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谈谈日本人的“互惠性规则”

2020年03月30日 产学研合作

现在日本已经不再使用“一亿总中流意识”这个词。我最近经常怀念靠人们之间的“互助”关系支撑社会发展的昭和时代。

title

电车发生事故时大家排队退票(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在那个时代,白天出门家中从不会上锁,小孩子经常被邻居家的爷爷奶奶训斥,有时也会从他们那里得到零食。邻里之间懂得分享,现在想来非常令人怀念。

我小时候住在茅草屋里,饿了就去鸡舍捡鸡蛋吃,秋天则到山上去捡栗子和满满一大袋木通果食用。我至今依然会想起母亲说她上街买东西时想买一颗煮鸡蛋吃但最终没舍得的事。生活虽然贫困,但母亲依然竭尽全力爱着她的孩子们。

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产、学、官各自的差距不断扩大,“互惠性规则”的丧失,使人与人之间正逐渐失去“信任”和“羁绊”。企业的差距、地方政府的差距、大学的差距、研究领域的差距、研究人员之间的差距,某种“过度的能力主义和失控的资本主义”构成了各种“差距”的漩涡。

对于负责产学官合作的人来说,“信任”和“互助精神”至关重要。在日本发生那场巨大的灾难时,日本的“互助”文化精神,出乎意料地被全世界惊叹和称赞。

拓展和维持人际交往有时需要能量,需要热情。

“梦想”让人平静,“希望”与人力量,“愿望”变成行动。希望人们能有更多的机会谈论“梦想、希望和愿望”。

日文原文

文: 山本外茂男
(北陆先端科学技术大学院大学 产学官合作本部 地区合作推进主任、知识产权部门主任、教授)

原载自《产学研合作月刊》2020年3月号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翻译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