和共享在专业学习中获得的知识的“价值”,并以此为目标,思考在大学等场所学习的价值,这一点比较重要。就这一意义而言,服务学习是非常重要的学习内容,是适合“未来大学”的课程。

再思考一下在当前的大学教育框架下该怎么做。虽然学习内容应该有很多种,但可以说目前日本的大部分大学都没做到对学习内容进行整合、整体把握社会课题以及与人进行全面接触。学习与大学的教学内容密切相关,能促进学生成长的内容很重要,但当前的大学框架和教师还不习惯支持这种学习。原因之一应该是大学尚未形成对这种价值进行评价的体制。即使能通过志愿者中心这样的形式支援学生的志愿者活动,但作为教学科目导入仍然很困难。

问:ICU以外的一些日本大学虽然在教学科目中导入了服务学习,但并没有加入SLAN,是不是因为他们对与亚洲的大学和机构交流或者对国际交流本身不太感兴趣?

铃木教授:与亚洲的大学和机构交流,或者实际开展国际交流的日本大学有很多。在亚洲的大学里设置办公室的日本大学也在增加。不过,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海外的政府开发援助(ODA)项目和招收学生,目前似乎还没达到建立信任,发展平等合作关系的程度。学生最初是抱着提供帮助、提供服务的想法参加服务学习项目的。但很快会发现自己是接受服务的一方,自然而然地就会意识到自己处在相同的立场上,能够学到各种知识。

日本加盟SLAN的大学只有ICU一家可能是因为经验、人员以及责任体制的问题。信任可以赢得信任,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从而培养更加多元化的关系。虽然一些人有过这种经验,但在大学的服务学习课程中实现这种关系的经验应该还比较少。

另外,目前协调员或者发挥类似作用的教师及职员的职位在日本非常少。必须一点一点培养有经验的人。即便有固定的任期,如果一些大学里有这样的职位,或许就能在某种程度上实现可持续性。

最后应该是责任体制的问题。国际服务学习还是存在各种风险的。关键在于与接收机构建立信任关系,不过,重要的是要通过明确具体的条款确认这种信任关系,以便随时都能向学生和监护人说明。无论学生还是监护人,之所以会去被认为危险的地区参加活动,是因为这是大学的项目,他们信任大学才参加的。大学在运营项目时要始终意识到不能辜负这种信任,还需要构筑发生紧急情况时能跨越组织框架进行支援的体制。

问:除了公开“服务学习课程指南2019”外,是否还有其他促进服务学习在亚洲或日本普及的计划?

铃木教授:服务学习是建立在经验、人员及责任体制等各种基础上的,无法轻易复制。ICU的服务学习课程是以整个大学的教育计划为基础实现的。不过,在思考“大学教育的未来”时,即使存在很多种形态,服务学习也是非常重要的课程。另外,为了培养肩负世界未来的地球市民,也希望众多大学相关人士能对服务学习感兴趣。我相信,除了教育和研究外,服务学习还能成为社会贡献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外,坚持举办像此次国际会议这样的活动很重要。虽然无法每年都举行,但是象其他大学举办的服务学习报告会那样的活动,则是每年都可以举办的。希望大学能定期举行这样的会议,扩大交流,以适合各个大学特点的形式普及服务学习课程。

文:小岩井忠道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国际基督教大学(ICU) “国际服务学习会议”
国际基督教大学(ICU)“服务学习”
国际基督教大学(ICU)“国际服务学习”
岭南大学(Lingnan University)“Service-Learning Asia Network (SLAN)”
爱德基金会(The Amity Foundation)官网
中央教育审议会咨询报告“让创造新未来的大学教育实现质变~持续推进终身学习,成为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的大学~”(2012年8月28日)
中央教育审议会咨询报告“关于青少年服务活动和体验活动的推进对策等”(2002年7月29日)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