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新型肺炎】大阪大学等联合开发DNA疫苗,最快半年进入临床实验

2020年03月10日 生物医药

日本大阪大学创办的生物初创企业AnGes于3月5日宣布,将与大阪大学共同开发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DNA疫苗。目前已完成疫苗设计,宝生物公司(TaKaRa Bio)表示将协助完成DNA疫苗的开发和制造。团队计划经过动物实验等步骤,最快6个月后开始进入临床试验。全球目前都在积极开发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GSK)与拥有冠状病毒蛋白质候选疫苗(COVID-19 S-Trimer)的中国三叶草生物制药公司也达成了合作研究协议,正在准备进行大量生产等。

大阪大学与AnGes开发的是DNA疫苗,使用的是新冠病毒表面的刺突(S)蛋白编码基因。DNA疫苗通过接种编码目标病原体蛋白的环状DNA(质粒),使在体内产生病原体蛋白并诱导体液免疫和细胞介导免疫。所以,除了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外,还有望用于抑制重症化等治疗目的。与减毒疫苗不同,DNA疫苗特点是没有病原体。

与灭活病毒的减毒疫苗和基因重组的病毒蛋白疫苗相比,DNA疫苗的特点是能在短期间内确立制造流程。但是,到目前为止,虽然世界上还没有一款DNA病毒疫苗正式进入临床应用。

2020031000-1.jpg

出席记者发布会的大阪大学教授森下龙一(共同通信社)

此次,AnGes计划开发的是利用构成基因的脱氧核糖核酸(DNA)的DNA疫苗。通过注射精心设计能产生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结构蛋白的DNA,来诱导机体对这种蛋白质产生免疫反应。利用免疫反应产生的抗体,来排除感染的病毒。

普通疫苗是通过注射失去感染力的病毒或作为抗原的蛋白质来诱导免疫反应的,而DNA疫苗则相当于将蛋白质的设计图注入体内。DNA疫苗制造时不使用病毒,因此可以避开制造时的感染风险。另外,与使用蛋白质抗原的疫苗相比,其优势在于可短期内制造和供货,且制造成本较低。

森下教授在厚生劳动省和国立传染病研究所的协助下,获得COVID-19“S蛋白”的基因信息。据透露, DNA疫苗的设计现已完成,宝生物公司正着手进行制造。之后将先对动物注射,确认能否产生抗体。后面制造约需4周左右时间,然后通过动物实验确认有效性和安全性,森下教授表示“约6个月后开始进行临床试验”。同时表示:“由于是利用大肠杆菌制造,能在极短时间内供应。DNA疫苗非常适合此次这类紧急情况”,强调了疫苗的有用性。

有报告显示,针对S蛋白很难产生抗体。森下教授则对DNA疫苗抱有期待:“把通常为2次的注射次数增加到3次、4次的话,就有可能诱导抗体”。

那么,DNA疫苗的安全性又如何呢?AnGes的合作伙伴——美国Vical公司此前已针对很多传染病开发过DNA疫苗,有实施临床试验的经验。森下教授强调说:“迄今为止已经为1400多人注射过,尚未收到安全性有问题的报告”。Vical公司已于2019年被其他企业收购,因此未参加此次的项目。

关于人们关心的供货量问题,宝生物公司的董事兼专务执行董事峰野纯一表示:“目前尚处于利用小规模培养装置制造的阶段,不过听说已经能满足数百人的临床试验使用。2020年1月我们已开始正式启用新设施,可以保证相当数量的产量”。

不过,即使6个月后能开始进行临床试验,如果与普通疫苗流程相同的话,获得审批所需的时间可能要以年计。森下教授介绍说:“今后需要与各国监管机构探讨如何开展临床试验等。打算选择最佳的方法推进开发。”AnGes已开始与日本政府的官员等接触。

以前美国的初创企业等针对SARS和埃博拉病毒等传染病开发过疫苗。但很多疫苗还没开发完,疫情就已经平息,最终未能实现实用化。因此,很多大型制药企业等对开发疫苗都不甚积极。

另外,如果确认DNA疫苗在动物体内可以形成抗体,“还有望用于血清疗法,比如为马匹等接种DNA疫苗在其体内形成抗体,然后将含大量抗体的血清输入重症患者体内”。森下教授还建议与DNA疫苗同步开发血清制剂。

此次,AnGes和宝生物等企业虽然决定联合出手,但还缺乏资金支持等。如果疫情在开发完成之前就平息了,也可能走不到终点。

不过,即便如此,研究DNA疫苗的可能性也能为下一次的病毒大流行做准备。当然了,不仅是DNA疫苗,包括其他疫苗和治疗药物在内,针对传染病准备好各种武器都非常重要。就算是为了改变在基因检测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的局面,支援民间疫苗和治疗药物的研发也应该成为日本政府的重要职责。

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