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启动全球关注的研发项目,日本大力推进真正的创新

2020年01月15日 产学研合作

日本虽然有很多诺贝尔奖得主,但缺乏催生创新的成果。针对近年来日本国内日益高涨的这种危机意识,日本政府全面启动了两项旨在复兴科技立国的新制度。即“登月型研发事业”和“创发性研究支援事业”。前者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尽管有很多困难,但一旦实现将对未来的产业和社会产生巨大冲击,并致力于改变未来社会体系。后者的目的是为年轻有为的研究人员提供独立的研究环境和研究资金。2019年12月13日在内阁会议上通过的2019年度补充预算为“登月型研发事业”追投150亿日元,为“创发性研究支援事业”追投550亿日元预算。将从新年年初开始筛选具体的支援课题和研究人员等。

“登月型研发事业”立足于对之前的反省,即此前提出的创造创新的国家项目未取得足够的成果,也没有充分开展国际合作。另外,在此期间,欧美和中国以遥遥领先于日本的投资规模强力推进了具有挑战性的研究开发,对这种现状的危机意识也促进了新国家项目的启动。在2018年6月14日举行的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议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专家议员、国立研究开发法人物质材料研究开发机构理事长桥本和仁提出了具体方案,同年12月20日的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上确定了基本思路。主要目标是复兴,以科技立国成为受世界尊敬和信赖的日本。

桥本在提出登月型研发的必要性时,介绍了美国和EU(欧盟)推进的充满雄心和挑战的研发示例,以及推进“中国制造2025”等创新政策,及用量子加密技术的通信卫星“墨子号”等取得成功的中国的挑战性研发示例。据说量子加密技术已实现绝对不会被窃听的通信等。“登月型研发事业”除此次的补充预算外,还获得了2018年度追投的1,000亿日元补充预算,以及2019年度的20亿日元预算。

启动全球关注的研发项目,日本大力推进真正的创新

决定启动“登月型研发制度”的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全体会议(2018年12月20日,首相官邸)=图片出自首相官邸网站

列举25个研发示例

关于“登月型研发事业”的骨架制定,由综合科学技术创新会议的专家议员、三菱化学控股公司董事会长兼公益社团法人经济同友会代表干事小林喜光担任主席的“登月型研发制度相关愿景会议”自2019年3月以来已经进行了4次讨论。会议首先提出了旨在制定业务目标的基本思路,包括“明确了解目的和紧迫性”、“虽然困难,但实现的话有望对未来的产业和社会产生巨大冲击”、“能与众多国民和海外共享价值观”、“很多国民可以明确想象技术开拓未来的可能性”等。以此为基础,还采纳了普通公众的提案,最终整理出了三个具体的目标领域和各领域的研发主题草案。

这三个领域分别是,“通过彻底创新引领少子老龄化时代”、“在恢复地球环境的同时发展城市文明”、“通过科学和技术开拓新领域”。另外,还为这三个领域分别提出几个“应该作为目标的未来蓝图”。例如“开拓少子老龄化时代”提出了“实现‘人人都可追梦的社会’”、“实现‘能健康活到100岁,充分享受人生的社会’”,以及“通过完全无人化实现产业创新”等。

另外,作为实现这些未来蓝图的任务目标,还提出了更具体的研发示例,例如“2050年之前实现电子人技术(人类扩展技术)”等,并对其进行了详细的介绍。电子人技术是结合机器人与生体组织的技术,通过弥补随着衰老而下降的视听觉功能以及认知和运动能力等,任何人都可以随时扩展所需的能力,打破自己的能力极限。三个领域合计列举了25项具体的研发示例。预计年初将开始从这些方案中筛选几项率先启动的研究课题。

启动全球关注的研发项目,日本大力推进真正的创新

在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政策研究院主办的研讨会上发言的物质材料研究开发机构理事长桥本和仁(左起第3人,其右边是日本学术会议前会长黑川清)

2019年12月27日,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的政策研究院主办了研讨会“日本科技失速的原因与复活的药方——面向日本的未来重新制定科技政策——”。很多参与或曾经参与科技政策制定的现役或前行政官及研究人员以主持人或小组讨论参与者的身份登台,坦率发表了意见。在登月型研发事业中发挥主导作用的物质材料研究开发机构理事长桥本和仁也以小组讨论参与者的身份登台,并再三强调:“欢迎对科技政策提出批评和建议,重要的是无论怎样先去做认为好的事情”,这番发言受到关注。桥本表示:“日本受资金限制”,强调了日本不同于美国、EU和中国,由于受财政限制,并不是只要单纯要求增加预算,科技预算就能增加。

为年轻研究人员提供机会

“创发性研究支援事业”的启动受到了“登月型研发事业”相关讨论的推动。在“登月型研发制度相关愿景会议”的讨论中,专家委员提出了以下意见:“需要向不限目标的创发性研究投入与登月型研发为同等数额以上的资金”。专家委员认为,在推进登月型研发的同时,还需要开展不设置特定的课题和短期目标,基于具有挑战性的全新创新构想的多样化研究。

“创发性研究支援事业”有望大大改善长期以来一直被诟病的年轻研究人员支援制度不完善的情况。支援对象以35岁至45岁的年轻研究人员为中心,合计将支援700~1,000人。每年提供1,500~3,000万日元的研究经费支援,最长提供10年。资金分配机构将对研究人员的资质和独创性以及大学等研究人员所属机构的研究支援政策进行审查,然后确定支援对象。除了针对支援对象的研究经费外,作为间接经费,还会向研究人员所属的机构支付维护支援对象的研究环境所需的最低限度经费。该项目期待脱离现有的竞争性资金框架,基于充满雄心的全新构想开展创发性研究。

在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政策研究院主办的研讨会“日本科技失速的原因与复活的药方——面向日本的未来重新制定科技政策——”上,以小组讨论参与者身份登台的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黑川清(日本学术会议前会长)反复强调了自己长期以来坚持的主张:“日本大学存在的一大问题是,助理教授(助教)不像美国那样是独立的”。对在教授下面设置副教授和助教的体制阻碍年轻助教独立开展研究的现状进行了批判。也可以说,这番发言对通过550亿日元的补充预算启动的“创发性研究支援事业”间接给予了肯定。

缩小与海外之间的差距仍然存在障碍

为实现“登月型研发事业”的另一个重要支柱——“汇聚国内外研究人员的智慧”,科学技术政策担当省(当时)的平井卓也及文部科学大臣(当时)柴山昌彦等人于2019年5月至6月访问欧美,与EU(欧盟)和美国就推进研究合作达成协议。另外,还于12月17~18日在东京都内举行了“登月国际研讨会”。除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能源部科学办公室主任、国家科学基金会国际科学工程部长,以及欧盟委员会科研创新总司副司长等海外政府官员外,在民间积极开展研发事业的美国X公司(原Coogle X)CEO和XPRIZE财团CEO等也发表了主题演讲等,由此可见日本的新尝试受到了高度关注。

另一方面,在本次会议上,这些海外与会者的发言还让人感觉到,“登月型研发事业”很难轻易取得预期的成果。推进自动驾驶等创新项目的X公司CEO阿斯特罗·泰勒(Astro Teller)在视频致辞中就登月型研发项目的难度发表了以下观点。

“放眼世界,这是一定要解决的巨大课题,要想解决它,需要取得某种突破。这种登月型研发项目我们大多都会失败。因为如果肯花钱就能成功,早就已经有人做了。重要的是要有多个团队同时推进项目。以100个团队的规模开始,第二年剩下30~40个,第三年剩下20个,要通过这种方式有效利用资金。一开始就想在3~5年内找到解决对策肯定会失败。”

启动全球关注的研发项目,日本大力推进真正的创新

在“登月国际研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的XPRIZE财团CEO阿努什·安萨里

XPRIZE财团的CEO阿努什·安萨里(Anousheh Ansari)也发表了同样的意见。该财团是民间首个组织载人弹道飞行和月球着陆器开发等竞赛的非营利组织。安萨里介绍说:“首先从发表的论文中选出约150个项目使其参加竞赛,用3~5年时间缩减至10~15个。从这个阶段开始出资,着手推进原型制作”。

广泛提供挑战的机会,并设想大量失败。日本的登月型研发事业能否采取这种做法似乎也备受海外关注。

日文:小岩井忠道(JST客观日本编辑部)
中文:JST客观日本编辑部翻译编辑

【相关链接】
财务省“2019年度补充预算概要”
日本内阁府“创设登月型研发制度”
登月型研发制度相关愿景会议“关于登月型研发制度的未来蓝图以及实现蓝图的宏伟目标”
研讨会“日本科技失速的原因与复活的药方——面向日本的未来重新制定科技政策——”

【相关报道】
2019年11月28日“科睿唯安:中国的高被引科学家数量上升至第二位,日本未进前十”
2019年11月18日“日本开始制定第6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专家对现状忧心重重”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