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就体育界黑暗面召开紧急研讨会:杜绝肢体暴力和语言暴力需持续努力

2019年01月29日 高等教育
日本语

日本体育界在大相扑、美式橄榄球、摔跤、体操等项目上接连暴露出暴力问题和职权骚扰问题,对此日本学术会议与体育运动相关学会深感危机,并于1月12日在东京都内召开了紧急研讨会。会上发言的体育运动研究专家一致认为,之所以日本体育界会反复出现不正当行为,是因为日本的体育依然是一种不成熟的文化。很多观点认为,消灭不正当和不合理的行为并非易事,需要长期的努力,另一方面,也有人严厉指出,认为如果不以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为契机采取适当的措施,就无法改变不正当行为反复出现的状况。

题为“重新思考我国体育运动的文化认同性”的紧急研讨会是由日本学术会议健康和体育科学分科会、日本运动体育健康科学学术联盟及日本体育学会3团体联合举办的。从研讨会后半部分设置的“Sport In Japan:对峙体育运动的危机和黑暗面”专题讨论的名称来看,也能看出体育运动研究专家的强烈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还体现在了研讨会举办宗旨中使用的直截了当的表达方式中。比如“近年来,日本体育界接连出现了职权骚扰、性骚扰、猥亵、强奸、暴力、盗窃、吸毒等违背常识的不正当行为,暴露了体育界的病态状况”、“体育界的一系列错误,是当代日本体育运动中所包含的来自各项特质和各项制度的文化不成熟性所造成的”。

日本就体育界黑暗面召开紧急研讨会:杜绝肢体暴力和语言暴力需持续努力

正在发言的筑波大学助教坂本拓弥(左)与东京学艺大学教授铃木明哲(右)

研讨会第二部分有3位研究者登台,分别从哲学、历史和社会学的角度,就应该如何对峙体育的危机与黑暗面发表了看法。从哲学角度分析的是筑波大学体育系助教坂本拓弥,他认为思考该问题的关键词是“欲望”。竞技运动中始终存在取胜的欲望。之所以会出现暴力体罚等过度的指导行为,是因为教练把“希望选手获胜”的本来目的变成了自己的“取胜”欲望。对于那些不清楚自己的指导目的的教练而言,选手或队员就变成了教练实现欲望的道具。坂本助教断言到:“指导的目的是什么?要从体育运动中得到什么?坚持追问这些消失的问题非常重要。如果忘记这一点,就会成为体育运动的奴隶”。

从历史学观点提出问题的是东京学艺大学教育学部的教授铃木明哲。铃木教授首先指出,需要对此前的体育运动史的研究方式进行自我反省。他表示,此前的体育运动史重视对“进步”和“发展”的贡献,一直以来只以优秀的选手、领队和教练为研究对象,没有看到那些在幕后从事体育运动的无数无名之辈。而遭遇危机和黑暗面的正是这些在幕后支撑着体育运动历史的人们。铃木教授建议,应该重新回到谁在从事体育运动、是否创造了体育运动历史的角度来重新研究。

日本就体育界黑暗面召开紧急研讨会:杜绝肢体暴力和语言暴力需持续努力

明治大学教授高峰修

社会容忍也是原因之一

为何以性暴力为首的肢体暴力及语言暴力行为未能从日本体育界消失?对此,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教授高峰修根据自己参与的多项调查结果,介绍了暴力行为的实态,并从社会学家的立场探寻了问题的本质。高峰教授还担任日本体育与性别学会的理事长和日本体育社会学会的理事。

高峰修在2013年对此前20年发生的单独型性暴力事件进行调查发现,很多加害者都是取得过不菲成绩的著名教练,而受害者则多是自己执教的未成年学生。在集训或到外地参加比赛等共处时间比较多的时候,加害者会巧妙地缩短与受害者之间的距离,最终实施性暴力行为。另外还存在受害者没有危机意识的例子。性暴力行为的根源是压倒性的权力关系差异。另外,群体型性暴力行为的加害者大多认识受害女性,并且年龄相近的男性。通过体育运动男性之间形成的精神连带关系也导致了“暴走”。

有意思的是对具有参加国际比赛和国家比赛能力的359名运动员及701名教练所进行得调查分析结果。这是以2007~2008年实施的调查为基础进行的分析。关于教练对运动员做出的12种被认为不合理的言行,运动员是否认识到这些言行不合理的提问,在日本国内得到了与海外不同的调查结果。海外年轻女性认为不合理的言行,日本的年轻女性则存在容许的倾向。

高峰教授根据这些调查结果指出,日本存在“男性中心主义文化”、“胜利至上主义”、“集团主义”、“强权关系和上下级关系”等,而且这些特性作为体育界特有的产物得到了日本社会的容忍与默许。

日本此前发生的事件中比较轰动的一例是,2012年大阪市立樱宫高中篮球队员因受到担任顾问的体育教师的体罚而自杀的事件。高峰教授和铃木教授都提到了此事,当时容忍体育界持续存在的暴力行为的现实也引发了高度关注。但之后日本的体育界依然频繁出现肢体暴力和语言暴力事件。以2007年在相扑掌门人指示下发生的“时津风部屋力士遭受暴行猝死事件”为首,日本的传统体育运动大相扑界也频繁发生以指导之名实施暴力行为的事例。铃木教授指出,日本的很多体育运动从“传统体育”中学到了以语言暴力和肢体暴力进行指导的方式,也可能是日本体育界暴力事件不断的原因之一。

日本政府和体育管理团体采取了什么措施?

日本文部科学省体育厅12月26日召开了“关于推进体育运动政策的圆桌会议”第一次会议。此次会议的议题是解决成为2018年重大新闻的摔跤、美式橄榄球及体操界等发生的职权骚扰和暴力指导行为。出席圆桌会议的有体育厅长官、独立行政法人日本体育振兴中心理事长、公益财团法人日本体育协会会长、公益财团法人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会长、公益财团法人日本残疾人体育协会会长。其中的三个公益财团法人是分别管理旗下的中央竞技团体的组织。成立圆桌会议的宗旨是:“在相关行政机构及体育统括团体之间对体育政策相关的重要课题进行协商,通过彼此之间的紧密合作,推进各项政策顺利高效地实施”。也就是由行政机构和民间体育组织的高层来探寻消除体育运动的危机和黑暗的对策。

在圆桌会议第一次会议召开之前的12月20日,体育厅发布了“确保体育诚信的行动计划”,目的是提高体育界的透明性及公平公正性。行动计划的内容包括,体育厅将在2019年春季前后制定并公布规定体育组织应该遵守的原则和规范的“体育组织治理准则”。届时体育组织将根据这份治理准则,制定自己应该遵守的标准。“关于推进体育运动政策的圆桌会议”第一次会议确认了合理实施体育厅的行动计划中提出的各项措施的方针。这些措施包括,日本体育振兴中心提出的“对中央竞技团体进行治理并监管合规情况”、三个体育统括组织提出的“就旗下的中央竞技团体是否遵守‘体育组织治理准则’,每4年实施一次审查并公布审查结果”。

虽然能感受到日本政府和体育统括组织急于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到来之前实施有效对策的热情,但实际的效果是否值得期待?在研讨会“Sport In Japan:对峙体育运动的危机和黑暗面”中,已经有人对圆桌会议进行了批判。高峰修教授指出:“作为被评价一方的体育统括组织成为会议成员的做法很奇特”。他建议,应该尽快设立民间第三方监管机构,将体育统括组织也作为评价对象,并且将作为公益财团法人的日本中学体育联盟、全国高中体育联盟和日本高中棒球联盟等校园体育组织也作为对象。高峰教授认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或许是改变日本体育界不断发生不正当行为的最后机会了。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留给人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小岩井忠道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日本学术会议“紧急公开研讨会2019,重新思考我国体育运动的文化认同性” [PDF]
体育厅“关于推进体育运动政策的圆桌会议(第1次)的资料” [网址]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