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2019年10月25日 社会教育

上接: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上)——第二人生的开始

上期介绍了日本人退休后的部分状况。多数人退休后经过一段茫然期后会先迈出第一步,或听讲座或开始一个喜欢的活动或兴趣爱好。在调整第二人生的节奏中日子渐渐地忙碌和充实起来。这期主要介绍退休人员在公共文化设施的活动。

‘终身学习’的社会教育机构

在日本的所有城市以及乡镇都有免费为市民提供学习资讯和讲座的社会教育设施。课程中有增加知识的,也有提高生活和工作技能的,还有社区活动的。白天以家庭主妇和退休的人们为主,傍晚和节假日,人们在工作之余来这里选择感兴趣的学习内容。

1980年代后期,日本开始倡导终身学习,把逐步实现“生涯学习社会”作为社会发展的目标之一,现在,生涯学习机构就像图书馆一样渗透在人们的生活中。爱知县有一个叫做大府的小城,它的面积不到34平方公里,人口只有9万多,却有9个公共文化设施。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大府市的自然景观

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大府市石瀬会館,这里的生涯学习事业有声有色。尤其以男性为对象的一系列讲座和活动和以此带来的大叔们自身以及给家庭和社区带来的变化倍受关注,来自外地的取经学习人员络绎不绝。

不久前,笔者走进了大府市石瀬会館。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Miu Ishiage(石瀬会館)

Miu Ishigase是石瀬会館的爱称,建于1989年。起初,作为当地政府管理下的女性活动中心,开始了一系列提高了妇女地位的社会教育活动。第一任馆长田端美知子女士介绍在任职20多年中会馆的成长历程。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Miu Ishigase(石瀬会館)第一任馆长田端美知子女士介绍会馆的成长历程

我们的活动是围绕女性作为妻子、父母或儿媳妇的不同角度审视女性的状态,从中意识到应该让女性活得更有自我。同时,我们也发现只顾工作的男士相伴在女性每一个角色的作用有所欠缺。在提高女性意识的同时,男性也必须学习和提高认识,否则很难真正实现男女平等社会。因此,我们把会馆定位为“以创建男女共同参与社会为目标的‘聚集’‘学习’‘对话’的场所”,在制作工作计划中也十分周密地设计了以男性为对象的讲座。

社会教育课程有‘女士学园’、‘男士学园’、‘育儿沙龙’‘提升自我’等10多个类别80多个讲座,内容之丰富是我们20年不间断地增加和完善的结果。男士学院的课程也是我们独特的优势。

男士学园

男士学园的主题是“生活自立”“健康”和“社区参与”,目的是帮助那些一直以工作为中心的男士从职场进入社区,并创造他们自己的第二人生。

一般来说,文化设施的讲座按半年5~10次安排,我们在设计课程的时候觉得活动次数太少不易于建立伙伴意识,所以就按照一年的跨度设计了23次课程。讲座中有学烹饪,体验老年护理,思考今后的人生计划,参与社区传统活动,辅导青少年,种植收获土豆洋葱,健康运动和远足,学习泡咖啡和享受闲暇,在会馆的活动中与不同年龄和其他讲座人们的互动……。此外,他们还可以自由选择其它类别感兴趣的讲座。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男士学园的主题是“生活自立”“健康”和“社区参与”,目的是帮助那些一直以工作为中心的男士从职场进入社区,并创造他们自己的第二人生

退休之前来这里的人似乎非常焦虑,对将来进入家庭和社区极为不安,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学习开始之后,发现持有同样忧虑的不仅仅是自己,他们变得不那么紧张;又因为发现了同样爱好的人,于是拥有了伙伴。在讲座和活动中学员们彼此熟悉起来,他们也开始对社区有所了解,还学会了如何与不同年龄的人打交道,家务的参与频度和与妻子的会话内容都有了变化。一年结束的时候,他们的神情大为改观,融入社区后的自信让他们变得和蔼可亲。

课程次数较多的料理课有营养师的指导,还有老学员的传帮带。大家对料理课都很积极,没人缺课。很多人笨手笨脚地从洗米、削皮、洗碗、扫地开始学习。厨房能容纳20~30人,四个大厨房台面都配有水池和电磁炉。约7人一组,有人切菜,有人烹调等,大家分工做不同的事情,做完料理后大家一起整理归位并完成最后的清扫。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男乐会’借用Miu Ishigase的设施活动

男士学园毕业以后大家仍然希望能够继续在一起学习,所以男性学园的毕业生们创办了名为‘男乐会’的社团,借助于Miu Ishigase的设施独立活动。主要内容是把在男性学园学过的知识和技术运用于实际。学员之间的个人交往和信息交流让很多人的活动范围延伸到市内其他地方。他们或延伸兴趣爱好,或参加社区建设的志愿者活动,大府市的很多活动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男乐会的社区活动和志愿者活动

日本男人进厨房是很少见的现象,而来这里的人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们的态度和意识渐渐地发生着变化。以前他们没法跟妻子分享公司里的事情,夫妻间的交流不太通畅。现在回到家与妻子交谈会馆的活动,做菜调味也成为话题。“爷爷做的饭菜很好吃”,孙子的评价让他们陶醉。大叔们带着围裙忙碌在厨房神采奕奕,妻子们也向周围炫耀丈夫在Miu Ishigase学到的本领。于是不断有女性咨询:“我家先生能不能也去你们那儿学习?”,新学年的名额总是很快就爆满,没报上名的只好等待一年……。类似于Miu Ishigase的活动近年来在大府市周边多了起来,退休人员报名紧张的状况才有所缓解。

快乐的秘诀

男士学园连续了23年,毕业生总人数超过700人。大家感慨道,聚集在这里的人拥有各种不同经历的,无论退休前有什么官衔和地位,在男士学园大家都是一介平民。如同品味久年酿造的好酒,没有利害关系的成熟男人的交往醇厚幽香,让他们乐在其中。

笔者请4位男乐会的成员讲述自己的故事。

79岁的竹内先生,退休之后依然忙碌于工作到70岁。很多年前有了一片菜地,工作之余他还一个人打理菜地。所有的烦恼在享受蔬菜的生长过程中释放,他也很享受家人和朋友吃到他种的蔬菜后的赞美。从工作退下之后有了多余时间,他觉得应该建立社区的横向人际关系,在男士学园,他实现了这个目标。

竹内说,我过去认为所有事情的目的都是为自己。年龄大了慢慢觉得,自己的欲望被满足是有限的,而让他人快乐的事情是无限的,得到的快乐和满足感更广阔。尤其是人生剩下的路已经看得到尽头,个人欲望越来越少,我更乐于做些让他人高兴和对社区有意义的事情,现在居然忙得连菜地的活儿都没时间干了。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竹内夫妇在自家庭院

竹内喜欢唱歌,退休后却参加了一个练习语言发声的讲座,他想把好嗓音用于对他人有益的事情,经过打听找到当地一个朗读团体,与大家一起为图书馆的孩子们和养老设施的老人们朗读图书。在那里遇到了同岁的男乐会同伴浅田。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浅田(左一)和竹内(左二)与愿者们在图书馆给孩子们朗读故事

浅田先生68岁从工作中解脱已经有11年了。他闲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市政报纸上“你不想和伙伴们一起尽享焕发光彩的第二人生吗?”的文字吸引了他,于是成了男士学园的一员,随后活动渐渐多得应接不暇。因为他的烹饪手艺不错,被大家推为技术顾问。在职期间他曾参加过发声的研修,想着一技之长做点公益事情。直到竹内加入之前,他一直是朗读团体的唯一男声,说到孩子们在听书时表情的变化,他的脸上也绽放着光彩。现在作为石瀬会館的理事,义务参与会馆的运营和管理也是浅田繁忙的理由之一。

78岁藤本先生一直工作到72岁。退休时他还没听说男士学园,现在却义务承担了当地12个市民团体的会长工作。能在接电话时马上判断出自己应该以哪个会长的身份对应,这大概也说明了他热心于市民工作的热情和才能。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大府市观光导游志愿者会长 藤本(前左一) 从切菜开始学做饭

受命于大府市相关领导的委托,藤本开始组建大府市的观光导游志愿者团队。他首先对大府市的历史文化和景观资源进行了调查和挖掘,随后召集了愿意参与的大叔大妈,为了学习比较好的观光导游方式,他们周游日本各地观摩取经。回来后连续举办研修会,请专家对导游所必须的基本技能进行指导。一年过去了,向游客介绍连当地人都不知道的名人故居和当地自然景观的活动已经在大府市的网页上正式登场。

男乐会会长平井先生69岁,退休3年后才在夫人的指点下来到Miu Ishigase。他年轻时喜欢漫画,工作中也用到绘画的专长,但只是爱好而已。从男乐会的伙伴那里得知了一个的油画教室,不久他的油画 ‘料理大叔们的挑战’被醒目地挂在Miu Ishigase。又听说有一个打乒乓球的群体,他也成了那里的成员。说起现在日子的精彩,他懊悔退休后的头3年耽误的时间。因为喜爱历史,他最近还加入到观光导游志愿者的行列。被询问到男乐会会长一职,他说自己属于年轻的成员,所以要多为大家做点工作。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男乐会会长平井在家做好料理与夫人和孙子共餐

当被问道“让退休生活快乐的秘诀”时,四位大叔都异口同声地说:专注于一个能够全身心投入的、不仅仅让自己愉悦还能够与他人分享的事情。

政府的扶植 机构的援助

会馆运营和聘请专家讲课的经费都来自于大府市的行政预算,市民听课或团体活动因为免费而大受欢迎,由此孕育了很多市民团体并带来了当地志愿者活动的兴盛。在日本很难看到男士们充满热情的率先参与社区活动,大府市的独特景观是市政府20多年来不变的扶植政策的成果。

副馆长加藤昌代女士10年进入Miu Ishigase工作时听说一年有23次讲座而惊讶不已。她一直分管和支持男士学园、男乐会的工作,她介绍道:一般来说男人们的关系建立不同于女性,他们不善于在一起轻松聊天,上完课就各自回家。而我们设计的男士课程是轮流值班的体制,比如事前准备,结束后的清理,管理时间和记录等。同一个小组的成员需要相互商量确定分工,在这样的交流和沟通中彼此熟悉起来,这就是他们能够快乐学习的因素之一。工作期间有一定的社会地位的人开始的时候会觉得踌躇和不适应,但在大家的热心接纳和帮助下不知不觉中就自然融为集体的一员了。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2019年3月男性学园的新生入学(前右一 加藤副馆长)

我们的另一个目标就是培养能够独立活动的人才。为此,我们把最终能够建立自己运营的团队的意图渗透在活动之中。管理和具体工作都是轮流制,每个人都有机会负责某项工作,组织能力由此得到培养。现在已经有76个像男乐会那样的市民团体。今后,我们的活动不仅仅限于市内,还有与其他城市的交流,当然也愿意开展国际交流。向外扩展活动能开拓他们的视野,他们也能由此发现新的事情并开始学习。

洋溢着生活热情的Miu Ishigase大叔们的故事正在被拍成纪录片,笔者不禁想到一个问题:“当初他们并不知道进了Miu Ishigase后会发现生活的多彩和乐趣无穷。假如时间能够倒转,他们会更早地开始退休生活吗?”。

对此,纪录片的导演高野史枝女士回答说:我想应该会的。如果他们知道生活和交友都会如此精彩,我想他们一定不会工作到65岁70岁。能在一定程度上预测和想象退休生活的人对今后的日子是不会恐惧的,他们会充满期待地享受人生。重新设计和开始完全不同的生活毕竟需要在精神和体力上都留有一定的余力,如果年龄太大或许就没有足够的精力为剩下的日子做准备。毫不夸张地说,正是想让人们了解这一点我才拍摄了这部电影。

日本人退休后都干啥(下)——享受和领悟人生”

高野导演正在拍摄纪录片

期待着记录片中大叔们的激情和活力能感染观众,并鼓起人们面对老去的勇气;也希望由此对其他地区行政机构的老年政策产生影响。

文/照片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照片 河合隆當(摄影师)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