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动漫制作第一线面对的“危机”

2017年11月10日 视频动漫

劳动环境阻碍了对年轻一代的培养

PHOTO

日本导演新海诚的作品《你的名字。》在日本和海外大受欢迎,日本动漫产业呈现出一派兴旺的景象。但是,日本动漫制作的第一线却处于恶劣的工作环境之中,长此以往,日本原创动漫的前景堪忧。

日文

日本动漫市场不断扩大的背后

包括海外销售、视频DVD销售额等在内,日本的动漫产业市场在2015年达到了1.8255万亿日元的历史最高规模,预计2016年的规模将达到2万亿日元。新海诚导演的《你的名字。》(2016年8月上映)成为继宫崎骏导演的《千与千寻》(2001年上映)之后日本票房收入史上第二高的作品。而讲述生活在广岛吴市的女性在二战时期积极面对生活、由片渊须直导演的动画电影《在这世界的角落》,于2016年11月上映后成为长期热映的作品。

此外,还有一个令人欣慰的话题,汤浅政明导演的作品《宣告黎明的露之歌》于2017年6月摘得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最佳动画长片水晶奖,这是日本动漫作品时隔22年再获该奖项。同时,《在这世界的角落》还获得了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不过,在日本动漫产业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动漫产品受到许多国家的喜爱和好评的同时,作为支撑动漫制作基石的年轻的动漫制作者们的劳动条件却处于低工资、长时间劳动的常态中,业界根本没有培养新人的余地。

吉卜力工作室的新人招募

4年前曾宣称不再制作“长篇动画作品”的宫崎骏导演,于今年5月宣布了将着手制作新的长篇作品的消息,让各国粉丝都喜出望外。与此同时,吉卜力工作室开始招募新的工作人员,给出的待遇是签3年合同,月薪20万日元起。英文版“脸谱(facebook)”中发布全球动漫产业招聘信息的板块上,也登载了吉卜力的招募信息,但却收到了“动漫制作者的待遇真差”等海外人士的大量留言。

日本动漫制作者&演出协会(JAniCA)代表理事入江泰浩对此表示,吉卜力在日本国内发布的招聘信息被扩散至海外时意思被误解了。其中的“招聘人员是以新人实习为前提”这点没有被翻译出来,让别人误以为吉卜力是用20万日元的薪金聘请资深的动漫制作者。但事实上,即使是在其他国家,也很少有工作室会在新人实习期间给出20万日元的固定工资吧。

入江泰浩提到,宫崎骏导演和高畑熏导演曾经就职的东映动画、Telecom Animation Film等公司的制作现场,都专门抽调资深的动画制作者指导新人,被称为“OJT(On the Job Training)”。他说,现在日本的大多数工作室没有设置OJT的余力,能够实现OJT制度的地方少之又少。

新人最开始负责制作的“动画”

日本动画制作者&演出协会(JAniCA)于2007年成立,主要目的是为了改善动画制作者的现状和地位的提高。该协会近年来开展的动画制作者实况调查数据显示,新入职动画制作者(动画)的平均年收入约为111万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6.7万元),月收入不到10万日元。而从业界整体来看,动画制作者1天平均要工作10~11小时,1个月的休息日平均只有4.6天。动画制作者整体的平均年收入约为33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0万元),大大低于日本所有产业领域工种的平均收入(414万日元)。

入江泰浩说,动画产业的工资确实很低。新手较集中的动画制作中,1张动画底画的单价标准是200日元(人民币约12元),虽然1小时绘制5张底画时薪能达到1000日元,但实际上1个小时一般也只能完成2张。且员工报酬基本上都是计件工资制,动画工作室只会给新人5万日元的底薪…。此外,还存在超时劳动的问题,1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2~18小时。

“动画制作者”是指负责绘制原画与原画之间过渡场景图画的人,用翻页漫画来比喻的话,“原画制作者”只负责第一页、最后一页以及过程中的要点部分,而“动画制作者”则需要把其中的变化都补充完整,让画中的内容流畅地动起来。动画制作这行的规矩是新手一般都要从动画制作入行。

入江泰浩曾负责过《钢之炼金术师FULLMETAL ALCHEMIST》等多部人气动画的制作,他也是从动画制作踏出了走向动画片导演的第一步。

入江泰浩说:“我18岁开始用两年时间通过制作动画积累经验,然后负责把结构草图誊到原画上。得益于在动画制作中积累的经验,掌握了许多动画制作的基本知识,才可以顺利开始负责原画的绘制。但是现在很多新人即使不懂动画的知识,只要能把线条画的漂亮,就会被委任原画的誊写工作。在没有基础知识的情况下,一旦他们被要求进行原画的制作工作,就会无从下手不知道该做什么。”

photo

受宫崎骏作品的影响,入江泰浩立志成为动漫工作者。1989年高中毕业后从山口县来到东京,从动画制作起步,一步一步走到导演。曾参与了《圣天空战记》(1996年)、《恶童》(2006年)等大量作品的制作,最新导演作品是2016年的《灼热乒乓妹》

动画制作过分依靠海外的负向螺旋

入江泰浩指出,日本的年轻人无法在动画制作工作中积累经验,原因是目前动画制作基本上都是依靠其他国家。据推测,现在日本动画的8~9成都是委托给中国和韩国等国家制作。

“其中的一个原因是需要制作的电视动画作品条数增加了,以及单季度作品(日本的电视、电台节目将一年分为4个播放季度,分别从一月、四月、七月、十月起算——译注)增加了。以前一个作品会持续播放1年,但是现在基本上都是3个月。每3个月一个档期,频繁更换新作品,结果导致作业效率低下。制作力量也被分散,只得依赖其他国家的劳动力来补充人手。”

“由于动画的单价很低,很多新手由于无法维持生活而辞掉了动画制作的工作。现在继续留在动画业界的人都是需要父母补贴家用的。估计应该有很多虽然能力很强,但是苦于没有来自父母的补贴而放弃动画制作的人吧。新手无法生活而离开动画业界,动画制作只能委托给其他国家,这种恶性循环会导致无法在日本培养出新生代动画制作者。”

“也有很多从高中、职业学校、大学毕业后,或走入社会后又投身动画制作的人,对他们来说最开始的2年至关重要。只要能够让他们通过动画获得维持生活的收入,应该可以培养出更多新人吧。”

国家级的年轻动画制作者培养机构

近期,在日本自民党的“酷日本战略推进委员会”、超党派的“MANGA·动画·游戏相关议员联盟”总会上,入江泰浩有机会对动画产业的现状进行了说明。

说明结束后,针对动画制作对海外劳动力的依存状况,有议员表示,跟其他产业一样,把能委托海外的部分委托出去不就好了么。深知这种认知的危险性的入江泰浩为了让议员们理解其中片面之处进行了如下解说:运用日本的优秀原画进行动画制作,韩国、中国培养出很多优秀的“动画制作者”,这就相当于日本在为其他国家培养动画制作者。而相反日本国内的年轻人没有机会运用优秀原画进行动画作业,所以学习的机会很少。长此以往,下一步就会变成原画也要依赖海外。到时,恐怕会变成顶着“日本动漫”的名头,日本人却没有参与绘画和制作过程的可悲境地。

具体来说,JAniCA所要求的扶助措施,包括在税务方面给予动画制作公司一定优惠政策、给动画制作者发放补助金或助学金等。2009年麻生太郎内阁执政时期提出的“国立媒体艺术综合中心构想”,曾被大众批判为“国营漫画咖啡厅”从而流产,如今重新被定义为“国家漫画中心构想”,再一次开始了议员立法可行性的讨论。入江泰浩表示,不能将其当作一个摆设,最理想的是让它成为年轻动画制作者可以在此学习各种技能(招聘讲师系统授课,学习摄影、动画剪辑、音响等其他部门工作的学习会等)的主要教育机关来运营。

动画制作工作室步入优胜劣汰的时代

动画片市场逐年扩大,制作一集动画片的费用却在20年前就已经到顶。入江泰浩指出,大家都明白增加制作费就可以减少作业第一线的压力,但同时都担心一旦自己要求提高制作费,制作的业务就会被其他工作室抢走,所以无法将这个要求说出口。

日本的大部分动画片都是由多个企业出资成立的“制作委员会”方式制作的。制作公司提出增加制作费要求后,即使委员会成员的5个公司中有1家批准,其他4家都不赞同的话,也无法增加费用。入江泰浩指出,“制作委员会”也会尽量避免出资比例一家独大的情况。这是一种风险均摊的体制,这种形式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最大的问题是制作现场的实际情况并没有上达。所以,制作公司应该更积极主动地说出意见。

目前,日本主要的制作公司大约有400家,它们之间也在进行着激烈的淘汰。《在这世界的角落》的制作公司MAPPA前不久开始招募新人,签约初期虽然只是临时的合同制员工,但以后可以升格为正式员工,因此可以说是“划时代”的好条件。

入江泰浩表示,像MAPPA这样提供好条件的制作公司可以集聚很多优秀的工作人员。而因袭一贯经营方式的公司和新成立的公司,即使能够拿到制作委托业务也会陷入到留不住员工的境地。可能会出现一些资历较老的制作公司会因为优秀制片人、编辑、绘画人员的流失而经营不下去吧。

打造一个让年轻人能够实现梦想的行业

对刚入行的动画制作者来说,维持生活是长期坚持这份工作的前提和基础。之后才能从眼下的工作中萌发更多的梦想和雄心:与自己崇拜的动画制作者、导演、角色设计人员等一起共事,继而制作出自己的原创作品。

入江泰浩正在筹备推出自己原创漫画《万圣节・睡衣》的动画版,他计划在首部原创作品的动画版制作中,将动画制作单价定为500日元。他说,希望年轻人能够瞄准一个目标去工作。而为了保证作为基本生活条件的收入水平,整个动画业界必须合力提高劳动待遇水平。

采访、撰文:nippon.com日本网 编辑部

翻译合作:客观日本

转载于日本网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