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中部大学山本尚教授谈大学的“应用研究”与“纯正研究”

2018年11月01日 产学研合作
山本尚 日本中部大学分子性触媒研究中心主任/综合工程研究所所长 教授

山本尚
日本中部大学分子性触媒研究中心主任/综合工程研究所所长 教授

◆ 应用研究的成果不是“出口”,而是研究的“入口”

关于大学的研究,已故名古屋大学教授上田良二做过精彩的分析,他认为大学的研究基本可以用4元来说明。一般来说,大学里的研究人员都是以应用、纯正、末梢、基础这4元中的某一个为支点开展研究的(图1)。其中,关于纯正研究和应用研究,与金钱有关的研究为应用研究,与金钱没有任何关系的研究为纯正研究。另外,基于现有科学理论的研究为末梢研究,与未知理论的发现和发明有关的研究为基础研究。从末梢转向应用的企业研究,或者大学里偶尔看到的由末梢转向纯正的研究是大家立即就能想到的。因此,从基础转向应用的研究或者从基础转向纯正的研究才是大学原本应该从事的研究。

学术界的研究结构,上田良二博士的4元模式图

图1:学术界的研究结构,上田良二博士的4元模式图

首先来看一下从基础转向应用的研究。这个方向的研究应该可以归类为“课题追求型研究”。大学里常见的失败多发生于是否能设法把已经完成的研究成果转换成符合课题的成果。这种事后的努力大部分情况下都不会有结果。

应用研究的成果不是“出口”,而是研究的“入口”,需要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再开始研究。因为这种像后出拳的猜拳游戏一样的出口,只能暂时满足市场上出现的需求,多数都是任何人都能立即想到的东西。因此,很快就会被其他人的类似技术赶超。

课题追求型研究的目标应该是研究的入口,开始进行研究之前,要经过长时间的深思熟虑,必须思考出一个能以某种形式满足人类基本需求的目标。然后需要找到实现这个目标所需的基础科学理论,并按照目标重新发掘这个理论。这种基础科学理论往往都与自己本专业的研究基础完全不同。

例如,化学家还必须深入物理、生物或者经济学等领域。这样做会让人感到激动兴奋,所以体验过一次这种心情的人大多都会充分认识到这种研究风格的乐趣。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经常能见到研究课题成功过一次的人之后不断地在课题追求型研究中取得成功的案例。

◆ 忙于快速出成绩的短期课题会被发展中国家赶超

那么,纯正研究的情况如何呢?为日本的科学技术一度领先世界做出巨大贡献的就是纯正研究。以前,日本大学的长期研究一直由校内研究经费支撑,无需向国家申请经费。得益于校内经费的支撑,10多年都不发表论文的超长期研究也能完成,最终向社会提供了企业绝对无法完成的出色成果。

但不知不觉间,日本的研究经费制度改成了美国的课题追求型研究经费申请制度,校内研究经费制度正在消失。也就是说,校内经费被逐年削减,无法再完成历时较长的长期纯正研究,研究人员迫于无奈只能申请应用型的课题追求型研究经费,由此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研究,针对应用型课题制定一个“差不多”的目标,但一些研究人员真正想从事的其实是追求自己的纯正研究梦想的研究。如果这些研究人员是从独创的基础研究出发,正在面向真正的纯正研究而努力,希望他们能明确说出“我只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和探索知识而进行研究”。不过,现在应该已经无法回到数十年前的校内经费制度了。

纯正研究也应该设定课题,虽然不是对社会有用的目标,但也要设定以人类的知识探索为目标的纯正研究型课题,需要构筑一种能让研究人员在大学进行5年到10年的长期纯正研究的研究经费制度。如果只是一味追求眼前的短期课题,会被发展中国家彻底赶超。

不过,我们至少要避免成为所有人从事的都是相同的从小型末梢研究转向应用型研究的国家。明确制定研究课题的社会目标的工作交给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去完成,支持长期纯正研究的研究经费制度则应由日本学术振兴会(JSPS)来承担。

不过,关于研究人员发现新的科学理论并将其发展为纯正研究的框架研究课题,在没有取得任何成果的时候进行预先评估是非常困难的。但不进行这样的研究,日本就没有未来。评估者需要离开自己的研究领域,舍弃自我,立足长远的未来,从大局出发进行评估。另外,应该还需要发掘和培养拥有这种远见的评估者。

出处:《产学官合作期刊》 2018年10月号
执笔:日本中部大学分子性触媒研究中心主任/综合工程研究所所长 山本尚 教授
翻译·编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