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归国行纪实】(三)新冠疫情下的路漫漫兮:隔离中享受外面的美食

2020年12月02日 人在东瀛

今天是回国隔离的第7天。这些天来,再没有比吃顿好饭更幸福的事情了。

回国的人可能有过这样的体验:刚回来的头几餐不管吃什么,都是口味超级的好,就像中了大奖似的,舌尖上都是满满的幸福感。

以前每次回国,总会有三五亲朋好友要为我洗尘,我就会挑其中最知道我口味的朋友请客,还提醒对方:这是给你机会呵,要做到让我这趟回国最值得记得的就是你。

可是这次回来不同了,最初的机会和以后14天的所有机会都交给外卖小哥了。

虽然常回国,我还从未点过外卖。或许是思想冥顽不化的缘故吧,总觉得这样做有些奢侈或矫情。一个大活人,出门走几步就遍地餐馆,怎么好意思跟个大少爷似的让人家送饭上门来呢。

这次倒好,逼得我非要坐享其成了。

title

隔离酒店提供的餐单

隔离酒店不强制供餐,房间桌上摆放着一纸菜单,客人可以用二维码自助点餐。我吃过几顿后,发现口味不对,价格还偏高。虽然饭店就开在酒店内,却要等30、40分钟后才送来,端上桌便是一付气息奄奄的样子。

中餐最讲究的是要现炒热吃,一凉掉就被视为残羹剩饭了。

有意思的是,桌上还有一张广州市天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印发的《温馨提示》:请注意食品的中心温度应该达到65摄氏度以上。

title

感觉酒店提供的外卖食品没能达到政府的要求,所以,我决定另辟蹊径了。

不好意思问人如何在网上点外卖,怕说出来显得太弱智,落后于时代,我只能自己悄悄摸索。

打开微信的“支付”功能,往下翻到“购物消费”一栏,我就轻而易举地发现了“美团外卖”的图标,点进去才发现用起来太简单了,简单得你都不好意思不会用。其实,我原本最担心的是里面弹出一大堆的外卖店,让我弄不清谁好谁坏,还要费劲去找离得最近的好店在哪里,结果发现都是瞎操心,小程序已经锁定你的所在位置了,首推的便是一个个“附近商家”,还让你按照“综合排序”、“销量”、“速度”等标准选择心仪的店。每个店都有人气打分,一下省掉了我这种挑剔食客的许多顾虑。

最让我称意的是,不论弹出的是哪家店的哪道菜,都可以看到这道菜当月下单的数量是多少。如果是一份月销好几千份的套餐,你就知道已经有无数“小白鼠”为你做过实验了,大可放心它的口味。

title

我是个信奉“无辣不成菜”的辣子党,这个要求在订餐时也很容易满足,一般带辣的菜都有一个“选规格”的标识,进去后可以看到辣分3档,任由选择。让我看得舌头都有辣辣的反应了。

微信付款下单时,我的所在地址也已经自动显示,只需我把酒店的房间号码输进去就完事了。而且只要你下过一次订单后,连房间号码都被记忆了,下次再下单时,省事到不好意思。

不一会,我的手机就响了,食品已被送到前台。因为我是“高危人群”,只能由酒店的“大白”(全副武装的医疗用防护服把全身遮住之意)代劳送到门外。这时候我会习惯地看表,一般都在30分钟之内就送到了。热食的温度也应该达到了政府部门温馨提示的标准吧。当然啦,“中心温度”是否有65摄氏度我没测过,反正我也从来没有动过念头,要去拨打那个“12345”的投诉电话。据说,外卖公司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哪怕迟到一分钟也会扣掉外卖小哥一笔不菲的薪酬。如果哪天看到外卖小哥蹲在路边吃着豪华大餐,你可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好奢侈——有可能是由于配送超时被客人拒收了的食品。

言归正传。我来展示一下这些天来自己都点了哪些“大餐”吧。

title

我发现外卖食品的包装和容器改进了许多。每个饭盒盖得严严实实,装着汤料的饭盒要打开都有些小费劲。里面的菜也是清清爽爽,显得美观和干净。

盒饭上还会夹上这样一张便签,“不仅仅是一份美食,更是一份爱与责任”。仔细一看上面还有“刮奖区”,店掌柜的电话,你不满意就可以投诉。

连筷子勺子的包装袋也开始卖萌了,上面写着:“吃我试试”。弄得我不免有点担心,该不会有哪位中文半吊子的外国人,把筷子也给吃掉了吧(笑)。

title

我开始慢慢适应酒店的隔离生活了。

忽然觉得我应该感谢政府给了一个被隔离的机会,使我能够静下心来,慢慢享受这些生活中的细支末节了。让我在一顿顿20~30多元钱的盒饭套餐中,品味到了时代的一点点小小的变迁。这些小发现又给一顿平淡的午餐,增添了一味暖心的开胃菜。

文/图片: 古沙
编辑修改: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