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上)

2020年02月06日 产学研合作

随着种类多样的日本产品畅销世界,“日本制造”和“匠人精神”不仅是人们认识和评价日本产品的代名词,也是日本向全世界展示日本制造品质的品牌。高度职业技能人才培养与产品研发技术的水准共同构成了优秀品牌所必须的两大支柱。半个多世纪以来,日本全国范围的职业技能竞赛活动的蓬勃展开,为各个产业培养高级技能人才增加了土壤肥力,日本团队在世界技能大赛中的长期卓越表现也见证了日本职业技能的领先状态。

世界技能大赛中的日本和中国

世界技能大赛是由来自技能组织各成员国的22岁(个别职业25岁)以下年轻技能者参加的职业技能赛事。作为全球各国青年技术人才比拼的赛场,其世界地位、规模和影响力都是最大的。

大赛共设置结构与建筑技术、制造与工程技术、信息与通信技术、创意艺术与时尚、社会与个人服务、运输与物流等六大类50多个比赛项目。各路年轻技工同台博弈,选手们技能操作的速度、精确度、熟练度以及解决问题的应变能力等都会在比赛中得到检验。作为各国年轻人切磋技艺、增进友谊的平台,现今每两年一次的赛事不仅促进了青年技能劳动者职业技能的提升,也为推广职业技能概念和推动全球年轻人学习职业技能的热情做出了贡献。

日本1962年首次参加世界技能大赛(第11届,西班牙),以5枚金牌一跃成为大赛金牌总数第二高的国家。从1963年起,日本参照世界大赛的模式,每年举办一次国内的全国技能奥林匹克大会(全国技能比赛)。它除了是日本国内最高技能的竞赛之外,偶数年的比赛也是选拔参加世界技能选手的赛事。在1963年的世界大赛(第12届,爱尔兰)上,第二次参赛的日本以10枚金牌跃居第一,之后,日本一直是世界技能大赛的佼佼者。2007年,日本第3次作为东道主成功举办了第39届世界技能大赛,并以总数第一的16枚金牌展现了日本在技能领域的长期优势。

2010年,中国加入世界技能组织,在2015年第三次参加世界技能大赛(第43届,巴西)上,以5枚金牌与日本并列第三。而在2017年(第44届、阿联酋)和2019年(第45届、俄罗斯)的两届大赛中,中国均以遥遥领先的金牌数霸居第一,日本的金牌总数已经不能与中国比肩。这个结果也反映出了世界经济和制造产业格局的变化。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其技能水平和经济实力都有了巨大的提升。2021年,中国将在上海首次承办世界技能大赛。

随着中国和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的快速进步,已经从制造大国转型的日本也开始意识到培养优秀选手和强化训练问题的迫切性。

技能大赛推动职业技能体系的完善

世界技能大赛的成绩被公认为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出一个国家制造技能的发展水平。中国的金牌数量体现了中国的崛起,但少于中国的金牌数并不表明日本的技术能力已落后于中国。首先我们应该注意到参赛选手是23岁以下的年轻人。即使是金牌获得者,要真正成为该领域名副其实的名师巨匠后续还需要多年实践的磨练。奖获只是表明他们站在了通往匠人之路的起跑线上。中国正在加强“高、精、尖”技术领域的高技能人才培养,也在努力提高民众对制造技能的认同和重视。

全国技能比赛在日本从1963年开始举办,已经有将近60年的历史。由于政府和企业对技能人才培养的重视,企业的专业培训体系和激励制度、职业教育领域的技工培养体系、国家标准的技能评定体制等都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和完善,均衡的技能人才队伍是让日本社会和经济发展拥有底气的实力基础。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全国技能比赛的贵重金属加工赛场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技能全国比赛的木制磨具赛场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技能全国比赛的管道/制冷赛场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全国技能比赛的电工赛场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全国技能比赛的机械制图赛场

每年的全国技能比赛轮换在不同地区举办,通过中央职业发展协会与各地共同举办,来提高全国技能比赛在不同地区的影响和渗透力。比赛项目既体现与世界大赛接轨,也注重提高国内行业技能水平。除了决出技能优胜者外,让举办比赛地区的年轻人有机会近距离观摩高水平技能,提高民众对技能的重要性和需求的认识,营造出尊重劳动技能的社会氛围。这些都是技能大会希望产生的社会效果。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技能全国比赛的花艺赛场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全国技能比赛的贵重金属装饰品加工赛场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全国技能比赛的木工赛场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努力,在全国技能比赛的影响和带动下,读职业学校、走技能成才之路的技能理念和技能文化渗透到了日本的国民意识当中。根据自己的特长和能力规化人生定位,做一名职业技能者成为很多年轻人引以为豪的人生选择。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全国技能比赛的和服赛场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全国技能比赛的西服赛场

国家技能级别考试

日本1959年对非学术性熟练工种建立了技能级别考试体制,诸如铁匠、木工、泥瓦匠、建筑装修、烹饪、刻章、裱画、裁缝、花艺等。根据国家考试制度,可以按照一定的标准检验工人的技能,并授予国家认定的证书。考试内容逐年充实,截至2018年4月,已针对111个职业实施了这类技能考试。通过技能考试,合格者将获得厚生劳动大臣(特级,一级,单一等级)或县知事(二级,三级)名义的合格证书,从而具有技能士的等级称号。

该制度的目的是提高公众对技能的认知,同时提高蓝领群体的技能和地位。很多企业机关也鼓励工人通过考试来提高劳动技能。持有某种技能证书,就能在工作和待遇上获得相应的优待。

笔者曾经采访过名古屋丰田汽车学校,该校所有教师都是一级技能士。学生们对在知识和技术两方面都炉火纯青的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校方也凭借这一点强调该校技能培养的实力。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丰田名古屋汽车大学校的教学现场

日本很多传统手工作坊,比如很多榻榻米制作店、日式点心店、面条制造厂等都是祖业传承下来的小规模生产实体,它们的传人也会通过技能考试获得相应级别的技能士称号。高挂在墙上的最高级别国家资格证书让客人会对店主产生敬意和信赖。这些个人经营的传统产业凭着独门技术和货真价实的国家资格在机械化和规模化生产的社会缝隙中顽强地延续着‘高手在民间’的传奇。

技能大奖赛

除了上述以年轻人为对象的全国技能奥林匹克大会之外,日本还有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全国技能大奖赛。它没有年龄限制,但要求参赛者必须拥有国家一级技能证书。实际上,它是日本全国高级技能师的比武擂台。该比赛由日本厚生劳动省、中央职业能力开发协会和日本技能士联合会共同举办,比赛的获胜者将分别获得总理奖、厚生劳动大臣奖等奖励。此项赛事的目的是不断提升特级、一级和单级技能士的专业水准,通过获奖和表彰改善他们的地位,提倡全社会尊重和关注劳动技能。

截至2019年,该项比赛已经举办了30届。比赛除了全国技能奥林匹克大会的同类项目之外,还增加了国家技能级别考试包含的项目。因此这个赛事更具有日本传统产业和文化的特色,以及与时俱进的色彩,诸如染色校正、和服、茅草屋顶、榻榻米、玻璃施工、印章雕刻、裱画、涂料广告美术、背胶粘贴广告美术等。

在名古屋市一家制作棉被有150年历史的家族式企业,第五代店主写下了自己的故事:“七年前,我辞去拿固定薪水的工作,继承了制作棉被的家业。那时我设定了自己的目标。一、考过‘寝具’技能二级。二、在爱知县技能比赛中取得冠军并获得爱知知事奖。三、考过‘寝具’技能一级。四、获得技能大奖赛的总冠军,成为日本第一。这是我的计划,也是必须要实现的目标。在7年的时间里,这些目标一个一个地实现了。去年,我考过技能一级,终于参加了今年的技能大奖赛”。

“虽然在家父的指导下我每天都在学习制作棉被的技能,只有7年经验的我并没有在高手林立的大赛中摘取全国第一奖牌的自信。但是家父说,“你每天在制作工作中一丝不苟,我也不曾允许你过有任何马虎和松懈。可以说,每天的工作都是大赛的练习。你是选手中练习得最多的人,那些经验就是你的自信。你一定能成功!”

“结果,我如愿以偿地获得了综合成绩第一的好成绩,成为寝具业界从业年限最短的获奖者。能与21年前得到同样奖项的父亲比肩,我为自己继承了家业感到庆幸和自豪。”

“得到日本第一的荣誉并不是我的终极目标,而是我必须实现的目标。它让我站在了起跑线上, 因此,真正的角逐从这里开始。”

同为一级技能士的父子二人又都摘下了全国技能大奖赛的金牌,同时还都拥有总理奖和大臣奖的奖牌。他们手工做出的棉被深受客人喜爱,缝制的被子也获得过许多奖项。每床棉被都是根据客人要求定做,对于质量他们从不会有任何妥协。由于一天可以生产的棉被数量仅为3到4床,现在下单要排到3年以后……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日本技能大奖赛的被褥赛场

日本培养“匠人”的国家举措——通过技能大赛培养高度职业技能人才

第30届技能大奖赛的金牌和总理大臣奖牌

技能大奖赛是角逐日本行业技能第一的舞台。参赛者无论是初试锋芒的年轻人还是在行业驰骋多年的老将,对职业的热爱和对技能的执着是他们的共同特点。此外,每年还会诞生一些国家级别的“现代名工”和地方级别的“地区名工”。

“现代名工”是1967年建立的卓越技工表彰制度,是对那些技能杰出并被认定为某种技能首创者的认可。这个制度对活跃于技能领域的工匠和立志于技能领域的年轻工人具有竖立奋斗目标的意义,也能激发各地在技能领域对下一代培养的注重,确保优秀技能后继有人。

除了全国性的职业技能比赛之外,许多著名生产企业也在企业内部开展职业技能比赛。比如日本某跨国企业每年就举办技能大赛,来自该企业分布全世界生产基地的各国选手云集一堂。有几年的时间,金牌几乎被来自中国的选手垄断;若干年后,越南选手成为金牌总数第一;再过若干年,冠军主要集中到了东欧的小国家……。金牌数反映了发展中国家对职业技能的重视和技能水平的提高,其变化趋势展现了原本制造后进国家的努力成果,同时也体现了日本企业文化和技术为投资国带来的影响。

总而言之,日本长期的技能大赛活动和技能认定奖励制度对高度技能和工匠精神的传承以及营造全社会崇尚技能型劳动的氛围都起到了建设性推动作用。

文/照片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编辑修改 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