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解读:大隅良典获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 独创性获高度评价

2016年10月13日 生物医药
解读:大隅良典获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  独创性获高度评价

面临京都奖授奖典礼(2012年11月,稲盛财团提供)

10月3日,诺贝尔基金会宣布将今年的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授予东京工业大学名誉教授大隅良典。获奖理由是发现了被称作"细胞自噬"现象的分子机制,揭示了其功能等,这些业绩受到高度评价。

细胞自噬是指为了适应营养环境等自行分解和自食蛋白质的现象。大隅先生发现使用酵母能够诱导细胞自噬。该发现为分析细胞自噬机制开辟了道路,在这之后,经过多位研究人员的研究,不断发现了细胞自噬的很多重要功能,如:通过防止异常蛋白质在神经上的积累从而避免神经细胞坏死,为了保持心脏的收缩力,伴随细胞自噬的代谢转换是必不可少的,等等。

日本人获得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是继去年大村智先生之后连续第二年,继1987年的利根川进先生,2012年的山中伸弥先生之后的第4人。单独一个人获奖是继利根川先生之后的第2人。在之前所有22个自然科学类获奖者(包括美国国籍2人)中,能够取得单独获奖这样巨大成就的,包括1949年获得物理学诺贝尔奖的汤川秀树先生在内也不过才是第3个人。

大隅先生的该业绩在2012年获得京都奖,在2015年获得加拿大盖德纳尔国际奖。此外,他还在2013年获得了国际信息服务提供商"汤森路透"每年发布的获得诺奖可能性较大的"引文桂冠奖"。

大隅先生于1945年生于福冈县。从东京大学教养学部基础科学科毕业后,先后做过东京大学教养学部副教授、基础生物学研究所教授、综合研究院大学生命科学研究科教授,从2009年起做东京工业大学特任教授、2014年开始成为该大学荣誉教授。基础生物学研究所名誉教授。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名誉教授。

据说居住在美国的利根川进先生在通过国际长途电话从日本的新闻机构那里得知获得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时说的第一句话是:"获奖人只有一个吗?"。这说明单独获奖意味着研究的独创性高出一筹。汤森路透在给大隅先生颁发引文桂冠奖时,也同时授予了东京大学大学院医学系研究科水岛升教授。水岛先生是大隅先生的合作研究人,可以说是师徒关系。从这个事实,我们也能看出,大隅先生开辟的新的研究领域中,也培养出了能与他的业绩比肩的研究人员。

与汤森路透同样认为大隅先生和水岛先生两人共同获奖也是合情合理的研究人员应该也是有的。但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还是对开创了这一研究领域的大隅先生的独创性做出了高度评价。

日本对研究能力的下降抱有危机意识

现在日本对研究能力的下降抱有很强的危机意识。因为在被其他研究人员引用论文数的国际比较中,日本的地位正在不断下降。近年在海外大学评级机构每年公布的大学排行中,日本的大学与其他亚洲大学相比评级不断下降。进入21世纪后诺贝尔奖获奖人辈出的情况今后是否能够持续,表示担忧的呼声很高。

据文部科学省科学技术与学术政策研究所每年实施的"有关科学技术状况的综合性意识调查",根据从2011年到15年的调查结果分析表明,对于分配给大学院系及各教师的基础研究经费减少、博士研究生素质下降等,在大学及公共研究机构出现的研究人才、研究环境、基础研究等研究活动基础受到威胁的危机意识正在不断增强。2011年至2015年,正与第4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2011年度至2015年度)时期相重合,这个时期重视对有限的研究开发资源进行选择与集中,以此解决重大课题。由于基础研究费减少,也是签订有任期合同的年轻研究人员增加的时期。

大隅先生在获奖决定发布后召开的记者会上就自己的研究说:"最初没有把握认为这会与癌以及延长寿命有关系","我只是想做别人不做的事情才开始了研究",他强调了进行不会马上出现成果的基础研究的重要性。能不能建立一个包括就业在内的环境,让年轻的教师与研究人员能够心怀长期目标,独立致力于研究?为了不使独创性的研究减少,能不能建立一套能够应对意外过程及结果的灵活的研究管理及评价体制?大隅先生获奖,将会给面临这些问题的日本在讨论这些课题时带来很大影响。

解读:大隅良典获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  独创性获高度评价

转载自东京工业大学官方网站

文/小岩井忠道 照片/东京工业大学

相关阅读

大隅良典荣获2016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日本第25位诺奖得主

大隅良典等3人获京都奖

相关连接

诺贝尔基金会新闻稿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