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北地方太平洋冲地震之生活日记

抗灾与防灾 2011年03月29日

对于日本民众以及有几年日本生活经历的留学生来讲,地震其实已经不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感觉就如同北京人对于沙尘暴一样的熟悉。但是数日前的311日本东北地方太平洋冲地震,相信给太多人留下了太深刻的回忆,这其中也包括我——一个在日中国留学生。在此,把地震后的生活点滴记录下来,借以回忆地震后的日子,并纪念那些在地震中逝去的生命。

地震发生后的当天晚上,我步行5个多小时从品川车站回到学校,首先遇到了隔壁研究室的一个日本老师。我用着生硬的日语和他交流,而他用着流利的英语告诉我,研究室被严重损坏了但是他和同学们都很幸运的逃了出来,今天是回不了家了,只能呆在学校的避难所过夜。至此,我才真正意识到对于位于16楼的我们的研究室来讲,真真切切的经历了一次灾难。我没有太多选择,一口气爬到了16楼,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个人,但是还好,电子锁还可以打开。我使劲推开了被书架等挡着的门,然后身手矫健的跨过了一米多的桌子取出钥匙等物品,便逃一样的离开。等回到后乐寮后,看到很多同学聚在一起讨论着关于这次地震的情况,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劫后余生的神情。也许确实是这样的,在日本的我们经历了这样一次大地震,所以我们是不幸的,但是历经劫难但我们依然坚强的活着,却也许是最幸运的。

凌乱而散落一地的书籍

地震发生后的两天是周末,我被告知出于安全考虑,这两天可以在宿舍休息不用去学校。但是相信对于住在后乐寮的学生来讲,其实谁也没有休息好,因为接连不断的余震总是在时不时的侵扰着我们的生活。以至于后来,疲惫的我们遇到4~5级的余震时,再也没人慌张的跑出去了,我们渐渐的适应了这种震后的生活。但是,通讯依然不是很顺畅,电话很难打出去,交通也是不太方便,所以我选择在宿舍呆着看电视,关注着最新的消息。同时,寮里的老师也提醒我们要准备些和食物,用于预备突发状况。

3月14日星期一,天气很好,我像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去学校,还刻意带了照相机随身。与地震当天晚上拥挤的道路相比,只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几个车辆和为数不多的行人,这里没有一点点经历过灾难的感觉。学校依然很安静,学生很少,但是一楼的学院办公室很多老师在正常的办公。但是进入研究室以后,那种近乎被摧毁的景象却让我觉得很难忘——书籍散落一地,抽屉被甩了出去,打印机也自转了一周胡乱的倾斜着。我和随后赶来的同学以及导师花了一个上午才把研究室基本清理干净。记得在整理导师的书籍时,导师说这是他进研究室三十多年以来,第一次这么彻底的收拾书籍。他接着说,希望这也是最后一次吧,听着这个慈祥的日本老人略带伤感的谈话,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地震后的研究室

其实从地震后的第二天开始,我们就在不断的储备食物和水,以防备后面的余震。但是3月15号我们才真正意识到真正的威胁不是余震,而是福岛核电站的核辐射!当然上午11点我们接到通知,随后的一周由于节电和建筑安全检查等原因,电梯停开,这也意味着我们新的短暂休息的开始。同时坏消息不断传来——隔离区域扩展到20km,同时东京也开始检测到少量核辐射!下午我回到宿舍,发现很多同学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国,我当时还暗暗发笑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但是经过与几个同学打了电话才知道,当然上午东京检测到核辐射以后,后乐寮的学生开始大批的离开东京,而且当时东京和大阪回国的机票已经售罄。此时我才意识到,形势已经非常严峻。

在经过与导师的沟通后,我决定利用短暂的假期回国。但是由于附近的城市已经没有机票可以回国,因此我根据同学的建议赶往福冈,随后乘坐当天的国际航班离开日本。据我了解,当时留在宿舍的同学以及为数不多。

时至今日,地震的救援以及核辐射的威胁依然再继续,我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到日本。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一起为仍在受灾区奋斗的人们祈祷,希望这一切都会尽早的过去,也真心的期盼日本的未来会更加的美好!

(林伟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