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型肺炎】外国劳动者和留学生也应支援,日本的共生社会目标受到考验

2020年05月08日 人在东瀛

新型冠状病毒给生活在日本的外国劳动者和留学生也带来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各地都在报道解雇和拒绝再入境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法务省出入国在留管理厅于4月17日发布了支援因解雇等失去工作的技能实习生再就业,允许其在日本最长继续居留1年的雇用支援政策。不过,特定非营利活动法人“移住连(Solidarity Network with Migrants Japan)”的鸟井一平代表理事于4月28日举行记者发布会,严厉批评了支援政策的不完善。新型冠状病毒正在考验日本政府是否真正把接收外国人才作为实现共生社会的目标。

title

“移住连”代表理事鸟井一在介绍新型冠状病毒对外国劳动者的影响

鸟井的记者发布会通过视频会议系统举行,鸟井的事务所、日本记者俱乐部的主持人、提前报名的日本记者俱乐部会员和新闻机构的记者利用个人电脑连线参加。鸟井介绍了中国技能实习生春节回国期间因国内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而收到日本接收单位的解雇通知的事例,他说:“(这名中国技能实习生)在我们的斡旋下得到了居家待命、保留资格的机会,但我想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鸟井还介绍了抵达日本机场时被接收企业通知立即回国,从而不得不自费回国的越南技能实习生的事例。据说还有被接收单位解雇并被要求搬出宿舍,但又无法回国的技能实习生。埼玉县越谷市的制造公司在向该公司一名中国女性技能实习生下达待命的指示后,又向其寄送了要求同意中断实习及退职的确认书。这名技能实习生之前曾临时返回中国,因为当地不是日本政府的限制访日地区,她于假期结束后返回日本时遭到了上述对待。另据报道,在北海道栗山町的蘑菇工厂工作的17名20~30多岁的越南技能实习生,在实习期满前没接到任何通知就被突然解雇了。

此外,鸟井还提醒应该注意在日本汽车相关企业工作的外国劳动者,以及在餐饮业打工的外国留学生因疫情失业而出现生活困难的情况。他列举了在2007~2008年的雷曼危机中从秘鲁和巴西赴日本工作的日裔外国劳动者因失业而不得不回国时拿到了一定补偿的案例,而此次支援和补偿措施就显得内容极其匮乏。

2015年联合国通过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提出了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鸟井坚持认为,在支援因新型冠状病毒而滞留日本的外国劳动者和留学生时,也应该贯彻“不落下任何一个人”的SDGs理念。

来自不同国家的外国劳动者详情

title

图片出自厚生劳动省《外国人雇用情况’报告》(截至2019年10月底)

厚生劳动省的《外国人雇用情况’报告》(截至2019年10月底)显示,截至2019年底,日本有165万名以上的外国劳动者。从国籍来看,最多的是中国(包括香港等地),为41万8,327人,占整体的25.2%。其次是越南,为40万1,326人(24.2%)。第三位以后依次为菲律宾17万9,685人(10.8%)、巴西13万5,455人(8.2%)、尼泊尔9万1,770人(5.5%)。引人关注的是,与上年同期相比,来自越南的外国劳动者在一年里增加了84,486人(增长26.7%)。

日本政府2018年制定了“外国人才接收与共生综合对策”,开始向积极接收外国人才,实现共生社会做出重大转型。新的外国人才接收政策的支柱之一是,以护理、建筑物清扫、锻造加工业、工业机械制造业、电气与电子信息相关产业、建筑、造船与船舶工业、汽车维修、航空、住宿、农业、渔业、饮料食品制造业和餐饮业14个领域为对象,对于从事需要一定技能(掌握相当程度的知识和经验)的工作,或者需要熟练技能的工作的外国人才,新设“特定技能”制度。简而言之,这种新的在留资格的目的是,在人才严重不足或者预计未来会出现人才不足的领域确保能立即投入工作的外国人才。

而拥有近40年历史的技能实习生制度的目的是,把在日本掌握的技能、技术和知识转移到实习生所在的发展中国家,协助各国培养肩负经济发展的人才。两种制度的目的截然不同。

不过,可以说以技能实习生的身份赴日的外国人,事实上是作为实际劳动力在各个领域支撑日本产业发展的。厚生劳动省的《外国人雇用情况’报告》(截至2019年10月底)中显示,截至2019年10月,日本的技能实习生数量为38万3,978人,占外国劳动者总数(165万8,804人)的23.1%。虽然低于“永住者”、“日本人的配偶”、“永住者的配偶”和“定住者”等“基于身份的在留资格”的53万1,781人(32.1%),但高于“教授”、“艺术”、“宗教”、“报道”、“高端专业岗位”、“经营·管理”、“法律·会计业务”、“医疗”、“研究”、“教育”、“护理”等“专业性和技术性领域的在留资格”的32万9,034人(19.8%)。留学生数量达31万8,278人,被算在“资格外活动”的37万2,894人(22.5%)中。

在来自中国(包括香港等地)的41万8,327名劳动者中,约20.8%的8万7,000人为技能实习生,留学生也高达8万4,000人。巴西和秘鲁的“基于身份的在留资格”比例分别为98.9%和99.1%,占绝大多数。菲律宾也高达69.7%。而越南的“技能实习”占48.3%,“资格外活动(留学)”占32.6%, 印度尼西亚的“技能实习”占63.3%,尼泊尔的“资格外活动(留学)”占49.3%。不同的国家,在日本充当劳动力的人群也大不相同。

title

不同在留资格的外国劳动者数量(图片出自厚生劳动省《外国人雇用情况’报告》(截至2019年10月底))

2019年4月开始的“特定技能”划入“专业性和技术性领域的在留资格”。截至10月底,共有520人作为“特定技能”外国人在日本就业。鸟井在记者发布会上展示的图中的数字比厚生劳动省的报告要新。截至2019年12月31日,特定技能外国人的数量为1,621人。不过,这个数字远远低于日本政府的期待值。厚生劳动省的“‘外国人雇用情况’的报告汇总(截至2019年10月底)”显示,与上年同期相比,技能实习生的数量在一年里增加了7万5,489人。另外,鸟井还提醒注意一点,即这1,621名特定技能外国人中有92.8%是经过技能实习后取得特定技能外国人资格的人。技能实习生取得特定技能资格在制度上是被允许的,因此这种行为本身并无不当。但鸟井认为,只有15人(7.2%)通过考试取得了特定技能资格,从特定技能制度的宗旨来看很不正常。

技能实习生制度的目的是,实习期结束后回国,利用实习掌握的技术和知识为祖国的经济发展做贡献。因此,逗留期限最长为3年。从技能实习生制度的目的来看,实习生应该在实习结束后立即回国,为本国的经济发展做贡献,以特别技能外国人的身份继续为日本工作本来就很奇怪。鸟井严厉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揭开了技能实习生和特别技能制度的这些伪装。

title

图片取自移住连代表理事鸟井一平的记者发布会资料

鸟井担任代表理事的“移住连”3月18日发布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流行的紧急呼吁”。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国内外报道了很多对移民和少数民族的歧视及排外言论,呼吁中对此表示强烈担心。认为需要跨越国境和民族的信任与团结,呼吁政府、新闻机构及市民保障移民和少数民族的人权、保护弱势群体以及准确公正地发布信息。

在此次的记者发布会上鸟井指出,日本没有为技能实习生和留学生等提供充分的支援和补偿,同时他还强调,日本是该认真思考如何实现共生社会的时候了。

日文:小岩井忠道(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链接】
日本记者俱乐部发布会报告“‘新型冠状病毒’冠状病毒灾难暴露移民社会实态和今后的课题(“移住连”代表理事鸟井一平)
记者发布会YouTube视频
移住连“【声明】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流行的紧急呼吁
法务省“关于接收特定技能外国人的操作要领
出入国在留管理厅“接收外国人才及实现共生社会的新举措
出入国在留管理厅“关于对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影响难以继续实习的技能实习生等的雇用维持支援
厚生劳动省“关于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
厚生劳动省“‘外国人雇用情况’的报告汇总(截至2019年10月底)

【相关报道】
2020年04月30日“【新型肺炎】上门护理制度恐将崩溃,居家照护员面临新冠病毒打击
2020年04月28日“【新型肺炎】日本看护协会会长呼吁社会正视护士面临的偏见与歧视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