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留是不留脱是不脱,日本男性的胡须与和平

2019年12月10日 文化历史

人是社会的产物。在群体里,人的个性被削弱,异质性被同质性所吞没。尤其是日本社会,更善于用集体主义相互约束、自我约束,努力让别人和自己都成为最大公约数。为此,一些在其他国家都不被重视的问题,在日本社会里就容易成为吸引眼球的问题,乃至官司。

2018年,大阪市营地铁的地铁司机因为没刮胡子,在当天的员工考核中得了一个差评。司机不服,遂联合几名工友把大阪市营地铁搞上了法庭,一场“胡子官司”由此拉开序幕。

留是不留脱是不脱,日本男性的胡须与和平

2019年上半年,大阪市地方法院公布审判结果:“蓄须属于个人自由,禁止员工蓄须是违法行为,需赔偿每名员工40余万日元。”这已经是近年来,日本的第二场“胡子官司”了。

2010年3月,在日本邮政事业会社神户支社工作的芝英机,被上司明确要求刮胡子,然而他不肯,结果员工考核得了一个差评,损失了7万5000多日元的奖金。芝先生提出起诉,要求公司赔偿160万日元。神户地方法院的审判结果是,蓄须不违反员工守则,责令公司赔偿芝先生37万5600日元。

这两场“胡子官司”可以说是给日本企业的反蓄须制度彻底扣上了一顶大帽子,反蓄须就是反人权。

胡须,这个看似没啥作用的可分割“毛发”,在日本历史上几经转折变迁,不同的时代制造出不同的麻烦。

自平安时代起,日本男性除僧人外,一般都会蓄须,到了战国时代,武士们更是喜欢用胡须的毛量来彰显武威和权势。然而进入江户时代,日本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有关胡须的明文规定。

德川家在大坂之役中灭了丰臣家后宣布“元和偃武”,这就意味着日本结束连年混战,步入和平时代,而曾经发挥军人作用的武士们只能被迫“下岗”,虽然名头上叫旗本和御家人,但大多数在本质上成为了无业游民。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通身的武艺无处效力,万丈雄心被压抑摧毁,难免不满不忿自暴自弃。很多落魄武士开始聚众赌博,甚至在深夜砍杀行人,为的是有机会拔刀练武。这种行径严重影响了江户治安。

作为压制手段, 1623年4月,德川幕府针对武士发布第一道禁令:不许留盖住下巴的胡须,不许梳奇怪的发型,不许身佩大刀等,如有违反,就关进大牢。

在这道禁令发布的22年后,1645年7月,德川幕府又发布了第二道禁令,对胡须的限制从下巴扩大到了整个脸部。不论是盖住整个嘴部的大髯,还是鼻子下面的口髭、又或者是两腮的颊髯,统统不许留。

到了1670年,第四代将军德川家纲再次出台“大胡子禁令”,要求除医生、神官、山中修行的僧侣、看相先生和60岁以上的隐居老人外,其余男性一律把胡须刮干净。

据说,自大胡子禁令颁布后,江户大名的肖像里,唯一能看出有点胡须的,是第十五代将军德川庆喜的生父德川齐昭。可见该禁令的影响之深远,有效期限之长久。

伴随着幕末开国,英法美荷四国纷纷来日。眼见着外国人从青年到老年,个个都是绅士帽、文明杖和精心修剪过的大胡子,日本人的观念也逐渐发生转变,胡须成为文明开化的一大象征。1873年,明仁天皇在外交活动里公开亮相,身着洋装,八字胡梳的是浓密黑亮,引起上流社会男士争相模仿。

留是不留脱是不脱,日本男性的胡须与和平

笔者同事,就留着帅帅的标志性胡须

1895年,刮胡刀问世,并迅速在美国普及。受美国电影的影响,大正末期和昭和初期的日本女性,都心仪梳油头且不留胡须的洋范儿男性,日本社会还流行起了一个新词叫mobo,意思是不留胡须的摩登男性。

好景不长,军国主义登场,一群以军人为首的胡须爱好家相继出现,以胡须来彰显武将权力与威严的战国时代思潮复兴。“陆上的乃木,海上的东乡”。东乡平八郎炯目高鼻下是经过严格修剪的坚硬胡须,其毛发至今被保存在江田岛的海上自卫队干部候补生学校里。“军神”乃木希典更有美髯公之誉。黑龙会创办人头山满拥有当世人皆羡慕的飘然白须,曾是日本百元纸币头像的板垣退助的巨大下八字胡,都给人留下了太深的印象。蓄须潮流的“复辟”,成为日本穷兵黩武的一大征兆。

曾在山县有朋内阁担任内务次官的松平正直,辞官后立即刮去了胡须,理由是“既然不做官吏,就没必要再留胡子。”可见胡须是与政治地位相等的一种“特权”。

上世纪60年代,日本国内的学生运动进入白热化,胡须又成为了反体制的象征,据说是因为年轻学生都喜欢模仿古巴革命武装力量的领导者切·格瓦拉。日本服饰评论家原圭一郎也在1966年指出,这是日本继战国、明治之后的第三次蓄须潮流。

这样的蓄须潮流,又一次加深了日本社会上对胡须的“偏见”。不蓄须的社会,是安定、和平、有秩序的,而蓄须的社会,则意味着强权、战争和无秩序。受这种“偏见”的影响,如今的日本政治家里也罕有人蓄须,因为这会对选举得票不利。现职的国会议员里,只有一名自卫队出身的佐藤正久,还一直留有标志性胡须,绰号就叫“胡子队长”。

近年来的日本,受韩流影响,小鲜肉当道,越是光洁嫩白的皮肤越受女性青睐,各大百货都设有男性护肤品、化妆品柜台,需求持续扩大。有经济条件的日本男性,也大多不排斥“斩草除根”,做个脸部的永久脱毛。据统计,日本男性美容院TBC在2017年为22万人次提供了胡须永久脱毛服务。

真是没想到,伴随着时代的推移、社会的发展,日本男性的胡须除了蓄和剃之外,居然还发展出了一个新选项——脱、全脱、永久性地脱!

希望日本能够维系永世和平,毕竟脱掉了的胡须,是再也长不出来了。

文图 庄舟
编辑修改 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