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另类’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2019年11月22日 日本企业

日本大学(学士/硕士)毕业生的就职活动(简称‘就活’)具有非常独特的体系和步骤,它能让很多年轻人通过就活思考类似于“自己是谁”和“为什么要工作”、“将来的目标是什么”的问题,但因需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更多的人却不得不为了得到一份就职内定(录用承诺协定)而使得大学生活的后半期成为一个过场,大学老师们也很无奈这样的现实。

硝烟弥漫的‘就活’战场

就职活动从大学3年级开始。书店求职攻略专柜摆放着各种指南书籍:填写履历表的技巧、面试举止的注意细节、着装仪表的讲究、集体面试时角色的扮演……,琳琅满目的书籍载满了为在角逐中脱颖而出的绝技妙招。把攻略内容烂熟于肚,标准的就活行头(套装、皮鞋、提包等)从头到脚包装一番,这些是求职者不能不做的准备。在企业说明会或面试会场看到的从装着到表情和姿势都标准化的学生是日本就职活动最典型的画面。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或许求职现实的严峻在哪个国家都相似,而日本的就活却被公认最为声势之浩大。它的起源追朔到1890年明治年代,为确保优秀的人力资源而形成的毕业生录取方式在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时期被模式化。这就是所有企业、公司同时开始争夺应届大学毕业生的筛选程序和公司内部人才培训体制的确立以及就活产业的成熟。

然而,日本经济泡沫破灭之后,企业内部人才培养能力的削弱和对毕业生应战能力要求的提高让筛选标准日趋严格;而信息化的发展让学生们的求职范围更加广泛。陆续发出几十个乃至上百个求职申请,奔波于大大小小的企业说明会还只是就活战役的前哨战。即使闯过多轮面试、成功进入理想公司的幸运者提起就活,都会有悲喜交加的感慨。多数人会用“疲惫不堪”形容历经数月乃至一年的艰辛;用“伤痕累累”概括一败涂地的战绩和自尊自信所受到的打击。

就职活动之所以如火如荼,还因为日本大小公司一年一次的录用新人对象主要锁定在应届(学士/硕士)毕业生。在灼热的竞争中,过了就职黄金期的往年毕业生之境遇可想而知,以至于很多应届生在没有准备好的状态下投入了求职浪潮。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企业连合说明会(照片出自日语维基百科)

得到一纸‘内定’的幸运者如释重负,但不少人真正开始工作后却发现自己并不适合曾历尽艰辛得来的岗位,三年内辞职而去的比例高达30%即使对顶级企业也不例外,留住年轻人成为企业头疼的问题。

此外,与竞争率几百倍的著名企业相反,知名度不高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和新兴创业公司的录用计划往往都有很大的缺口。求职者与求人企业之间不能有效匹配应该说是现行的就活模式难以适应时代变化而呈露的问题。尽管这些早已被人们认知,就职活动需要改革的呼声也持续了很久,每年就活战役依然如期展开。打破多年习惯对用人企业和以此为生的就活产业来说,变化不是容易的事情。

就职活动的异军突起

最近,有一个叫做“Career解放区”的中介机构开展的“另类人就职录用”活动引起人们的关注,一些新闻媒体包括NHK电视节目都报道过这个新生事物。

它的特点是求职者和企业方考官都不表明身份地进行交流,其过程没有企业说明会,没有面试,对服装、表情、发型以及偏执性的表达等都没有限制,全程2个月中数次讨论活动后求职者和企业双方互相选择。

这个机构倡导的方式完全打破了固有的就职活动模式,内容明了,要求简单,没有形式化的拘束,年轻人从网上、电视节目、亲朋好友的口碑中知道了这个活动。参加者有应届(学士/硕士)毕业生,更多的是已经毕业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参加就职活动的青年。他们中间不乏拥有东京大学、京都大学这些顶级大学(学士/硕士)学历的高材生,他们不愿意循规蹈矩,与其说有些自命不凡,倒不如说是还在人生的徘徊中寻找港湾,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对就活形式持排斥态度的‘另类’。

笔者参与并追踪了今年暑期在大阪的活动。

初次见面的説明会

“Career解放区”这项活动开始于2012年,不少年轻人对目前的求职活动产生疑问。这些学生绝不是不想工作,也不是不想努力,只是与“就活”的体制和文化格格不入,不愿附和盲从。他们没有参与或者在求职活动途中退出,“Career解放区”的发起人想为这些少数人的‘另类就活’提供求职服务而开始了尝试。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第一次活动为自我介绍

“Career解放区”的理事长纳富顺一介绍了开创这项活动的思考。

我们召集这些对社会体系持有疑念并认为就活形式荒唐的青年与企业接触,相信他们能以自己的感性和感觉为中轴俯瞰现有的制度和文化,并能把握自己对事物的判断。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找到青年与企业社会的新接触点。

令人惊讶的是,有许多公司愿意参与这个尝试。我们认为光面堂皇的企业说明会和充满猜测和试探的面试显得陈旧,清一色的西装套装如同求职者们穿上一副盔甲,以至于企业和学生之间彼此很难看清对方。我们的招聘过程始终为求职者和公司之间创造彼此以真实面貌接触的气氛,我们的目的就是提供时间和场所让求职者与公司人员能够充分地加深了解。

逐步深化的自我介绍

活动中借助一些极为简单的方法促使参与者之间敞开襟怀地分享彼此的价值观甚至偏见。

首先,每个人都在一张有9×9的方格里填写了81个有关自己的生活和人生的名词,随后几人一组轮流自我介绍,挑选格子里的词语讲述自己的故事。尽管初次见面,因为每个词句都必定有一段叙述,或是兴趣爱好,或是家人朋友,或是一段经历,或是一种观点,每一个人都不会有无话可说的尴尬,大家在轻松自然的气氛中呈现自我。同伴还可以对表格中感兴趣的词语提问,于是大家很快了解了彼此。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某位青年人填写的表格里有很多关于中国的关键词,他介绍说大学专业是中文,刚从西安的大学留学一年回来,讲述了一些去中国的感受和自己的变化。

自我介绍的形式逐步深化,参加者们分享各种人生经历,在讨论中也会对某种烦恼产生共鸣,在回答他人提问中加深对自己的理解。多数人表示从来没如此深层地直视过自己的内心世界,也从来没与他人分享过这样的话题。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第三次讨论会是企业HR以普通一员的身份加入到求职者的讨论之中。求职者不知道考官的背景和职位,大家都同样对抽签到的课题坦率谈论自己的见解。对诸如‘绝望’‘羞耻’‘死亡’‘好好活着需要怎样做’之类没有正确答案的课题,从发言者的话语中能够触摸到Ta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企业对有思想深度的年轻人的可能性充满期待。

讨论结束后考官的身份被公开,求职者和HR彼此感兴趣的话私下进一步接触沟通,求职者会被邀请到企业参观并更加深入地交流,如果彼此相互接纳,用人和求职匹配成功。

‘Career解放区’的影响在逐渐扩大——策划组织者的说明

来这里的年轻人多数有才能也有些偏执。如果他们能够被有效开发,就能够成为企业的中流砥柱。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必须与年轻人建立起强有力的信赖关系,让他们对企业的现在和未来所认知。我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招集到人才。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用LEGO表现自己:每个人用同样数目的LEGO搭建命题作品并进行说明——“我的特点”、“记忆深刻的老师”、“团队”——十人十色,没有完全相同的作品

活动最初是让年轻人通过与他人的对话觉察到自己在认识人和事方面存在很多误区。有深度的讲述和倾听让他们的感情得到释放,伙伴间迅速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接下来的交流是通过直插内心深处的试问让他们审视自己的人生目标并明确自己的理想。不论就职是否成功,走到这一步,他们的未来就会产生变化。

2019年仁科纪念奖授予超导领域和中微子观测 2019年仁科纪念奖授予超导领域和中微子观测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画出自己某种内在情感的岁月变化并讲述印象深刻的往事,每一个高低起伏的波澜式图形让年轻人咀嚼和回味成长的历程

活动最后,企业HR以普通人的身份与年轻人对话,每个人都对(任意抽签)某个哲学性问题的回答袒露自己的人生观。

企业参与者的感想

普通录用程序中需要通过书面审查和多次面试来层层揭开求职者的本来面目,而这里的形式是直率的对话,判断求职者的特性和素质在愉快的交流中快速完成。

这里的多数年轻人虽然有些锋芒,但也有着通常学生没有的闪光点。他们敏感并具有高度的时代敏锐,独立的意识执着于自己的信念。

日本 另类 年轻人的就职掠影

往年参加者的感想

A)开始我很怀疑发型和服装的自由以及不用提交履历书和不需要面试。但是一位IT公司总裁对我说:“我想在不进行面试的情况下录用新人,但希望你能跟我一起思考如何能把这件事情做成。”他的态度真诚而低调,我非常震惊。一直以来我从心理上反感就职活动,但越来越被总裁的人格所吸引。的确没有正儿八经的面试,只是被叫去一起吃饭,单独与他们交谈,由此我感觉希望能跟他们一起工作。在那之前,我对IT行业不感兴趣。

B)在大学我主修哲学,但是,我越学越觉得人生没有意义。最后,我没有参加任何就职活动,打算毕业后成为在线游戏的职业玩家。我在那里看到有些人醉生梦死一样地生活,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为了寻找工作,我在互联网搜索各种就活信息,感觉‘另类就活’是最靠谱的。活动中我没有接受过正规面试,也没有填写个人经历的履历书,只是与董事长和员工随意地聊过天。在我担心是否过于简单时收到录用通知,我真的很惊讶。

据介绍,该活动每次的成功率在30%左右。从2012年到现在,加盟的企业(没有大企业)在增加,这种就职活动渐渐在年轻人中传开,每年参加的人数也在增加。从东京萌芽的活动已经扩展到大阪和冲绳。实际上,就活市场的变异正在悄然进行,少数著名企业已经开始通年随时聘用;一些就职活动广告中也有了‘不用穿西装’‘不用填写履历表’的标语;大型就活会场中也有不少企业以简略的方式快速与求职者达成一致。

在日本劳动人口缺失等诸多社会问题中,‘Career解放区’的探索或许会成为诱发就活产业变异的基因。虽然这种活动在日本还只是小众,‘Career解放区’的创业者们以他们的远见和行动改变着目前日本就职活动的常识。

文/照片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