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蒋"述日本:日本书店凋零不全是互联网的错

2019年02月21日 衣食住行

近几年,喜欢逛书店的日本人越来越郁闷。他们发现,曾经随处可见的“书店先生”正在变得踪迹难寻,以前出门走一段就能找到,现在甚至要转几趟电车,或者地铁。

日本媒体的最新统计显示,日本的书店数量已经从上世纪90年代末的2万3000家,减少到了2018年的1万2026家。嗯,20年间消失了一半以上。而欧美国家的书店却依然“坚挺”,在互联网时代屹立不倒。长期深度嵌入日本人生活的书店为什么会越来越少,今后会消失吗?不少日本人都在问。

日本的小书店

日本书店大幅减少的原因,不仅是书卖不出去,还有日本独特的出版产业结构。日本书店除了卖书,还销售大量杂志。每天排列五颜六色新杂志的书店,是日本的一大“风景”。而其它国家的书店一般就是卖书,杂志往往放在报亭等场所销售。

因为大量销售杂志,日本书店的收益结构也与欧美国家有很大不同。欧美国家的书店主要依靠销售书籍来获得收益,而日本的书店特别是中小书店,主要依靠杂志销售来获取利润。

这种利润结构下,日本书店的销售模式以“代销”为主。“日本出版贩卖”“大阪屋栗田”等综合发行公司,负责让书籍和杂志同时流通到书店。与发行书籍相比,杂志不仅容易生产,而且更容易吸引普通读者。因此,日本每年都会出现各种新杂志,综合发行公司也将杂志放在主要位置,销售渠道扩展到了各个书店。而欧美国家的书籍发行与杂志发行分开,很少出现书籍与杂志混搭的情况。

由于日本书店同时销售书籍与杂志,配送书籍时往往与杂志一起,流通渠道费用大大低于欧美国家。不指望书籍赚大钱的书店,出售书籍成了副业,定价远远低于欧美国家,无法培育出稳定的利润增长源。日本媒体的调查显示,同一书籍在美国、德国的销售价格,是日本的1.5倍及2倍以上。而日本的杂志由于用户粘度强,往往采取高价销售策略。这一现象被称为“杂高书低”。

1996年,日本出版业达到顶峰时,书籍销售了1万931亿日元(大约和665.8亿元人民币),而杂志的销售额则达到了1万5633亿日元,高出40%左右。高效率的杂志销售,提高了日本出版业的整体收益率,也成为书店快步发展的原动力。

但是,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互联网和便携式终端的普及,日本的杂志市场开始急速萎缩。2017年,日本的杂志销售额下降到6548亿日元,低于7152亿日元的书籍销售额,不到鼎盛时期的一半。

这直接打击了严重依赖杂志收益的日本出版业,不仅综合发行公司亏损严重,中小书店的经营也陷入困境。日本的书店,特别是位于车站周边和商店街、以杂志销售为中心的传统型街角书店开始急速消失。2018年2月,因品种齐全而备受关注的日本“幸福书房”,因为杂志销售额低于书籍销售额,比例逆转,最终关闭。

此外,日本综合发行业界排名第3的“大阪屋”、排名第4的“栗田田出版贩卖”、排名第五的“太洋社”先后陷入破产与统合的境地。杂志的“陷落”已经让日本出版发行业危机四伏。

究竟是不怕“清贫”,始终坚守本业;还是效率优先,大赚快钱?日本书店的没落,或许能够给中国图书发行业界一些启示的。

供稿 蒋丰
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