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北陆,满街可见“数字职人”

2019年11月01日 产业动态

“职人”这个日文单词翻译成汉语叫“工匠”或者“匠人”,是代表日本工匠精神的一个称谓。说到“职人”,我们马上会联想到白衣素帽的寿司师傅、裤脚紧束的建筑“飞人”、头巾讲究、神情拘谨的“偶人”师傅、长须飘然的篆刻师傅、抑或一丝不苟的“动漫”画师。“职人”作为一个整体,不仅给人一种洒脱、飘逸的形象,而且成为代表一个社会的工艺品质标签。我们对“日本造”的青睐,潜在地是由于对这些“职人”的欣赏或钦慕。从这个意义上说,“职人”是日本制造业的一种品牌,一种软实力。

随着生活水准的提高,人们越来越追求高品质与有个性的制品。“工匠精神”越来越受到崇尚,这也是日本的“职人”备受关注的原因。当传统的生产模式开始转向数字化时,职人们会如何应对呢?或许日本的“数字职人”会给我们一些启示。

面向日本海的富山县有个17万人口的高冈市,2017年开通了新干线。但是,因为过度投资而出现了严重的财政困难。高冈市自古以来以铸造为中心的传统工艺十分兴盛,占有日本铸造佛像约9成的生产份额,是日本最大的铸造地。

日本北陆,满街可见 数字职人

铸造铜器(高冈铜器协会官网

传统的铸造工序,从粘土和树脂的原型制作,到取型(用石膏、沙子等将制作物成型),再到供方的铸造研磨、雕刻、着色、加热颜色等装修工程,几乎都是手工制作。高冈市集结了许多家族经营的作坊,每个作坊只有数名员工,通过分工制作成品。以前,这些作坊主要制造的是放在壁龛里的人偶等“铸造的摆设”。泡沫经济时期,高冈铸造的高尔夫球比赛的奖杯等也曾风靡一时,但随着日本经济的衰退,“壁龛文化”也成为了过去的遗物。

在经济转型期,每个职人发挥专业技能,将自己的知识投入到产品中,从而创造出高级佛具、家具、旅游纪念品等高附加值的产品。现在,由年轻职人组成的制作集团“高冈匠人手作执行委员会”,积极挖掘新的需求,将动漫制作技术与铸造技术相结合,陆续推出了动漫片《天元突破红莲之眼》的五月人形头盔装饰等动漫人物的铸件作品,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日本北陆,满街可见 数字职人

高冈市介绍地区传统工艺和手工制作的官网

引进3D打印与VR(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技术以后,是不是就不需要铸造制作技术了? 高冈职人们的现身说法是:“3D打印铸型的强度不足,脱型困难,仍然需要传统铸造工艺的支持。以“哆啦A梦”为例,就是先用一个小样本做模型合格后,再制作较大的原型。结果发现做成等身大时,给人一种‘头重脚轻’的印象。所以需要在立像上对头部做各种手工调整”。

在数字时代,依然需要模拟技术。譬如,在金属表面表现独特的手感、彩色和加色的领域。通过改变环境光而改变铸造物表情的金属加工技术,就可以表现那种经过岁月沉淀的历史厚重感。高冈职人们将动漫和铸造相结合的尝试,是对整合数字技术与传统模拟技术的一种试验,这对复兴区域经济有一定的示范作用。

3D打印是深受数字职人欢迎的数字技术,应用在对传统工艺的改造,或者将二者结合开发新产品方面。石川县金泽市有一家叫做“雪花(secca)”的工艺作坊,在陶器原型制作与生产环节就引进了3D打印技术。通过使用3D计算机辅助设计,可以迅速设计各种模型,及时对使用材料作测试与验证,以及检验实际效果,从而大大地缩短了生产流程,生产出针对各个客户不同嗜好的“定制品”。

还有一家叫做“KISHU+”的纪州漆器商,以前一直生产漆碗。日式料理配这种食器,有一种浓厚的日本风情。这种传统工艺的生意一直很好,但是,近年来来自中国和东南亚的廉价品大举进入日本市场,迫使日本同行将目光转向欧美。KISHY+在巴黎做市场调查时,发现欧美和日本的饮食文化不同,因此,对漆器的主要产品木碗和餐具的需求很少。因为欧洲用餐使用叉和刀,木制底子和涂漆容易受伤。而且欧美人非常讲究“食品的安全”,对于“在器皿上涂抹涂料”这件事本身就有很强的抵触感。同时,欧洲对餐具的规格等也非常严格。考虑了这些要素之后,KISHU+决定大胆地向室内装饰转变。

日本北陆,满街可见 数字职人

KISHU+ 官网

KISHU+的职人将自己的目标定向为“尖端工艺”。他们将3D打印的数字技术与运用合成漆和树脂质地等最新技术融合,创造出了只有手工和机械才能完成的表达方式。

还有一家公司,干脆取名叫做“数字职人”。他们将制作网页、插图、二维动漫、漫画、电子书籍等工作一并归入“数字职人”名下,这或许昭示着这个职业的广阔前景。“数字职人”公司的客户有Yahoo Japan、“索尼数字”、BIGLOBE等象征数字经济的新兴企业。其官网上喊出的口号是“用模拟的心情做数字的工作”。这也许正是“数字职人”应具备的精神内涵。

日本北陆,满街可见 数字职人

“数字职人”公司官网

在日本大街小巷的作坊里,还有许多这样的“数字职人”。

供稿 戴维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