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英国人著书倡导《日本的未来由女性决定》

2020年06月12日 社会教育

曾担任过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总编的比尔・艾默特是一位日本通,他断言,“日本未来发展的关键在于女性的活跃”。艾默特对日本各地的21名女性进行了采访,他的感想是什么呢?本文向2020年的日本建言献策,描绘出一幅女性光彩夺目的未来社会蓝图。

title

文章作者:比尔・艾默特

全球第121位。

2019年12月,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用以衡量世界各国男女平等程度的“性别差距指数”排名,这是日本的排名。与2018年的第110位相比,名次下降了11名,成为日本有史以来的最低排名。

居首位的是冰岛,位列第二的是挪威,第三为芬兰,第四为瑞典,排名前列的均为北欧国家。冰岛除了有一位34岁的女总理之外,联合执政的5个党派中,三党领导人均为女性,19名部长中有12位女性。

德国位居第十,总理默克尔也是女性。美国居第53位,中国第106位,韩国第108位。在林林总总的国名最后,终于看到了“JAPAN”的字样。

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日本的排名竟然如此之低?震惊之极,心生悲哀。

安倍首相任职以来多次提到“女性活跃”,2019年还成立了“创建所有女性绽放光彩社会本部”。“女性活跃”一词似乎已尽人皆知,在日本社会被广泛认知了。

然而,世界对我们的评价却并非如此。非常遗憾,日本社会的男女平等程度依然处于全球最低水平。

为什么日本女性无法活跃于社会呢?

我们重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人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是男性还是女性,并理解到由此带来的社会性差异的呢?

询问周围的女性,她们很多人都回答说,是进入社会工作后才深切感受到性别差异的。

比如,“学生时代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进入公司后,分派给自己的工作和男性不同,非常吃惊”“上司都是男性”等等。

其中生育是一个重要转折点,有不少女性被育儿相关的各种价值观所困扰,在育儿与职业生涯的夹缝间苦苦挣扎。甚至可以说,这是每一位女性的必经之路。她们中有些人心里甚至不由得涌起这样的念头:“也许因为是女性,所以没有办法。”

但是,这种想法是没有道理的。

冰岛与日本的女性,有什么不同吗?

在日本,如果有热情、有活力、有才能的女性,都能毫不犹豫地坚持自己的道路,那么社会一定会发生改变。但遗憾的是,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这就是日本位居第121位的现状。

本书的题目是《日本的未来由女性决定》。

多么具有冲击性的题目!是不是让我们兴奋得心跳加速?

书中的主人公是21位女性。从大型企业的高管、政治家、企业家到单身妈妈,受访者来自各行各业,身份各异。

这本书的作者比尔・艾默特是一名男性记者,曾担任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总编。上世纪80年代担任过3年东京支局长,1990年的著作《太阳还会落下》被认为预言了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成为畅销书。

title

比尔・艾默特多年工作在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而且是一位英国作者,他为何会对日本女性寄予期待呢?我向他发出了采访邀请,恳请他谈谈自己的想法。

——您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我一直在寻找借口,以尽可能多地访问日本(笑)。不过近年来每次来日本,我都感觉女性在社会和经济上的作用开始有了某些变化。事实上也有数据显示,担任重要职务的女性人数正在增加。

以前我一直从事有关日本的调研工作。如今,在想像20年、30年后的日本会越来越好还是会遭遇困难时,我重新回忆起当年的感觉,头脑中闪现出一个念头:大概关键在于女性发挥的作用吧。而且因为我是记者,所以首先想到去见见那些活跃在社会上的女性。采访的过程非常开心。

——和欧美各国相比,从性别差异的角度您是如何看待日本的呢?

很遗憾,在我看来日本还是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欧美国家已经出现了很多女性领导,比如德国总理默克尔、欧洲央行(ECB)行长拉加德、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等等,而在日本,让人脑海里瞬间浮现出的也只有东京知事小池百合子吧。

不过,日本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也是事实。比如上世纪90年代以后,四年制大学的女性升学率急剧上升。这次我采访的20~50岁之间的女性大多毕业于四年制大学,和她们的母亲甚至年长几岁的姐姐们走上了完全不同的职业道路。通过统计数字看到的变化,可以认为确实对现代日本社会产生了巨大影响。

优秀的女政治家也越来越多,我期待着10年后能诞生女总理。不过您要是问我是不是把赌注押在(东京知事)小池身上,我就无语了……(笑)

title

在日本,女性成为领导人很不容易

——请您谈谈在采访这些女性的过程中,听到哪些令您惊讶或感受深刻的事。

这些女性的共同点是自己规划自己的人生。即便身处严酷的环境中,她们也能依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出闪闪发光的机会,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比如香川县的马场加奈子,她是一位有三个子女的单身妈妈。因为孩子升学时买不起新校服,她便以此为契机,创办了校服回收再利用业务。她对周围人的担心毫不在意,不仅在事业上获得成功,如今她的公司还为那些和她经历相似的女性提供工作机会,帮助她们实现经济独立。

还有一位女性投身于长年来主要是男性活跃的音乐界,成为一位指挥家,以独特的风格在音乐界占据一席之地,她的名字叫西本智实。西本说:“在日本,无论什么时候,年轻人和女性高居领导地位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实上不仅是日本,即使在世界范围内,指挥家至今也都以男性为主。

创意设计公司Loftwork的创办者林千晶在美国学的是新闻专业,她在当地媒体工作,还前往硅谷及美国东海岸采访,但是却没能如愿进入日本媒体工作。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决定“那就自己创办一家公司好了”。

——您认为活跃于社会的女性增加,日本将面临怎样美好的未来呢?

要想实现美好的未来,有两件事必不可少。一是更多的女性担任领导职务。如果女性参与各类组织的重要决策,世界必将发生改变。二是无论男女,对于在组织中工作的人,政府或民间企业都应投资到位。

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00年是所谓“失去的10年”,这期间日本的非正式员工人数骤增。结果是企业不再对员工的成长进行投资,引领日本发展的人力资本,也就是人力资源一下子弱化了。今后劳动人口还会持续减少,长此以往,日本未来的发展将面临严峻形势。可是,如果企业将员工的职业规划和生产率的提高作为经营的重要课题来进行投资,日本的未来一定会前景光明。

——在您看来,阻碍日本女性发挥领导作用的障碍是什么呢?

首先,大概就是多数日本大型企业要求员工对企业百分之百忠诚吧。日本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前提,就是工作岗位和地位不是本人选择的,而是由公司安排,这对于需要面对结婚、生产和育儿等人生中多种选择的女性来讲,是非常严峻的现实问题。

但这并不是日本的特殊情况,以前英国也是一样。1983年我被派到日本工作,当时的上司也没有考虑过我的妻子吧(笑)。不过,现在再这样就行不通了。如果夫妻一方在公司内部调动,就需要考虑能否在同一处办公地点设置两个职位。

遗憾的是,我这次采访的女性中在大企业工作的,只有小川理子一个人,她是松下公司的执行董事,同时也是一位专业爵士钢琴家。我本来还向其他几家大公司提出了采访申请,但遗憾的是都没有得到同意。书中提到了日本银行的名字,但有更多遭到了拒绝(笑)。我认为,日本的大企业发生改变还需要10年的时间。不过小型组织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创业的女性也多起来了。

惧怕多样性的日本大企业

——多样性在日本社会也成为关键词,但我感觉其实有些人内心并不赞成。您是否认为这是对多样性存在某种恐惧心理?

我也有同感。一旦进入所有人都权利平等的多样性的世界,我们就会很容易地发现,那是多么富有创造性以及褒义上的流动性。但是,如果在习惯了的世界中出现不稳定的因素,一些人肯定会感觉不舒服。特别是对于那些一直在保持着统一性中发展起来的传统日本企业,他们当然会讨厌有悖于其成功方式的多样性。

——请您对肩负着日本未来的年轻女性提些建议。

不知道她们是不是需要这样一位英国大叔的建议(笑),如果我能说点儿什么的话,那就是不要惧怕风险,去冒只有自己能冒的险,让人生丰富多彩。

当然不仅仅限于女性,当今这个时代富于多样性,充满各种机会。和三四十年前相比,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希望你们满怀喜悦地接受这种变化,不断挑战自我。不仅是女性,男性也是一样。

——该勇于冒险的精神,该怎么培养呢?

这不是从政策上能够实现的。和那些勇于承担风险并取得成功的人相识,学习身边的实例,积累成功经验。与此同时,媒体也要对成功秘籍进行报道。只有实际成功的事例不断增加,才能成为最有效的奖励。

比尔・艾默特 Bill EMMOTT 【简介】
1956年生于英国。曾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布鲁塞尔分社和伦敦任经济记者, 1983年来日出任东京分社长,负责亚洲地区工作。回国后于1993-2006年出任该杂志总编。1990年出版了畅销书《太阳还会落下》,预言了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2006年又出版了宣告日本经济复苏的《太阳还会升起》一书,再次引为话题。

作者:幸胁启子SAINOWAKI Keiko
文章转载自日本网

【作者简介】 幸胁启子SAINOWAKI Keiko
1978年生于东京。编辑。东京大学文学系毕业后,进入文艺春秋出版社,任职综合体育杂志《Sports Graphic Number》等后,出任《文艺春秋》副总编。2017年独立。积累了体育、文化、经济等采访经验,倾心于纪实文学作品。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