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打算扩大接收外国劳动力

现代生活(衣食住行) 2018年08月16日
日本语

长期以来始终对接收外国劳动力态度消极的日本政府打算转变方针,扩大外国劳动力的接收数量。2018年6月份发布的“经济财政运营基本方针(骨太方针)”显示,日本政府将通过设置新的在留资格以及扩大土木工程建设、农业和介护与护理等接收领域,在2025年前后新接收50多万名外国劳动人口。

▽日本外国劳动人口数量推移

 

总数

专业·技术领域

特定活动

技术实习

资格外活动(留学生)

永住·定住者等

2008

486,398

84,878

94,769

82,931

223,820

2009

562,818

100,309

112,251

— 

96,897

253,361

2010

649,982

110,586

123,342

11,026

108,091

296,834

2011

686,246

120,888

5,939

130,116

109,612

319,622

2012

682,450

124,259

6,763

134,228

108,492

308,689

2013

717,504

132,571

7,735

136,608

121,770

318,788

2014

787,627

147,296

9,475

145,426

146,701

338,690

2015

907,896

167,301

12,705

168,296

192,347

367,211

2016

1,083,769

200,994

18,652

211,108

239,577

413,389

2017

1,278,670

238,412

26,270

257,788

297,012

459,132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资料制作。因部分数据不详,与总数不相等)

随着日本老龄化和人口减少现象日益严重,接收外国劳动人口被作为弥补劳动力短缺的对策之一,日本政府取消了此前采取的“原则上禁止接收单纯体力劳动人口”的方针,这可谓是一项重大的政策转变。

相关法案的制定等细则将在今后进一步讨论,但问题似乎仍然存在,比如原则上不允许携带家人前来等。在亚洲,韩国及台湾等周边各国和地区也存在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专家强调:“日本认为亚洲劳动力呼之即来的想法已经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现在需要的不是确保廉价劳动力的对策,而是应该探索让外国劳动人口能适应日本社会,并长期定居的根本性解决对策”。

关于接收外国劳动人口,日本政府以前一直采取“不接收单纯体力劳动力”的基本方针。从此前的各项政策来看,1967年,内阁会议通过“第一次雇佣对策基本计划”时,口头确认“不接收(单纯体力劳动人口)”。另一方面,针对从明治时代以来一直持续的向外国移民的政策,1972年提出了“停止向巴西等移民”的政策。由于日本当时正处于经济高度增长时期,经济持续增长并出现人手不足,所以日本结束了赴海外寻找工作的时代。

1973年的“第二次雇佣对策基本计划”和1976年的“第三次雇佣对策基本计划”中,也再次明确了不接收外国劳动力的方针。

1988年,劳动省(现为厚生劳动省)的研讨会提出“雇佣许可制”,对接收外国劳动人口开始表现出积极姿态,但遭到劳资各方的强烈反对,所以该主张被搁置,之后也未再重提。

1989年修订的《入管法》提出以下方针:(1)新设非法就业助长罪;(2)发放居留签证,接收来自巴西等的日裔;(3)设立研修生制度。这些条款再次明确了原则上不接收外国单纯体力劳动人口的方针,但同时规定日裔除外,而且同时还以研修的名义接收来自东南亚等的劳动人口。

1993年制定了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实际就是一项旨在提高赴日劳动力技能的研修制度,并通过法律约束该制度“不能作为调整劳动力供求平衡的手段”。

虽然一直有这些方针限制,但日本的在留外国人数始终呈增加趋势。据日本法务省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日本的在留外国人数为238万2822人,占总人口的1.88%。另外,日本总务省7月发布的人口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日本的在留外国人数同比增长17万4千人以上,达到249万7656人。这两个数字均为开始统计以来的最高值。2012年,日本大幅修改了外国人在留管理制度。废除外国人登记证,改为登记在各市区町村的居民基本总账中。

不过,在留资格与劳动资格不一样,如上所述,此前日本政府对外国人赴日工作一直采取了严格限制的态度。

据厚生劳动省调查,截至2017年10月底,日本的外国劳动人口为127万8670人。在劳动力人口中的占比约为2%。2008年这个数字为48万6398人,2013年为71万7504人,由此可见,最近几年外国劳动人口在迅速增加。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出,日本政府虽然原则上禁止,但为弥补劳动力不足,逐渐默认了外国人来日工作,可以说一直在暗度陈仓。

具体来看,近年来技能实习生、资格外活动(留学生等)及永住者和定住者(日裔巴西人及秘鲁人等)的数量大幅增加。其中,从事资格外活动的大多都是赴日留学的人,技能实习生赴日的目的也是为了取得技术资格。特定活动是指以各种名义允许外国人在日本工作,不过随着法律的修订,从统计上来看,从事特定活动的外国人数在技术实习生数量急剧扩大的2011年之后开始骤减,目前数量并不多。

▽外国劳动人口的国籍

截至2017年10月底

 

总数

建筑业

制造业

信息・通信

住宿・餐饮

批发・零售

教育・培训

其他

总数

1,278,670

55,168

385,997

52,038

166,182

157,866

65,309

189,858

中国(含香港等)

372,263

11,678

99,765

25,905

73,049

57,331

14,936

33,883

韩国

55,926

887

5,089

7,721

11,705

7,949

4,723

6,058

菲律宾

146,798

6,996

60,208

1,384

12,574

7,246

2,118

30,131

越南

240,259

23,470

86,517

2,773

26,707

37,113

1,301

27,642

尼泊尔

69,111

330

11,076

388

10,979

20,710

354

15,404

巴西

117,299

2,382

55,528

839

4,624

2,008

854

39,649

秘鲁

27,695

733

12,234

276

1,574

749

200

8,447

G7/8

73,636

366

3,540

4,884

5,699

2,256

30,188

6,272

澳大利亚・新西兰・其他

175,683

8,326

52,040

7,868

19,271

22,504

10,635

22,372

(根据厚生劳动省的资料制作)

近年来成为一大社会问题的是技术实习制度。由于实习生不被视为劳动人口,无法享受劳动力待遇,外国人从接受技术实习的企业失踪等情况时有发生。对日本人来说只是换份工作的事情,而外国技术实习生因为被禁止更换企业,所以才频繁出现失踪问题。技术实习生不但工作种类和在日时间受到限制,用工方将其作为廉价劳动力任意剥削的情况也随处可见。技术实习生没有选择工作岗位的权利,即使他们逃离恶劣的工作环境,自己找到新工作,一旦被发现即被视为非法工作,会被立即遣送回国。即使能在有良心的经营者手下工作,但到一定年限后还是必须要回国,所以技术实习制度导致的问题确实很多。

此次提出的“骨太方针”草案中有一项内容是,设立允许外国人在日工作的新在留资格,扩大外国劳动人口的接收数量。这项政策以掌握一定程度的技能水平和日语能力的人为对象,最长允许滞留日本5年。在政府议案中,发放在留资格时,要通过行业所属机构规定的考试,确认是否具备一定程度的知识和技术。日语能力也要以“能进行一定程度的日常会话”为原则,根据各行业所需的水平来进行要求。另外,原则上不允许携带家人一同赴日,但滞留日本期间如果确认具备更高的专业性,一些行业可能会承认其具备“专业性和技术性”,可以更换成其他类型的在留资格。

随着“骨太方针”的发布,日本政府7月下旬召开相关内阁会议,开始详细讨论增加外国劳动人口的对策。除完善日语教育和设立生活咨询窗口外,还将以法务省为中心改善接收环境,比如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入国管理局,设立“入国管理厅”作为法务省的直属机构等。

通过这些措施,在日本的外国劳动人口数量暂时可能会有所增加,但如果不考虑这些外国人将来的生活和福祉,并从长远出发吸引外国劳动人口来日,则依然无法解决日本面临的人口减少和经济低迷等问题。

供稿 泷川进
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