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出灾区重建的脚步(下)

抗灾与防灾 2011年08月23日

这里,再回顾一下震灾后人们为救灾及重建家园奋斗过的历程。4月13日,罹灾的仙台机场的航班恢复运营;4月29日,从东京至青森的东北新干线,全线恢复运营。

4月14日,日本总理菅直人在东日本大震灾复兴规划会议上致辞。

4月14日,日本总理菅直人在东日本大震灾复兴规划会议上致辞。

基础设施、企业生产也已逐步恢复。在这次震灾中,汽车、半导体、液晶显示器等工厂也受到了严重损害。但是,根据一项以全日本规模的55家大型制造业为对象的调查(日本经济产业省),灾区生产基地(55家公司共70个生产基地)的60%已经恢复生产,其余的最迟至夏季也将恢复。4月16日,满载出口汽车的货轮从仙台港起航。这些汽车来自灾区大型汽车公司的生产线,象征着作为生产基地的日本东北地区迈出了复兴重建的第一步。

另一方面,受地震、海啸灾害影响的旅游景区也在逐步修复,接待游客的准备工作也已经就绪。其中之一是日本著名的宫城县松岛,松岛海湾漂浮着大小260座岛屿,是一爿风光秀丽的旅游胜地。海啸也袭击了松岛,商业街和道路都被淹没,但由于岛屿的缓冲作用,受害程度相对较小。畅游松岛的观光船、水族馆、礼品店等在4月下旬已恢复营业。另外,日本东北地区著名的夏季传统节日“仙台七夕祭”,今年也一度考虑停办,最后决定与往年同样,于8月6~8日举行。

在灾后重建工作中,政府为了“在给灾民带来希望和勇气的同时,尽快制定出使日本全体国民认可、重振富裕美满日本的复兴重建构想”,成立了由有识之士组成的“东日本大震灾复兴规划会议”(防卫大学校长五百旗头真任议长),并于4月14日在首相官邸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岩手、宫城、福岛3县的知事、城市规划专家也出席了会议。建筑家安腾忠雄和东大教授御厨贵任副议长。

会议上,五百旗头议长提出了“描绘未来日本的希望蓝图”等5项基本方针。基本方针的内容为:“在安全安心的基础上,能够实现清洁能源社会、老龄化社会福利的城市建设为目标,引进新时代先进模式,并能够成为日本全国水准的东西。”另外,还明确提出了一些重建设想,如“在高地上建设住宅、学校、医院等,港口、渔业的基地要建5层以上的建筑物,利用灾区的砖石瓦块建造可以避难的山岗公园”等。另一方面,在“全民性支援与参与不可或缺”的基本方针中,增加捐款、发行债券、创设灾后重建税等支援项目,并表明了“取消对举办活动及休闲消费的限制,积极参加各地举办的传统节日、集会活动,提高日本社会活力,强化支援灾区力度”的想法。

在5月29日的会议中,五百旗头议长汇总了迄今为止提出来的主要意见,并作为“中期整理”公开发表。五百旗头议长在会议一开始,就“中期整理”强调说:“虽然只不过是罗列了各种论点,但也算是一个里程碑。”在这个基础上总结出“地区重建”、“经济社会重建”“核电站事故的灾害措施”等5个论点。另外,在会议后的记者招待会上,五百旗头议长表明了“放宽在灾区的土地利用管理、活用特区管理制度,即,设立税金、金融的特例”方针。另外,汲取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教训“以福岛县为主,把东北地区建成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基地的议题上,达成了一致意见。”但是,围绕确保资金来源的赠税议题,有赞成和反对两种意见。

在复兴规划会议上还决定,今后将通过反复讨论,尽快提出第一期倡议。

核电站事故的现状与核电站的未来

就像很多媒体已经报道的那样,在这次大地震及地震引起的海啸中,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遭受了毁灭性损害。这里再概述一下受灾的原委。

地震发生后不久,运转中的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的3座核反应堆、东京电力福岛第二核电站的4座核反应堆、东北电力女川核电站(宫城县)的3座核反应堆、日本核能发电东海第二核电站(茨城县)的1座核反应堆共计11座全部自动停机。当时,受损的状况是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站内送电线路的一座铁塔倒塌,发电站内的用电设备也遭受灾害。虽然立刻启动了紧急备用柴油发电机,但由于随即而来的海啸把燃料桶冲走了,安装在地下的发电机也因被海水淹没引发故障,致使发电站丧失了所有电源,因此无法冷却核反应堆和核燃料池内使用后的核废料。地震发生的第二天,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的1号机组厂房发生氢气爆炸,厂房被摧毁。紧接着,3号机组厂房、4号机组厂房也发生氢气爆炸。核反应堆内产生的氢气是因为地震后核反应堆冷却装置发生了故障,因为核燃料一直发热并保持高温状态,包裹燃料棒的锆金属和由锆金属制成的压力容器内的水发生锆水反应产生了大量氢气。

4月29日,往返于东京和新青森的东北新干线全线恢复通车。

4月29日,往返于东京和新青森的东北新干线全线恢复通车。

之后的事态更趋于恶化,由于通风口(核反应堆的核燃料容器释放高压蒸汽)、氢气爆炸、压力控制池爆炸、冷却水泄漏等,大量放射性物质被排放到大气、土壤、蓄水池、海水及地下水中。

为了使核反应堆恢复稳定状态,自卫队及消防队采取紧急措施,奋力抢救。例如,通过队员们在发生氢气爆炸的机房附近的喷水作业,核反应堆的危险状况得到了基本控制。但是,政府监督核能安全机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在4月12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声明:“表示事件、事故严重性的国际原子能事件评估标准(INES)的暂定评估由当初的5级提高到7级”。7级的核事故是自1986年苏联发生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以来的第二例(也有人认为,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相比,这次的程度要轻得多)。日本政府根据国际放射线防护委员会(ICRP)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紧急遭受核能辐射时的放射线防护基准值(一年20~100微西弗),将事故发生后一年间的放射累计总量值有可能达到20微西弗的地区设为“计划避难区域”。另外,发出了以福岛第一核电站为圆心,半径在20公里以内的区域进行避难的指示,区域内的居民已经开始避难。(这些区域以外的地区,包括东京在内,放射线水平都维持在对人体没有影响的水平。实际上,东京的放射线量与海外很多主要城市相比也是比较低的。)

在这种状况下,菅直人首相担任总部部长的核灾害对策总部,于5月17日公布了“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处理、检查工作日程表”。据此,第一阶段(以7月中旬为期限),确实减少放射线的排放量;第二阶段(一阶段结束后的3~6个月左右),控制放射性物质的排放,大幅度减少放射线的排放量。为了达成这一目标,政府已经实施“引进监视机房内部的机器人、调拨了运送使用后的核废料浮驳(大型人工浮体构造物)”等对策。另一方面,菅直人首相要求,位于东海地震的震源断层正上方的静冈县御前崎市、中部电力所属的滨冈核电站,在防潮大堤工程等中长期抗震措施完成之前全面停止运转。按照这个要求,中部电力在5月14日停止了滨冈核电站的所有核反应堆的运转。

5月26日、27日,在法国维多尔召开的G8峰会上,菅直人首相对来自各国的援助表示感谢后,表示要把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作为世界的教训全面公布相关信息。另外,菅直人首相还在有关核安全的讨论会上提出倡议:为了把国际社会的核安全提高到最高水平,(1)促进IAEA安全方针的强化和利用;(2)扩充IAEA安全评估团;(3)强化事故发生时的国际支援体制;(4)强化政府安全部门之间的合作;(5)强化核安全的相关条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