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说日本】灾后七年,日本的80后90后都有哪些变化②

现代生活(衣食住行) 2018年08月02日

在上次的专栏中,我们分享了“311东日本大地震”之后日本年轻人价值观,消费点的变化。总体来说,与相信未来会比现在好、心态更加积极的中国大多数年轻人相比,生活在超级成熟的日本社会的年轻人,更偏向现实地考虑未来生活会遭遇的问题,心态比较不安。当然,随着日本经济状况的轻微改善以及雇佣市场状况的改善,日本年轻人的心中也有一些微弱的曙光出现。

这次我们来看看,日本人都可以分成什么样的类型,以及年轻人有什么特点和变化。

三菱综合研究所自2011年起,每年都面向3万名日本生活者进行每人合计2000问的问卷调查。从三观到消费,从家庭生活到对未来的设想,可以说是日本国内最大的调查数据之一。我们利用cluster分析法,将日本生活者分为了7种价值观类型(表1,数据出自三菱综合研究所生活者市场预测系统mif2011-17年调查,下同)。

名称

概要

构成比

1.微保守派(プチ保守派)

50-60几岁的男性工作者。对于人与人之间的纽带,风险和刺激的意识较高,也很尊重传统。

19%

2.倦怠放弃派(無力あきらめ派)

20-30几岁的单身男性。无论是哪种价值观都不显著,特别是对于健康安全的生活,传统,快乐相关的意识比较低。

20%

3.快乐向上派(快楽上昇派)

20-30几岁的男女。一方面希望享受生活,过自由自在的日子,一方面也有较高的权力志向。

14%

4.悠然自得派(のんびり派)

50-60几岁的退休阶层。整体而言价值观意识感都不太强,但相对而言对于健康安全生活的意识较高。

20%

5.随心所欲派(気まま派)

20-30几岁的单身男性。对于什么都是放在一边,希望随性地生活。

6%

6.人情派(人情派)

40岁以上女性,特别是全职太太。对于人与人之间的纽带,奉献的意识非常高,重视传统,追求健康安全的生活。

11%

7.积极派(積極派)

20-30几岁的男性,30-40几岁的女性。基本上对于任何价值观的意识都很高。

10%

表 1 日本人7种价值观

可见,整体来说,悠然自得派占了全体1/5的比例。当然,这和日本的老龄化,少子化社会所造成的年龄结构有关。但是和它并列第一的竟然是20-30几岁的单身男性为主的倦怠放弃派。什么都无所谓,干什么都累的低意识人群竟然有20%,而且年轻男性居多,这对于日本来说,可是个需要面对的课题。

再看看这些价值观类型和幸福感的关系。

7种价值观类型和幸福感

図1 7种价值观类型和幸福感

从图1中可见,诸如积极派,微保守派,人情派等注重和他人羁绊的价值观人群的幸福感较高。而像快乐向上派等对于物质有所追求的人来说,他们对于新商品的敏感度和早期购买的可能性(innovator度)都比较高,是消费市场的引领者。

而具体看看日本年轻人这7年的变化,由图2可知,特别是20-29岁的年轻男性,倦怠放弃派竟然在这7年中增长了15%,以34%的高比例成为唯一一个增加并且大幅超过其他价值观的类型。而另一方面,20-29岁的女性则呈现了多元的价值观。整体而言,各种价值观的比例都相对接近,希望随心所欲生活的女性最少,而快乐向上派和悠然自得派,以及人情派等重视和他人交往及关系的比例要高于同年龄男性。在中国,有什么事要靠男人顶着这一传统思想还依然有较强的影响力。但在日本,有良好社交能力,平日就和各方打交道,并且有责任心完成麻烦事的女性有时候反而更让人有信赖感。

20-29岁男女的价值观变化

図2 20-29岁男女的价值观变化(2011-2017年)

尽管女性看起来比较积极活跃,但仍然有接近20%的年轻女性属于倦怠放弃派。为什么这么多日本年轻人如此没活力呢?我们认为,积极向上的人更偏向于把希望扩大化,而不抱希望的人则偏向于把失望最小化。现在的日本80后,特别是90后,几乎没有享受过日本经济高度增长的好处,泡沫经济的浮华,一出生就面对未来自己的养老问题。导致了他们在本应做梦的年纪变得极为现实,本应挑战的青春也进入保守状态,不喜欢风险和作为吧。

社会的发展进程和环境对于年轻人的价值观影响甚大。不知各位读者觉得自己更像哪个类型呢。

供稿 三菱综合研究所 研究员刘潇潇
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