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野依良治的视点】(3)研究生院才是科学技术的源泉(其一)

2020年01月27日 高等教育

2016年10月17日

更多请看:“野依良治的视点”专辑

在这个以科学技术为社会核心的知识资本时代,培养年轻的创造性人才是维系一国综合国力的根本。日本的教育制度为6-3-3-4-X制(小-初-高-大学本科-研究生院),增强研究生院的教育水平是科技立国成败的关键。正如小学要与初高中独立开来一样,研究生院也并不是大学本科教育的附属。虽然研究生院与本科教育有着种种联系,但需要明确的是研究生院是一个独立的教育研究主体。研究生院发挥着将6-3-3-4制教育与多样的且充满活力的现实社会连接起来的重要作用。设置本科的目的主要是提供通识教育以及文学、法学、经济学、理学、工学、农学、药学、医学等各个领域的基础教育,研究生院的教育科研需要与本科独立开来,开展领域融合型教育研究。研究生院应该根据全球的学术和科技动向开展深入的研究,另外,要培养真正的社会有用型核心人才,研究生院应该为研究生提供广泛的就业机会。换言之,这种就业机会不局限在学术界,还包括社会的各行各业。国家不能缺少人才,特别执行国家政策更是离不开有志有为的人才。因此,研究生院必须尽快从本科教育的附属中独立出来。

野依良治的视点(3)研究生院才是科学技术的源泉

东京大学安田讲堂(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我认为,教育财政支出不足并不是阻碍教育改革的真正原因。如果将时间指针拨回到日本财政收入充裕的时代,我们又认真思考研究生院的本质与使命问题了吗?在相关政策制定的时候,我们又多大程度认真地讨论过?我本人也经常向政府提意见,但都是终归是徒劳。所以最近愈发觉得对不住年轻的后辈们了。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日本的优秀学生会大量外流,那时候再亡羊补牢就为时已晚了。

试问教育行政和大学为何如此保守、为何如此背离社会趋势呢?很显然,汇聚最优秀年轻人的研究生院制度的建立,其影响不仅仅止于知识的传授,还关系到现经济发展、社会保障、国际合作和国家安全,实为关系国家存亡的大事。日本需要进一步完善培养专业人才的研究生院制度,应该根据研究生院的特点在毕业年限、学生与教员的属性、国际合作及产业界的合作方式等方面最大限度保持灵活性。新制度要超越目前的教育行政中以大学本科为中心的高等教育框架。其他部委也可以根据需要来设立研究生院,这种方式将更有利于优秀年轻科学家的培养。文部科学省依然在用上一个时代的思维方式在指导工作,试图要推进全领域同步发展。这种做法必然会造成教育财政负担加剧,最终将无法回避其行政职能的丧失。如果允许大学与民间企业积极开展合作,将有助于减少文部科学省等行政机构的财政经费压力。

即使在亚洲,日本也可以算得上是制度改革的后进国。全球影响力不断提高的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并不归韩国教育部管辖,而是依据《特别法》的规定由未来创造科学部指导。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的成功得益于优秀的制度设计以及起用多名在美国有着丰富的科研管理经验的院长。这里的毕业生中创业人才辈出,在产业界也是大展身手。中国的多数大学归国务院教育部管理,但是多所“交通大学”以前隶属于交通部。各个部委的这种根据自身的人才培养需求设立并运营的方式,其有益影响一直延续至今。除此之外,中国科学院旗下科研院所都设有研究生院;新加坡和香港也有灵活的做法。话题转到美国,大型航空器发动机制造和深海资源钻探等大规模工程技术被誉为工业皇冠上的明珠,但是这些专业的研究生院却面临着缺少大型实验设备的窘境,美国产业界对此深感忧虑。从大学的角度出发,如果各个大学都以研究基础条件薄弱为由将所有业务实用型的研究都交给企业来做,那么一国的国家人才培养将难有持续性。核技术人才培养就是典型案例。社会需要多样化人才,因此研究生院的教育科研内容的设计也不可千篇一律。

没有富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就没有日本的未来,所以必须要有能使年轻人茁壮成长的环境与制度。研究生院存在的意义不仅于学生个人的成长,它还是肩负着公共人才培养机构的社会重任,这已成为世界各国的共识。从研究生院里走出的年轻人们,在5~10年后将会成为社会发展的推动力。但一直以来,日本的行政管理和大学运营考虑的都是如何为教员谋方便,而轻视了对学生教育的支撑。例如减免学费、完善给付型(无需偿还)奖学金制度、支付研究和教育助理的酬劳、为学生提供充足的实验教育经费等。教育行政的长期的不作为和逃避责任的行为,以及大学内部人员极度欠缺的危机意识,是导致日本的研究生院教育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目前,日本的高等教育公共财政支出在世界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居于最低水平(GDP中的占比为0.8%),然而国民对此却并不知情。若想达到OECD各国的平均水平(1.4%),日本政府则每年需增加3万亿日元的财政支出,但为何这个问题一直得到解决呢?除了制定明确的方案,在国民的支持下引进“教育目的税”之外应该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了。 

文:野依 良治(JST研究开发战略中心主任、200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翻译编辑: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