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印象—赴日参加樱花科技计划见闻与感想

2019年03月12日 樱花计划

本文为中国科学院青岛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科技处副处长李敬博士赴日参加由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组织的日本・亚洲科技交流项目 “樱花科技计划” 后,记录的观感。在此特别推荐给读者。

由于中国和日本的地缘关系和历史渊源,中国人普遍对日本比较关注,尤其是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人去日本旅游和“爆买”已成为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其实中国人对日本商品的喜爱由来已久,国内马路上日本品牌汽车随处可见,随机拜访一个中国家庭,家用的空调、电视、电饭锅、马桶盖、剃须刀等使用日本品牌的概率也非常大,当然日本服装、化妆品、药膏等日常用品早已走入千家万户。

我也是一名日本商品的使用者,选择日本商品的主要考虑是它的经济实惠和稳定耐用,深入考虑一层,相较于国内商品,我们购买日本商品的真正原因是隐藏在经济实惠、稳定耐用等产品特质下凝结在商品里的领先科技。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日本的科技这么发达?把诸如此类的话题如日本为什么能频获诺贝尔奖?日本为什么能成为世界强国?等放到互联网一搜,可以看到非常多的言论与观点,其中多数观点认为是源于日本人的自律、敬业以及工匠精神等。

事实真是如此吗?我个人心中一直有着这样的疑问。

2019年2月有幸得到了一次赴日交流学习的机会——参加日本・亚洲科技交流项目“樱花科技计划”,在日本富山大学椿范立院士的组织下,先后到富山大学、Clariant工厂、福寿制药有限公司、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防砂博物馆和未来科技馆参观交流,还有幸与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中国研究与樱花科技中心(CRSC)副主任米山春子进行了面对面交流。都说“百闻不如一见”,短暂的8天时间里,伴随着活动的开展以及与日方接待人员、团队成员之间的交流不断深入,日本人自律、敬业和把事情做到极致的品质不再止于纷杂的网络信息和别人口中的只言片语,它变得越来越立体,越来越鲜活。

日本印象—赴日参加樱花科技计划见闻与感想

参观日本科学未来馆

1.良好的秩序是日本“精致至极”品质的根本保障。

初到日本,和网友的感受完全一致,蓝天白云,空气清新,特别是道路街道干净整洁和公共场所井然有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例如:车辆通行严格遵守交通规则,车辆必须礼让行人,拐弯必须让直行等,日本的道路很窄,车辆都按顺次排队等待红绿灯,没有车辆强行加塞也没有车辆鸣笛催促。这种情形在日本随处可见,如购物付款严格在1米线外排队,乘坐电梯在左侧排队,预留出右侧便于赶时间的人通行等等。

这些日常小事处处体现出日本人的自律精神,或许在这样高度一致的自律精神基础上,才有可能生长出国家“精致至极”的群体性格吧。

日本印象—赴日参加樱花科技计划见闻与感想

参观Clariant工厂

2.甘愿坐冷板凳的科研精神对日本井喷式获得诺贝尔奖起着功不可没的作用。

2001-2018年的18年里18位日本人拿了诺贝尔奖,平均一年一个,这不仅引起国内学术界的轩然大波,在世界范围内也引发了广泛的思考与讨论。网络上有一种观点认为“一辈子坚持只做一件事、十年甘坐冷板凳,耐得住寂寞”是日本诺奖获得者的共同品质。通过亲身感受与体会,我个人也比较倾向于这个观点。 

在访问富山大学椿范立院士碳一化学实验室、水素同位体科学研究中心、材料学院等实验室和汉药博物馆的过程中,各位教授在一个方向的坚持与执着,对自己科研工作的热爱、专注与严谨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日本印象—赴日参加樱花科技计划见闻与感想

参观富山大学

例如:富山大学汉药博物馆始建于上世纪60年代,通过持续不断的海外学术调查,藏品数量从500件增加到1000件,并建立了包括29000个原料药样品、33000个草药样品、200个药物制剂配方的索引库,中国传统中医药中使用的药材是博物馆中保存数量最多的(占博物馆物品总数的三分之一),其次是印度阿育吠陀医学中使用的药材。就展出的物品数量和所覆盖的广泛地理范围而言,该馆是日本乃至世界上最大的原料药博物馆。其中大部分项目(包括原料药)具有重要的教育、科学和历史价值。参观过程中,馆藏标本的门类之系统、之全面,以及历时几十年持续不间断的海外学术调查研究让我们叹为观止。

在参观防砂博物馆和东京国立博物馆时团队成员们也有类似感受。这种资源调查、标本制作与分类整理的基础性工作极其耗时、耗力,过程中也很难有显性的成果产出,但是对科学研究而言又至关重要,非常考验一个科研机构和科技工作者的定力和毅力。当然此类系统性的基础工作必然离不开政府的长期稳定支持。

日本印象—赴日参加樱花科技计划见闻与感想

参观砂防博物馆

日本印象—赴日参加樱花科技计划见闻与感想

在砂防博物馆体验雪崩

3.日本企业的工匠精神是日本商品得以畅销全球的核心要素。

本调查公司东京商工研究机构数据显示,日本创业100年以上的企业多达50000家,创业200年以上的企业总数多达3000家。世界最古老的企业也在日本。而世界各国中,200年以上的企业,德国有800家,美国有14家;亚洲范围内,中国大陆有9家,台湾有7家,印度有3家。

日本凭什么成为世界第一的长寿企业大国?日本最杰出的管理学家--稻盛和夫在“长寿企业与工匠精神”讲座中指出“坚持本行,牢记自身优势,在细分领域不断精进”的工匠精神是日本拥有世界最多长寿企业的秘诀。

我们此行参观的福寿制药有限公司,虽然公司不大,只有60多名员工,但已有着70年的发展史,公司一直专注于小分子药物中间体的合成,一直是日本最大制药公司武田药品等众多制药公司的长期合作伙伴。讨论期间团队成员们提及公司如何应对当前生物制药的冲击时,社长小杉照男坚定地认为小分子药物在治疗某些病症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效果和成本优势,并且他也认为公司70多年来积累起来的多品种生产经验和质量控制体系是公司的竞争优势所在。

4.日本人的专注精神是上述群体性格养成的沃土。在我们参观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时,恰逢中国台北故宫“国宝”、唐代书法家颜真卿的《祭侄文稿》真迹在此展出。该展览在日本的受欢迎程度远远超出我一个书法门外汉的想象。日本的书法爱好者们为了一睹《祭侄文稿》真容,中午12点左右依然排着300多米的长队等待进馆,进馆以后还需要继续排队等候150分钟左右才能一睹真迹芳容。据报道连日本天皇夫妇、安倍首相母亲等都亲自到场参观。为了看一眼自己喜爱的中国唐代书法家作品,他们宁愿冒着寒风排队等待4个多小时,这种情形不禁让诸位团队成员们汗颜。我想正是日本人底层的这种专注与毅力才催生出日本一流的科技创新成果与长寿企业,进而塑造出日本“精致至极”的国家品格。

由于参加本次“樱花科技计划”的成员绝大多数都是首次赴日,所以对上述反复提及的日本“精致至极”意志品质有比较深刻的感触,但是古语有云“与其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团队成员除了讨论日本的可取之处以外,更多的是关心对我们有何借鉴意义。因为单纯从国家基础设施、实验室硬件设备、科技人员专业素养和科技经费投入等方面看,我国整体水平与日本基本相当,那么日本有哪些经验做法是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呢?这一直是团队成员间交流与讨论的重点。

日本印象—赴日参加樱花科技计划见闻与感想

在JST听取有关日本科技政策的介绍

本次活动的最后一天,我们与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中国研究与樱花科技中心(CRSC)副主任米山春子进行了交流。基于连日来的感受与反思,团队成员就“日本屡获诺贝尔奖,政府在科技投入与管理方面有何诀窍?”、“如何提高全民的科学素养?”和“如何做好成果转移转化?”等与米山副主任进行交流讨论。她就我们关心的问题一一作答,其中日本非常重视基础研究,基础研究投入占国家GDP的比例位居全球第二;日本科技管理部门不干预具体科研工作,完全放权给科学家自主决策;良好的家庭教育是保证日本持续创新发展的重要基石等等对我们的启发很大。

十八大以来,我国政府以历史纵横和全球视野,从时代发展前沿和国家战略高度,提出了一系列关于科技创新的重要论述。国家领导人在多次科技大会上指出“基础研究属于发明创造,行政规划不出来”、“青年学子要沉下心来把基础研究筑牢夯实,不能总想抄捷径”、“杰出科技人才是国之重器,财政等相关政策要向他们予以倾斜”等,政府相关部门迅速、精准施策,以“放管服”为统领,改革人才培养、评价和激励机制,健全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机制,营造激励创新的良好生态,着力为科技工作者赋权,为科技创新体系赋能。科技创新是一件需要耐得住寂寞沉下心来做的事情,“只要选对了路,就不怕路远”。让我们共同期待在不久的将来,日本及其他发达国家友人来中国时能以“爆买”我国的高新技术产品为荣。

文 中国科学院青島生物能源与過程研究所 科技处副处长 李敬 博士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