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座谈会】日本与亚太地区的科技合作展望(上)

2022年03月25日 宏观政策与科学奖
title

照片左起:角南笃、松尾泰树、松本洋一郎、白石隆

<与会者>

 松尾泰树:日本内阁府科学技术与创新推进事务局局长

 松本洋一郎:日本外务省外务大臣科技顾问(外务省参赞)

 白石隆: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亚太综合研究中心主任

<主持人>

 角南笃: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亚太综合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时间>

 2022年1月13日(周四)

<地点>

 霞山会馆

<前言>

当今全球的科学技术与创新所面临的世界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变,其中快速发展的亚太地区的动向对日本尤为重要。为在亚太地区构筑起支援日本科学技术合作的基础而于2021年4月设置的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亚太综合研究中心(APRC:Asia and Pacific Research Center)”也即将迎来成立一周年,在此之际,特举办了本次“亚太地区的科学技术与创新展望”主题座谈会。

<正文>

角南:亚太地区的国际合作至关重要
松尾:先端研究的实用化是日本的课题

角南(主持人):我是APRC的角南,担任今天座谈会的主持人,请多关照。APRC作为智库,以调查研究、门户网站传播信息、举办研究会等促进交流的活动为三大业务支柱,扩大和深化日本与亚太地区在科技领域的合作,为日本的创新奠定基础。

当今全球科学技术与创新所面临的世界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变,亚太地区的国际合作对日本的科学技术与创新也开始产生较大的影响。

所以想有请今天出席座谈会的各位,从日本应该拥有怎样的愿景开始畅谈。首先我们有请松尾先生。

松尾:“科学技术与创新推进事务局”对《科学技术基本法》进行了修订,将创新和人文以及社会科学纳入了科学技术的范畴,并于2021年4月启动了“第6期科学技术创新基本计划”。

由此,科学技术不仅仅只局限于过去的自然科学,还包括人文和社会科学在内的地缘政治学,这一点改变非常重要,在这种地缘政治学的变化当中,科学技术与创新成为了国家之间争夺霸权的核心。尤其是先进的基础研究及其成果的实用化更是成为国家的重要课题。另外,最近2年以新冠疫情为代表的传染病全球大流行、国际恐怖主义、网络攻击以及日益严重的大型自然灾害等仅凭一国之力无法应对的课题不断增加,跨国应对变得必不可少。

在这种情况下,占世界人口约60%、GDP约40%的亚太地区就变得非常重要了。在新的“第6期科学技术创新基本计划”中亚太地区也被定位为重要地区。此前日本是技术先进国,但现在亚太地区的科技实力有了大幅提升,今后如何平等地进行交往将成为重要课题。

松本:疫情大流行改变科技外交方针
白石:通过国际合作培养人才、促进人才环流很重要

角南:刚才松尾先生提到受新冠疫情影响,跨国合作将成为一大主题,而且添加了地缘政治学的视角,科技不仅仅是交流,还必须拥有战略性,与外交政策的联动也会变得重要,请问松本先生对此有何看法?

松本:正如您总结的那样,科技外交变得越来越重要,将其作为国际战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关于这个问题,在座的白石主任于2014年就在外务省成立了“关于科技外交推进形态的有志者恳谈会”并进行了讨论。讨论的结果是,要将科学技术作为解决全球课题和开展外交的工具灵活应用,要强化今后与外交重要性较高的伙伴国/地区以及新兴市场国家的合作关系,要在推进科技外交的同时积极支援日本企业进军海外等。另外,会议还指出了强化人才培养合作,推进新一代网络构建,以及通过民间交流让科技人才在外交活动中发挥作用的重要性。

进一步地从这个角度出发,还在外务省设置了外务大臣科技顾问一职,2020年由我接替了首任顾问岸辉雄先生(物质材料研究机构名誉理事长),虽然刚上任就爆发了新冠疫情,我们还是针对应如何转换科技外交方针进行了反复讨论。

例如,该如何思考科技与安全保障之间的联系?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题目,我认为光靠科技顾问无法给出答案,需要与各省厅合作,一体化推进。另外,在不久前举办的东京营养峰会上,还从地球健康(Planetary Health)的角度讨论了在食物系统转型中科学技术与创新应发挥的作用。此外还讨论了数字技术和人工智能(AI),必须朝着以数学为基础进行有效的数据收集和机器学习的方向努力的问题。另外,会议还讨论了正是因为具备优秀的科技实力才更应该推进科技外交,为此日本应该制定怎样的科技政策,应该重点发展哪个领域,如何夯实基础,以及思考如何才能有效地进行创新等问题。

讨论得出的结论是,说到底还是对人才的投资最为重要。日本存在一个人进入一个组织后一直待在那里的倾向,但放眼世界会发现,有为的人才会频繁地移动于各处。这种国际标准的人才流动是不可缺少的,为此,会议指出,建立促进人才环流的基地、赴海外开展国际联合研究和构建交流网络的重要性,以及提供吸引海外优秀人才赴日并留住他们的环境,是极为必要的,为增强日本的存在感以及为此而强化与相关国家和机构的合作至关重要。

角南:刚刚二位为我们展示了许多有意义的东西,下面请白石主任结合亚太地区的特点谈谈他的看法。

白石:文科省直辖的国立试验研究机构——科学技术与学术政策研究所(NISTEP)分析的2000年和2010年Top 10%论文分布图中,中国进步之快常引发话题,其实印度和巴西也在上升。估计到了2030年或2040年会发生更大的变化。

因此,我认为需要从稍微长远一点的角度来看待亚太地区的趋势。到了2040年代,日本的经济规模应该会在全球排名第四或第五的位置,与美国、中国和印度等的差距将会相当大。届时,日本该如何在全球以及亚太地区推进国际合作呢?我认为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一,就是松本先生提到的人才培养和人才环流非常重要。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其他国家政府的长期计划中经常提到这个问题。我们APRC在人才培养和人才交流领域也应该考虑哪些是能够相互协作的工作。

第二,与东南亚和印度的人们交谈后深切感受到的是,组合4G和5G构建通信系统和云端系统后,伴随着自动化的发展,能源领域正推进碳中和研究,不过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既不想依赖发达国家也不想依赖中国。那么他们想怎么做呢?他们认为从一个系统中取出各种模块,然后混合成新系统是理所当然的。这样一来,考虑到对科学研究的投资方法和与市场的距离,以及如何建造起自律的基础,如何思考市场和国家的不同作用,如何根据这种关系进行投资,他们都有许多考量并来咨询我们,较之于传授给他们经验,倒不如说是大家在共同学习该如何做,这对JST来说也有很大的意义。

松本:疫苗等基础研究需要留出冗余
角南:东南亚等对日本的研究寄予厚望

角南:几位提示了一些重要的课题。接下来请松本先生介绍一下,面向后疫情时代,日本都有哪些作用是被人们所探讨和期待的。

松本:目前跨党派议员正在讨论的是日本面临的科技危机问题,重振科学技术实力是一大主题。

在此次的新冠疫情中,虽然日本也有推进利用信使RNA制造疫苗的基础研究的研究人员,也有制造疫苗的某些行为,但最终未能快速制造出疫苗。

考虑到这种问题的风险管理,我们讨论认为,对于基础研究而言,为科研人员提供拥有冗余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参照OODA(Observe-Orient-Decide-Act:观察—调整—决策—行动)精神,疫苗研究需要按照情况对新的病毒也能快速、灵活地应对,构筑起当出现疫情大流行后能立即启动的系统。

另外,针对GX(绿色转型)我认为人类正面临危机。不仅日本,欧洲也发生了大规模的洪灾,美国则遭遇了强龙卷风造成的大范围破坏。大幅度的气候变化正在发生,亟需予以应对。为此,我们还讨论了将模拟并预测气候变化的研究作为国家的基础技术来推进的必要性。实际上,日本拥有可以准确进行气象预测的技术和资源。结合数据和模拟结果来改变参数对气象预测非常重要,日本拥有这类技术,这是日本的强项,今后也会继续强化,超越学术界与相关省厅的界限开展跨界合作很重要。(未完待续)

本文日文发表于《科学新闻》2022年3月25日刊
翻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