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野依良治的视点】(4)保障理工类研究生的生活权不被“超黑心企业”剥夺

2020年04月10日 高等教育

2016年11月18日

更多请看: “野依良治的视点”专辑

理工类研究生的薪资

研究生院不单单是教育机构,还是开展科学研究实践的场所。在科研活动中,除了科学家敏锐的灵感和一腔科研热忱之外,也离不开研究生们在提供专业技术支撑方面所做的贡献。最近,大学在自然科学领域开展的实验研究的主要形式是教授担当科研项目首席(Principal Investigator, PI)来制定计划,并将科研任务分派给数名博士后研究员(Postdoctoral Fellow)和研究生助理研究员(RA:Research Assistant Fellow)进行实验,然后教授总结实验结果进行分析和综合评价,最后形成论文发表出版。这里的实验人员往往也是第一个做出重要发现的发现者。

许多论文期刊会要求投稿的论文注明每一位作者在实验中所负责的任务。这种制度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普及。一般来说,作为劳动报酬(传统的学术体制很少用这个说法,希望读者作为一般性概念来理解),科研首席(PI)会从研究经费中拿出一部分费用支付给研究生助理研究员(RA)来充当他们的生活费(日本的行情约为每年200多万日元)。另外,那些没有参加研究,而是帮助教授指导本学科学生实验等的研究生也会作为教学助理(TA:Teaching Assistant Fellow)拿到相应的报酬。这些研究生同时也是受教育者,他们的学费一般也能通过申请无需偿还的给付型奖学金予以抵消。因此,在国外无论是哪国国籍,只要入学考试合格并获得奖学金资格,研究生们就能通过经济支援方式来专心攻读学位。无论国立、公立、私立的大学体制如何,这都是大部分国家的标准模式。

日本研究生院的现状相当于黑心企业?

反观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虽然一直强调科技立国,但对多数理工类的日本研究生来说日本的求学环境无疑属于最差的那类。科研助理(RA)或者教学助理(TA)中只有极少数人能拿到合理的报酬,大多数日本研究生都处于世界上少有的贫困环境中。日本教授掌握着学位授予权,这种以低薪剥削研究生劳动的门徒制度与“黑心企业”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外国人可能对这种不公平甚至是有违劳动法的做法可能无法理解。实际上,由于科学研究是科研首席(PI)和研究生的共同事业,如果科研首席无法持续获得研究经费,研究生们也不得不中断其研究。下面是一个很好的加拿大实际案例,为了解决这种科研经费断档问题,加拿大的科研首席(PI)需要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一部分来支付协助研究的研究生们。就申请直接研究费和人工费的科研经费而言,无论在哪个国家其竞争都非常激烈。因此,大学也应该采取适当的补助措施来保障优秀的科研首席(PI)和助理研究员(RA)的持续性的科学研究。日本的很多大学有关人士和行政官员应该都亲身经历过或者看过和听过外国的情况,他们为何要对日本研究生院的这种困顿局面保持沉默呢?

日本的博士研究生数量呈减少趋势

进一步而言,日本国立大学的研究生每年需要交纳54万日元左右的学费,然而大学提供的给付型奖学金(无需偿还型)的覆盖面并不大,这给研究生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经济压力,研究生们不得不利用宝贵的时间去打工以维持生计。因此,报考研究生院对那些最优秀的年轻人来说已经完全没有了吸引力。实际上,日本的研究生数量于2011年达到顶峰,之后一直在减少。日本每100万人口的研究生学位获得者数量从一开始就只有德国、英国和美国的40~50%。在主要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的博士学位获得者数量是呈减少趋势的。毫无疑问,其背后正是日本没有为研究生提供充分支援的体制问题。

文部科学省长期以来的懒政行为积重难返,这是近年来日本理工领域低迷不振的主要原因。在自然科学领域的15万研究生(博士生5万人,硕士生10万人)中,有相当数量的学生在从事科研助理(RA)和教学助理(TA)。假设政府每年为每人支付240万日元,其总额将达到3,600亿日元,如果再加上用来抵消学费的给付型奖学金,还需要约800多亿日元。这各金额要比日本学术振兴会目前提供的科研经费总额2,300亿日元高出很多。当然,我们不能将国家纵向科研经费当做唯一的经费来源,研究生院应该根据其自身特点充分发挥其个性化的经营方针,开展多样化的科研活动回馈社会,因此也必然需要实现资金来源的多样化,来强化其科研资金筹措能力。

再退一步而言,日本的薪资真实地反映出研究生的能力了吗?从现在的水平来看恐怕还不够。包括在促进国内人才流动、国外人才的回流方面,日本在引智工作方面还应该付出更大的努力。

title

东京大学农学部(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在获得国民理解的前提下,彻底改善现状

对研究生的经济支援离不开国民对现状的理解。在此基础上,对科研助理(RA)和教学助理(TA)提供科研教育方面的“劳动报酬(Fellowship)”,同时还需要为学业优异的学生提供“奖学金(Scholarship)”,两者需要分割开来并且双管齐下。后者具体来说就是大幅减免学费。我希望经济界不仅与学术界开展联合研究项目,还能为教育提供支援。

在国家财政和家庭预算都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日本终于就面向大学本科生提供给付型奖学金的问题展开了积极讨论,不过我们对于研究生的考量仍然很少。研究生院教育被认为“外部效果”微乎其微,但在当今这个全球激烈争夺人才的知识资本社会,以缺少外部效果为由而对“肩负未来的宝贵财富”不予重视将会酿成时代错误。培养优秀的研究生,主要受益者与其说是研究生本人,不如说是整个社会。作为维持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投资,我们需要从根本上改变现状,而不仅仅是小幅度的改善。

文:野依 良治(JST研究开发战略中心主任、200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翻译编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