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的劳动方式,能改变吗?

2019年07月05日 日本经济

日本人的“劳动方式”迎来了重大转折。因为随着少子老龄化和人口减少日益加剧,人手不足变得越来越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依然不解决之前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日本社会和日本经济就无法继续正常运转下去,这些问题包括:(1)收入远远低于正式员工的非正式员工的增加;(2)如何消除正式员工长时间加班问题;(3)如何为已婚女性和老年人提供工作机会;(4)为弥补劳动力不足,应多大程度接收外国劳动人员等。

厚生劳动省专门开设了 劳动方式改革 特设网站

厚生劳动省专门开设了“劳动方式改革”特设网站

随着对这些问题关注的提高,日本政府和国会开始制定相关法律,并颁布了《劳动方式改革关联法》,已于2019年4月生效。

其中,长时间加班应该是日本从二战后的高速发展时期开始直到现在始终存在的问题。每月加班时间超过200个小时的“猛烈社员”成为普遍现象,还有很多人不堪忍受恶劣的工作环境而自杀,这些都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即使在经济进入低速增长时期的最近20年,这种被称为“日本病”的现象也一直没有消失。

此次的《劳动方式改革关联法》首次针对以前没有限制的加班设置了附带惩罚规则的加班时间上限。法案规定,普通员工的加班时间上限基本为每月45小时,每年360小时以内。针对特别繁忙的时期设置了特例,但每月的加班时间也不能超过100小时,2~6个月的平均加班时间要控制在80小时以内。违反该规定的企业和劳务负责人将受到罚款等处罚。2019年4月起主要以大企业为对象,中小企业从2020年4月开始适用。

不过,即使该规定得到执行,与被视为“过劳死警戒线”的每月100小时加班时间依然为同等水平,仍属于长时间加班,而这一警戒线则是认定劳动灾害的红线。除非今后进一步下调这个上限时间,否则可能就无法真正解决“过劳”的问题。

关于很难用完的带薪休假(年假),新法案把保证员工每年最少休5天年假视为企业的义务。年假本身就是劳动者的权利,无法休年假是存在问题的,但此前确实存在休不了年假的情况。随着法律生效,很多企业开始关注员工申请年假,不仅是大企业,据说中小企业也逐渐开始让员工休年假。

作为防止过劳死的对策,比较有效的方法是引进出勤间隔制度。该制度规定企业必须为员工提供一定的休息时间,即从前一天下班后到第二天上班前,中间要间隔一定的时间,比如11小时或12小时,新法案将其规定为了企业的“努力义务”。厚生劳动省的调查显示,截至目前引进该制度的企业仅占整体的2%左右。持续进行长时间加班的企业恐怕无法想出好的创意或开发出优秀的商品。缩短劳动时间进行高效率工作无论对员工还是对企业都有很大好处,劳资双方均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努力减少加班时间。

另外,针对人口减少和年轻劳动力减少等现实问题,日本还出现了为老年人和已婚女性提供劳动机会的动向。关于老年人,最近政府在未来投资会议上提出一项方针,把确保老年人工作到70岁作为企业的努力义务。好像计划在2020年的国会上提出相关法案并颁布。

现行法律规定,企业有义务让所有自愿工作的员工工作到65岁。具体来说,需要采取以下三种方式中的一种,1)不再设退休年龄、2)延长退休年龄、3)引进继续雇用制度。此次的政府议案把在维持现行制度(工作到65岁)的基础上,为70岁以下的老年人确保就业机会作为企业的努力义务。共给出了7个选项,除上述1)~3)外,还包括4)到其他企业再就业、5)为自由职业合同提供资金、6)支援创业、7)为个人的社会贡献活动提供资金,选择哪种方式由企业与劳动组合和本人讨论决定。

虽然准备了这些选项,但老年人之间的个体差异比较大,包括身体状况、工作热情和能力等。因此,还需要同时讨论如何对待不想工作或者无法继续工作的人,而不是一味地宣扬继续工作的合理性。如何才能让老年人拥有工作热情也是需要考虑的。企业还应该考虑为老年人提供合适的地位和职位,以便他们对晚辈进行指导或发挥以前积累的技能和经验。

近年来虽然女性进入社会工作的情况在增加,但与男性相比,从事的主要是非全日制或非正规就业等工资较低的工作。为了避免那些因结婚和育儿而暂时进入家庭的女性回归职场或者重新找工作时,受到不如男员工的对待,需要改变企业和社会的“常识”。企业的上司应该具备判断力,针对这些女性中的优秀员工,要摒弃性别歧视,一视同仁地对待。

关于外国劳动者,此前日本始终采取“原则上禁止接收单纯体力劳动者”的方针。不过,外国劳动者的数量最近几年在迅速增加。因为日本一直在“暗度陈仓”,通过技能实习生和资格外活动(留学生等)等方式默认了外国人来日工作。尤其是技能实习制度,用工方以技能实习的名义将实习生作为廉价劳动力使用。而且实习生无法换工作等,只能被迫在恶劣的劳动环境下工作,选择逃离这种环境非法就业的情况越来越多,已经成为社会问题。

此次推出的制度将设置“特定技能”在留资格,目的是扩大外国劳动者的接收。为应对人手不足,将把此前仅接收高级专业人才的方针扩大到单纯劳动力领域。计划以建筑和护理等14个行业为对象,5年内最多接收34万5千人。

不过,感觉这项制度在没有充分讨论好制度设计和内容的情况下就匆忙推出了,还存在很多疑问和担忧。该制度规定,外国劳动者的报酬要与从事相同工作的日本人为同等水平或更高等,也保障了其换工作的自由。就这一点而言比以前得到了改善,但这样一来,外国劳动者可能会集中到便利性较高的城市地区,无法解决地方人手不足的问题。另外,也没有建立让外国劳动者与接收地区和谐共处的机制,比如对外国人进行生活支援等。

日本社会还面临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如何帮助目前年龄为35岁~49岁、被称为“迷惘的一代”的群体寻找出路。这一代人毕业于1993年至2004年前后,在应届毕业生求人倍率非常低的时期步入社会。以团块二代(第二次婴儿潮出生的一代)为中心的约1700万人就属于迷惘的一代。这一时期还被称为就业冰河期,当时就业率非常低,很多人只找到了一份非正式的不稳定工作,靠低薪度日。日本政府的资料显示,在这一代人中,没有固定工作,长期靠打工等为生的自由职业者达到52万人,除此之外的其他非正规就业人数达到317万人。

这些人目前在社会上正属于精力充沛的时期,但因处于这种不稳定的状况,也变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他们本来属于消费旺盛的年龄层,包括孩子的教育费和购房等,但现在的支出却比上一代还低,阻碍了经济的增长。此外还出现了其他不良影响,比如虽然想生孩子但无力抚养,加速了人口减少。在战后立即出现的第一次婴儿潮(团块世代)以及由团块世代带来的第二次婴儿潮(团块二代)时期,人口出生数量达到高峰,但并没有出现被认为会由团块二代带来的战后第三次“婴儿潮(出生数量增加)”。可以说,不稳定的工作和低薪剥夺了人们养育新生命的能力也是人口减少的主要原因。

作为支援政策,日本政府将在未来3年集中进行支援,都道府县将制定与经济团体和业界团体合作的新框架,并设定实施计划和目标,以促进遭遇“就业冰河期”的人稳定就业并改善其待遇。具体来说,将委托民间企业实施教育培训,并在公共职业安置所(HELLO WORK)设置专门的窗口。预定支援这些人在短期内取得有利于就业的资格,并增加对企业的补助金。支援对象约为100万人,设定了3年内使正式员工增加30万人的目标。

到遭遇“就业冰河期”的一代人变成老年人的20~30年后,能为他们提供帮助的人数将大幅减少,不采取任何措施的话,护理和医疗领域将面临严重的人手不足。如果这种工作不稳定的情况今后继续下去,老了以后需要接受救济的人数肯定也会猛增。

“劳动方式”改革法案主要内容

*加班时间 引进附带惩罚规则的上限规定

加班上限原则上为“每月45小时,每年360小时”,特别繁忙的月份也“不能超过100小时(包括节假日加班)”,2~6个月的平均加班时间要控制在“每月80小时以内”。超过该规定的话,将面临6个月以下的刑罚或者30万日元以下的罚款。最初以大企业为对象,2020年4月开始适用于中小企业。

*带薪年假 规定为企业义务

员工享有每年休10天以上带薪年假的权利,且企业有义务让员工每年至少休5天以上年假。如果完不成,将被处以每人最高30万日元的罚款。

*出勤间隔制度 规定为企业的努力义务

把引进前一天下班后至第二天上班前必须确保一定休息时间的制度规定为企业的努力义务。

*引进高级专业制度

关于年收入在1075万日元以上的部分职业(金融商品开发及证券交易等5个行业),可以完全排除到劳动时间限制的对象之外。需要经过本人同意并通过劳资委员会的决议。而且要制定确保健康的措施,即“确保每年休息104天以上,每4周休息4天以上”。

*引进同工同酬制度

厚生劳动省制定了无论正式员工还是非正式员工均应享受同工同酬的方针。如果二者的待遇存在差别,就表示这种差别非常不合理。

*接收外国劳动者 《出入境管理法》修正案生效

利用新设置的在留资格“特定技能”,预计建筑和餐饮等14个人手不足的行业今后5年将最多接收约34万外国劳动者。

*确保老年人就业

建立任何年龄层都可以工作的环境并增加支持的企业。完善对维护就业环境的企业的支援。通过利用银发人才中心等,为当地的老年人确保符合需求的就业机会。为了让老年人安心接受再就业支援,将在公共职业安置所(HELLO WORK)实施关于重新规划职业生涯的支援和就业支援。

文: 泷川进
翻译・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