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电事故受灾地现场报道——部分返乡问题仍多

现代生活(衣食住行) 2018年05月02日

4月16日和17日,笔者走访了受福岛核事故影响全村被强制性避难的福岛县饭馆村和川内村。东京的樱花已经凋零,这里的樱花却正值花期,返乡活动一天天取得成果,但诸多问题带来的挑战也接连不断。

川内村和饭馆村受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导致的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影响,全体村民被强制前往外地避难。如今,两个村庄都在积极采取行动,鼓励外出避难的村民返乡。

在川内村的村公所,村长远藤雄幸高兴地向笔者介绍说:“以摆脱受灾地标签为目标,村公所正在开展鼓励村民从避难地返回家乡的活动。目前已有80%的村民回来了”。川内村有1/3的面积距离事故发生地20km以内,属于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避难指令中提到的强制迁移避难区域,剩余2/3属于退避屋内避难区域。事故发生当日,川内村曾开设避难所,接收村民和来自其他地区的海啸受灾者,以及来自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地区的避难者。据远藤村长介绍,当时接收的外来避难者中,仅来自东边相邻地区富冈町的人数就多达约8000人。

川内村村长远藤雄幸

川内村村长远藤雄幸(笔者拍摄于川内村村公所)

事故发生一个月后,日本政府认定核电站半径20km以外的区域也存在高辐射,重新划分了避难区域。至此,川内村原本被制定为“退避屋内”的2/3区域也均被划入了“有计划避难区域”,最终导致全体村民被强制迁移到了附近的川俣町等地避难。

2016年6月,避难指令解除后,迎接村民返乡的活动进入实际性阶段——除在村中心建设位于县营住宅外,还向民间公寓支付补助金等,包括委托农协(JA)管理的方式修建殡葬设施。此外,村公所还在大力招商,邀请企业办厂,以解决返乡村民的就业问题。通过上述努力,核电事故发生时的约3000名村民,目前已经有80%返乡。但仍有约500人选择在外地避难。

远藤村长向笔者吐露:“50岁以上的村民,90%都已返乡,其中大多数都是老年人家庭,孩子只回来一半。与劝他们出去避难相比,劝他们返乡更加困难。”

政府支援的复兴业务方面,以重建学校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正在推进,与此同时,远藤村长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忧:一旦失去了政府的支援,村财政就会陷入困境。川内村推出了小班制教学、放学后的学生托管教室、村营补习班等教育方式,不仅唤回了本村外出避难的村民,还吸引来了一些来自村外的单亲家庭的孩子,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以在东京奥运前酿造出葡萄酒为目标的业务也进入了第三个年头,目前已经栽种了一万棵葡萄树幼苗。

与川内村一样,饭馆村也是后来被指定为“有计划避难区域”的,全体村民均被强制外迁避难。虽然饭馆村距离福岛核电站比川内村更远,但事故发生后,由于风向的原因,这里的放射性物质的含量反而比川内村要高。因此,目前饭馆村仍然残留着一部分返乡困难区域,其他地区则于2017年3月底解除了避难指示和居住限制。与川内村一样,迎接村民返乡的活动也在这里展开。然而,返乡的进展并不顺利。据村里介绍,核电事故发生时,村人口约为6500人。截止到2018年4月1日,包括新来人口在内,返回村里的只有740人,仍有约5800人在外地避难。

“我们安排了7辆校车,为居住在村外的中小学生和幼儿园的孩子们提供接送服务。居住在校车无法抵达地区的孩子可以乘坐出租车上学,费用也由村里负担。”渡边胜义在农协工作的同时,还负责为来访者提供向导。他表示,这里的返乡活动才刚刚走上轨道。区域内新建的中小学一贯制学校及其幼儿园4月1日刚刚开学,目前加起来只有104名学生。如果外出避难的适龄儿童全部返乡,总人数应该在640人左右。

位于饭馆村村公所前的辐射量显示屏

位于饭馆村村公所前的辐射量显示屏。数字显示,当前的辐射量在容许值以下。(图中左侧为渡边胜义)

渡边家的住宅虽然在饭馆村内,但他目前居住在相邻的相马市。他希望自己在村里无人居住的房子能够被用作老人公寓(为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提供服务的设施),而面对他家房屋旁边的耕地,他说到:“地里被挖得到处都是洞,这是野猪为了捕食蚯蚓而挖出来的。”据说除了野猪外,村里还时常有日本猿猴等动物出没——重建农业还非常遥远。

川内村和饭馆村都采取了措施,去除掉耕地和居民住宅周围的表层土壤,再利用从其他没有受到污染的地区取来的土石填埋。居民住宅周围的辐射量被降至全年1毫西弗以内,这是即便持续居住也能保证人体安全的数值范围。目前,被去除掉的受污染土壤封存在密封袋内,放置在村中的数个场所,今后会逐渐被转送到村外的中转处置区。川内村的远藤村长在采访中表示,与这些相比,更大的问题是“村民劳动意愿和就业意愿的减退”。

川内村远藤村长提及的问题中,有一项是“人口的急剧减少与超少子高龄化”。这不仅是努力呼吁避难者返乡的福岛县受灾地区所面临的课题,其实也是受灾地区以外的自治体乃至全日本都面临的问题。

文 小岩井忠道(JST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