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的震灾寄语(二)

抗灾与防灾 2011年07月06日

本来我想详细写写我在日本的灿烂阳光的日子,但是3月11日之后我要详细回忆我所经历的东日本大震灾――这辈子第一次的地震经历。

3月11日下午,我正在专心致志地做着实验镀着膜,旁边一个韩国同学和一个日本同学在做Raman和DTA。突然灯晃,仪器晃,我也晃,怎么回事呢?过了几秒钟,我突然察觉出来这就是地震,我们三个人互视了一眼,日本同学忍不住大喊一声“快逃”!我们立刻往外面冲。跑出去后,大地仍然在晃,站不稳,远处的高楼左右摇摆。大家都跑出来了,有人聊着天,还挺热闹。我当时的想的只是日本的建筑真结实。后来想想有点后怕,幸亏是一楼,幸亏日本房子结实。过了几分钟,大家都以为没事了,陆陆续续回到办公室,我们几个也回去接着做实验。发现热分析曲线在发生地震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强峰,看来地震强度不小啊。回到办公室,刚想接水喝,突然墨西哥哥们儿大喊又震了,我抱着杯子跟着就往外冲。后来又连续发生余震,一晃我就喊,一晃我和墨西哥同学就张望。日本同学不理我,只是冲我笑笑,该干嘛干嘛,后来我也在不断的余震中该干嘛干嘛了。

晚上回家的时候,地铁仍然停运,满大街都是回家的日本人,黑压压地一大片。那天晚上我们都不敢睡觉,因为预报会有强烈余震。于是大家玩了一晚上扑克,也震了一晚上。这一夜真是难熬,只要一震我们就盯着挂钟,只要晃动超过30秒我们就往外冲……

地震之后几天,电视上、网络上各种有关大地震的信息铺天盖地,从屏幕上看到海啸的破坏力要远远超多地震,车子、房子跟下饺子似地全被冲走了,无情的大火吞噬了整个街区。真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核电站又来闹事。福岛第一核电站的1-4号机争先恐后地升温啊、爆炸啊、冒烟啊……尽管听不懂日文,但能看到屏幕上的官房长官高枝野大叔满头大汗,偶尔出现的菅首相,马上就要哭出来似的,看来日本遇到了极大的危机。

趁这两天周末,出去大采购,去了好几个超市,也没买到一桶大瓶装的饮用水。很多超市都空架了,看来日本民众都在囤积食物和饮用水应对危机。周一去了实验室,日本人也都来了,正常工作,只是不允许做实验了。早上经过东大校园地标型的大银杏树时,发现旁边的树开满了樱花,上面还蹲着一只绿鸟,不停地吃着花。下午回宿舍的时候,那鸟还在树上吃着花,但是腰围大了一圈。

余震晃得我们已经分不清是地在晃,还是自己在晃了。其实余震不可怕,谣言才可怕。特别是中国人多的地方,越容易恐慌。我们一伙儿人里有地震专业的及有核能专业的,两位专家觉得势头不妙,于是我们决定3月15日下午逃离东京。两位不愧是专家,逃离的当日东京辐射值最高。我们走之前原本200多人的宿舍里,只剩30来人了。我们一路西行,刚经过静冈,静冈就发生了6级强烈地震,地震追着我们跑啊。到了名古屋已经晚上11点多了。第二天,我们去逛了名古屋城和大须商业街,又拜了拜大须观音,祈求日本早日度过灾难,祖国风调雨顺。

晚上,另外两个师兄跟我们汇合,我们六人商讨下一步方案。有人决定暂时不回国,留在关西看形势。我们几个迫于爸妈压力,如果能买到便宜的机票就回去。我们早上6点出发乘坐新干线到大阪关西国际机场。幸运地抢到了当天飞广州的机票,感谢我同学,感谢淘宝,让我终于逃窜回国。到广州之后,没有飞北京的机票了,我只能坐大巴先到深圳。回到祖国,还真是踏实了,没想到,国内闹盐荒,竟然闹出有人吃盐吃死的笑话。真想拿个大喇叭对着全国人民喊,吃盐不能防辐射,何况核泄漏对我国没有影响,大家要淡定,冷静对待谣言。接下来在深圳三日游,多亏邓爷爷在这里画了个圈,让小渔村变成了如今的国际化大都市。3月22日回到北京。

日本的自然灾害严重,建立了处理危机的高效机制。并不需要国家指导规定该如何去做,而是民众自发的行为。例如,震灾当天,7-11超市免费提供食物和饮水,可用skype免费打电话等等。网上疯传的日本人震后排队打电话之类的照片绝对是良好国民素质的真实写照。中国应该学习日本,提高对于灾害的预警以及事后处理的方法。回国之后每天都关注日本核泄漏危机。虽然日本政府第一时间解救危险中的民众,但是在处理核危机的问题上,显然让全世界人民失望了。隐瞒不报、数据乌龙、回答记者问题的时候,答案永远只有“不知道”三个字,这使日本民众都对自己的政府失去了信心。我们中国政府应该从这次震后日本政府的处理方式上学习经验并吸取教训,最重要的是让十几亿百姓相信在遇到危机的时候中国政府会来解决的。

震后第三天,满树的樱花开得无忧无虑。

日本人的国民素质没得说,民族的凝聚力真的很强大。灾难面前无国籍,人就是小小的生命体,渺小的瞬间就会灰飞烟灭。我们要向日本人民学习,当遇到危机的时候,定要冷静分析,解决问题。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神马都是浮云,抓紧时间,及时行乐,及时行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