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的科技政策】(十)“选择与集中”得到的与失去的

2020年02月21日 宏观政策与科学奖

上接: 【日本的科技政策】(九)东日本大地震后的能源政策与科学技术

进入21世纪后的20年来,全球的科技创新趋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而且速度在不断加快,新一代数字化、最尖端领域的AI技术、生物技术及量子技术等都发展迅猛。这股潮流经过一段延时,于最近一两年开始涌入日本。随着被称为GAFA(谷歌、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的美国尖端企业的崛起,以及腾讯、阿里巴巴和华为等中国企业的跟进,如今全球的数字经济进入了被这“新七姊妹”控制的时代。她们“七姊妹”凭借雄厚的资金实力积极致力于基础研究,拥有大量优秀的技术人员。

2020年度科技预算案公开,5年26万亿日元目标难以实现

在面对这个事实的日本,曾经引领世界的大型机电企业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在国际上发表的前沿论文和研究内容无论质还是量,国际排名均显著下降。活跃在这个舞台上的年轻技术人员和企业家的数量也低于先进的欧美各国和快速崛起的中国,持续处于低迷状态。

2018年版的《科学技术白皮书》对论文和高被引论文数量进行了国际比较。从2003~2005年与2013~2015年的比较来看,日本整体的论文数量由第二位降至第四位,质量由第四位降至第九位,均被中国赶超。2019年版的白皮书也指出了同样的情况。另外,日本攻读博士课程的学生数量于2003年度达到顶峰后一直在持续减少。单位人口的博士学位取得者数量只有美国、英国、德国等的一半以下,而且在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的数量一直在减少。

文部科学省科学技术与学术政策研究所汇总比较了年度新增博士数量的数据。日本在2000年度为每100万人口127人,2016年度减至118人;而美国2000年度为141人,2015年度增至258人;韩国2000年度为131人,2017年度增至278人。据该研究所介绍,由于难以找到能发挥博士学位的工作,所以攻读博士的人不断减少。关于增加博士生数量面临的挑战,该研究所提到促进掌握专业知识的人才就业,以及扩充可以让博士专注于研究的资金支援两个问题。

基于这种现状,日本政府2018年6月制定了“综合创新战略”。该战略的核心内容包括:实施以改善经营为目标的大学改革、培养数十万的规模IT人才,以及奠定旨在利用各种数据的基础等。

为促进年轻人活跃程度,国立大学计划导入与任职时间无关,而是基于绩效的年薪制。此外还希望增加论文数量,把顶级大学中高被引论文的比例提高到12%以上。AI(人工智能)方面,为实现技术扩大,决定2025年之前达成年培养数十万IT人才的态势。另外,战略中还指出,要想推进技术创新,必须实现数据的跨领域应用,并提出了3年内建立数据联动基础的目标。

不过,这些目标真能实现吗?或者说这些目标本身的方向是正确的吗?日本的论文之前大多是国立大学发表的。但现在从这些国立大学身上感受不到活力。缺乏活力的原因与国家推出的“选择与集中”政策不无关系。日本2004年推进了国立大学法人化,结果是教员的人工费和可以自由支配的研究费等构成大学运营基础的补助金被削减。同时通过接受国家审查赢取的“竞争性资金”增加。补助金中也导入了竞争机制,让大学之间相互竞争,以期改善经营体制的性质。

各大学为应对严格的预算分配,减少了正式职位,抑制了新招人员的数量。据介绍,这种方法导致资金容易集中到在审查上占优势的东京大学等少数大学中,其他中等规模的国立大学则难以获得资金,从而导致研究经费不足,研究室难以维系等。

作为竞争性资金核心内容之一的“创新”研究经费分设了“环保IT设备” 等单独主题。研究对象、推进方式和预算用途都严格限制,而且要求频繁报告成果。因此旨在获得预算的琐事增加,占用了研究时间。

作为竞争政策的资金分配标准,日本政府要求大学设定详细的数值目标。由于财政困难,大学的经营应用了与企业相同的方法。从生产率的角度出发,重点支援符合政府判断标准的大学。这样能诞生需要立足长远的基础性研究成果吗?

产业界也需要具备提高基础研究等的技术实力的能力。由大企业与文部科学省的前高管等组成的技术同友会,出于对这种现状的危机感2016年提出建议。作为重点的“产业界应该进一步强化完善基础研究”,从各公司后来采取的措施看似乎并没有采纳该建议。

企业中虽然逐渐出现了立足中长期视角,聘用博士等掌握专业知识的研究人员的动向,但依然不及欧美企业。

进入21世纪后,日本终于也步入欧美各国之列,诞生了很多诺贝尔奖得主。这些获奖者一致对日本近年来的基础研究措施不足充满危机感。

2019年12月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旭化成公司名誉研究员吉野彰也有同样的危机感。身为企业人的诺奖得主吉野在很多场合都强调:“没有失败就绝对不会成功”、“对年轻研究人员来说,至少需要保证10年以上的研究时间,希望能打造一个按照自己的想法如愿开展研究的环境”等。

吉野于1980年代开启了“锂离子电池”相关开发的基础研究。吉野的成就虽然是三十几年前的研究,但从他在2019年获奖以及在颁奖式上介绍的内容等来看,他的研究正是当今流行技术。可见日本的科技研究应该面向未来。

锂离子电池如今是手机、个人电脑、数码相机和纯电动汽车等尖端技术的核心。由于体积小、重量轻、充电后可反复使用,而且蓄电量大,现在还被用作电车、飞机和人造卫星的电池。小行星探测器“隼鸟2号”及国际空间站也配备了锂离子电池。

吉野的获奖理由是锂离子电池对环境问题解决做出的巨大贡献。锂离子电池可以储存太阳能等自然能源产生的电力,有望在削减温室气体以及建设环境与经济保持平衡的可持续发展社会方面发挥核心作用。

在少子老龄化和经济持续低增长的情况下,政府和企业可能都陷入了难以采取果断行动的局面。对于能催生划时代技术的基础研究,从政府和民营企业身上都感受不到积极性。日本的科技地位最近20年持续走低。只有政府和民间分别认识到自己的职责,立足本职并敢于“冒险”才能让日本的科技走上复兴之路。

文: 泷川 进
翻译编辑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参考文献】(书籍名称均为暂译名,敬称略)
《科学技术的战后史》 中山茂著(岩波新书)
《技术官僚的政治参画》 大淀升一著(中公新书)
《日本的科学技术行政拉开帷幕》 大淀升一著
《你应该知道的科学技术基本法》 菊贤一著
《创新为何停止了》 山口荣一(Sakuma新书)
《如何将市民的声音引进科学技术政策》 若松征男(科学通讯丛书)
《天才与奇才的日本科学技术史》 后藤秀机(Minerva书房)
《科学技术现代史》 佐藤靖(中公新书)
《科学家也是人》 中村桂子(岩波新书)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