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述日本:日本年轻人早已习惯“不求上进”

现代生活(衣食住行) 2018年09月12日

不爱出国、不爱工作甚至不爱出门,如今的日本社会“三不青年”当道,大有从边缘群体跃居主流群体之势,让日本各行各业忧心忡忡。多年来,经过“御宅青年”、“草食青年”、“佛系青年”对主流文化一轮轮“侵袭”后,可以说,现在的日本青年群体没有最消极只有更消极。

日本年轻人早已习惯“不求上进

上世纪90年代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以后,被世界各国称为“企业战士”的日本上班族渐渐陷入了窘境之中。即使他们“一生悬命”地努力工作,可是在经济长期低迷的背景下,收入并未得到相应提升。很多人还因为房价暴跌,欠下了终生也难还清的银行贷款。而出生在这个时代的日本年轻人,看到父辈们拼命工作却越活越累,人生与家庭也陷入泥潭之中,于是从内心对工作的价值产生了怀疑。一些人走向极端,不愿上班,不愿在现实中与人接触,只希望每天窝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打游戏或者摆弄各种玩偶,“御宅族”一词应运而生。2011年,日本矢野市场研究机构的《2011御宅市场的彻底研究》报告显示,日本“御宅族”在国民中的比例已经达到25.5%。

从2013年起,“草食青年”又开始席卷日本社会,成为日本媒体关注的焦点。这个由日本作家深泽真纪于2006年提出的概念,主要指消极隐世、没有人生目标、对异性也没兴趣、更不喜欢通过工作来出人头地的年轻人。日本社会用“活着就是为了活着”来形容这群年轻人。2013年4月,《产经新闻》针对约2000名年轻人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一生不想有所作为”的比例占到了53.8%,而美国这一比例为17.4%,中国仅为9.2%,远远低于日本。这给日本社会敲响了警钟。日本很多青年不仅不想出人头地,甚至不想工作。2013年版的日本内阁府《儿童及青年白皮书》更是显示,2012年日本全国“尼特族”(不升学、不就业、不进修或参加就业辅导、终日无所事事的族群)人群比例达到了2.3%,创下历史最高记录。这被日本学界归结为“失去二十年的并发症”。

而此后,“佛系青年”等消极群体更是不断出现并逐渐成为主流,以致有日本学者哀叹:“年轻人已经将整个日本社会变成了无欲望社会。”

今年27岁的野田治,从东京一所普通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百货商场做了临时工,不仅收入不稳定,各种福利待遇更是不敢想。由于家庭不宽裕,野田治上大学时还欠下了近20万元人民币的助学贷款,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还得清。可是,野田治对于现状似乎并不担忧,每天最快乐的事就是下班后马上回家玩网络游戏。“我能怎么样。这些现状是我能改变的吗?我父亲曾经努力改变现状,借了钱做生意,结果血本无归,到现在也难以翻身。我还不如不动。那些助学贷款什么的,到了我死的那天不就自然消失了吗,我何必考虑那时候的事情。我们这种临时工,只要每天一日三餐没问题,找点消遣让自己快乐就行。”现在的日本,各个企业为了减少员工福利开支,开始大量招收野田这种非正式员工,以致非正式员工达到员工总数的四成以上。这些人中间,年轻人占了很大一部分。他们的消极人生观,主要源于社会阶层固化,上升渠道因为身份差异被阻塞,不再对未来抱有希望。

日本年轻人早已习惯“不求上进

(照片/客观日本编辑部)

除了非正式员工群体,日本的精英群体中,也同样出现了很多“不求上进”的年轻人。今年33岁的加藤昌裕,大学毕业于排名日本前三的名校,就职于东京一家世界500强公司。为了培养他,公司最初将其安排在发展潜力巨大的市场部门。可是,没过1年,加藤就主动申请到事务部门,而且只要求最低的职位。加藤告诉记者:“我讨厌压力、讨厌应酬、讨厌升职。我努力考上名牌大学,就是想平平稳稳过日子。如果可以的话,我连公司那些什么喝酒聚餐都不想去。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工作狂那一套早过时了。日本人加了那么多班,日本经济还不是在走下坡路。加班有什么用,个个想出人头地又有什么用,日本保住世界第二经济强国的位置了吗?工作是为了生活,而不是生活为了工作。每天感觉快乐,才是我的目标。如果工作、婚姻影响我这种快乐,我就都不要。” 本应支撑日本社会的中坚力量,却因日本国家实力的逐渐衰弱而得过且过,找不到前行的力量。对于加藤这种“不求上进”的青年人,日本社会更为担心。

今年31岁的日本年轻人五木盛,工作的贸易会社与中国与有很多业务往来。由于工作原因,他接触了很多中国年轻人。对于日本年轻人与中国年轻人,五木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在日本职场,年轻人不会向公司提出建议和想法。执行就是我们唯一的使命。而且,只要是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我们都会非常慎重考虑,往往是宁可不做也绝不做错。这种氛围中,谁都不愿意做那种‘读不懂空气的人’,往往只要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和大家差不多就行,绝对不会冒头。而中国年轻人就像是那种梦想世界里的人物,充满激情、敢于冒险、永不言败。这种精神状态,我只从父辈那里听说过。”

日本年轻人这种“颓废”的状态,早已引起了日本各界的担忧。“日本的年轻人一出生就丰衣足食,什么都有,就是看上去不大有希望。”

供稿 蒋丰
编辑修改・照片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