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平成时代的日本纤维工程教育

2019年06月05日 产学研合作
日本语

白井 汪芳

日本公立大学法人长野大学 理事长
信州大学 名誉教授
一般财团法人浅间研究推广中心 理事长

白井 汪芳

日本从5月份开始启用新年号“令和”。在平成时代(1989年-2019年)的30年里,日本纤维产业的形势一直比较严峻,我想借年号变更之际,回顾一下平成时代日本“纤维工程”的教育情况,同时谈谈我对令和时代的期望。

从1970年代开始接连发生的日美纤维贸易摩擦和石油危机等让日本的纤维行业受到严重打击。对此,日本化学纤维行业团结一致,实施了“生产效率改革”,并将积累的技术应用于先进领域,由此,以“新合纤”为代表,开发出很多具备高级功能的新纤维,日本一跃成为全球领先的纤维技术大国。

现在,高功能、高性能纤维技术等的应用范围扩大到了服装以外的所有高科技领域,日本的纤维产业已走出困境,逐渐成长为“增长产业”。但在当时,大学里的纤维相关专业不断减少,到1986年只剩下信州大学纤维学部的纤维系统工程专业。

日本纤维学会与日本化学纤维协会共同向欧美和亚洲派遣了“纤维科学教育调查团”,作为纤维工程的国家政策,日本学术会议材料工程研究委员会(委员长:内田盛也)向产学官政各界广泛强调了维护纤维工程基础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建议将日本打造成世界纤维三强(欧洲、美国和亚洲)的一个基地[※1]。通过该运动,虽然目前本科的纤维专业只有信州大学纤维学部的尖端纤维与感性工程专业(2016年占所有工程类专业的0.03%),但现在日本的纤维教育主要以更高级的研究生院教育为中心,信州大学研究生院综合理工程研究科纤维学专业(硕士)、生命机能与纤维工程专业(博士)、先导研究生院的“培养引领纤维复兴的全球领袖”项目,以及京都工艺纤维大学研究生院尖端纤维科学专业、福井大学研究生院工程研究科纤维尖端工程专业等,都在培养纤维工程相关人才。纤维领域的研究生院联盟还与曼彻斯特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和香港理工大学共同确立了纤维教育研究体制。

2010年(平成22年)召开的“产业竞争力会议”在报告中将纤维工程列为濒危学科,同时强调,纤维工程是强化产业竞争力不可或缺的重要领域。一度被从科研经费(分科·细目)中删除的“纤维工程”也作为细目重新列入化学领域的材料化学分科,1998年(平成10年),日本利用科研经费COE形成基础研究费设置了“先进纤维科学技术相关研究基地”(负责人:白井汪芳),随后还开展了21COE、全球COE以、内阁府纳米技术高功能纤维合作与融合基地等大型项目。目前信州大学的国际纤维工程研究所从原料到纤维产品均可进行试制和试验,成为日本唯一一所纤维创新孵化设施(Fii)。从原子和分子到生命和敏感性,纤维结构创造的科技领域不仅仅是纤维工程领域,还扩大到了众多科学领域的尖端研究中。

随着竞争性资金的增加,过度的“选择与集中”使得研究方向更重视流行趋势,这种风潮导致各种长期性的基础研究减少,日本的研究能力随之降低,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在社会瞬息万变的情况下,从事难以在短期内出成果的长期性基础研究对年轻研究人员来说并非易事,希望政府能对在重要的传统领域开展基础研究的研究人员提供支援。

[※1]
白井汪芳、国立大学唯一的“纤维学部” 信州大学为何能坚守阵地.产学官合作期刊 2009年7月号

文 白井 汪芳
原载自JST《产学研合作月刊》2019年5月号
翻译编辑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