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日本的供餐状况2(《日本学校配餐》第9期)

现代生活(衣食住行) 2017年04月28日

日本学校配餐1

今天是接着上一次的内容。就这样大家终于开始吃摆上饭卓的供餐了。

值日生站出来宣读营养教谕印好的关于今日供餐的要点和食材的短信之后,打招呼说“请大家合掌。那我就吃了”,大家一起说完“那我就吃了”,便开始吃起来。

日本在开始用餐前说“那我就吃(喝)了”和吃完之后说“我吃好了,谢谢”的寒暄是非常重要的,无论在哪个学校还是在家庭里都是肯定要这么做的。

日本学校配餐2

根据不同的学校,在说“那我就吃了”的时候,世界上其他地方有什么样的“那我就吃了”的寒暄语呢?

为了同世界各国的小朋友加深友谊,听说想要学会其他国家“那我就吃了”的说法,也有用韩语说“那我就吃了”或者学着说其他国家说法的学校。在这中间,孩子们也了解到,世界上有不说“那我就吃了”的国家或者使用宗教性说法的国家,也在逐渐去理解,单拿吃这一项来说,也是根据国家的不同会有各种各样的习惯,观点和生活方式会各不一样。

所以说学校供餐是你越去珍惜这段时间就越能学到许多知识的极好的时间。

孩子们在说了“那我就吃了”之后开始吃学校供餐,然而边吃边学习“在嘴里还有食物的时候不说话”、“好好咀嚼后再吞下吧”、“有不喜欢吃的东西,也努力使自己逐渐变得能吃吧”等各种各样的礼节。

乍一看可能会觉得孩子们受到太多束缚,但是在班里老师边同孩子们一起吃饭边进行日常教育,譬如说孩子“筷子的拿法奇怪,要是长大以后还这么拿会被人笑话的”,让孩子纠正不良的习惯,感觉如同在家里就餐一般。

在供餐时广播委员会会在校内进行广播。所有学校都有校内广播。有时候播放音乐、有时候给出智力竞赛问题、有时候作为供餐委员会的通知播放有关今日供餐的话题、也有时候播放其他通知。孩子们边听广播边回答智力问题或同周围的朋友聊天,快乐地度过供餐时光。

我在造访某中学和学生们吃学校供餐的时候,曾经试问过学生“在学校生活中你们最喜欢什么样的时间?”

一个女学生回答道:“最喜欢供餐的时间”。我接着问“这是为什么?”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未回答说“因为肚子饿了或是因为能吃到好吃的”,而是这样回答我的:

“其他时间不是打分就是测验,而吃饭的时候没有这些,因此是最能够放松的时间。”

日本学校配餐3

日本学校配餐4

在供餐时间里营养教谕也会到班级里来巡视,看孩子们是否吃得很香,或有什么问题没有。也有时候会根据不同的日子,拿当天使用的食材来给大家看。

有一次营养教谕拿着那么大的飞鱼的实物来给学生们看,说“这是今天做挂卤炸鱼丸子里用的鱼,是今早从八丈岛运来的。把它分剔开切碎以后做成汆鱼丸了”,都让学生们吓了一跳。只是看着做好的菜的话,大多时候是不知道它的原料的。直接看原材料对孩子而言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让孩子们了解在做成菜之前有运输、分剔鱼需要花费时间和劳力等许多过程,也有助于让孩子们培养抱着对为供餐付出劳动的人们的感谢的心情吃供餐的感情 。

在自己校内制作供餐的学校里,由于孩子们同营养师(营养教谕)和烹调师们的距离近,这样的事例比较多,饮食教育很活跃。

供餐时间过半之后,会有很多孩子想要添饭加菜。

如果缺席的人的牛奶还剩着、或是炸鸡块呀、玉米浓汤还有些剩余的话,孩子们就可以进入愉快的猜拳时间了。通过猜拳来决定它们的归属。

各到各处的班里都能看到那些想添饭加菜的孩子集合在食罐旁进行猜拳的情形。越受欢迎的副食,猜拳的气氛越热闹,相反,那些没什么人气的菜却要老师到处问学生“有没有能再吃点的?”分在孩子们的餐盘里。

因为供餐的时间有限,因此有光顾着说话而连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来得及吃完的孩子。所以也出现了将还剩10分钟大家就要说“吃好了,谢谢!”的时间定为“闭上嘴咀嚼时间”的班级。那是一开始大家开心地边聊天边吃饭,等到了“咀嚼时间”之后,便停止聊天把学校供餐一点不剩地吃完的时间,也是为了不让大家吃剩饭菜而设置的时间。

日本学校配餐5

然后在“吃好了,谢谢!”之后,孩子们将餐具、汤匙、筷子等整整齐齐分类后放进餐具筐里,老师们也在旁边指导孩子如何将剩下的食物装回食罐。此外,老师还指导孩子们,将牛奶盒清洗之后送回去以便回收再利用,夏季为了不让牛奶瓶发臭,清洗之后退回空瓶。这样孩子们将整理好的餐具筐和食罐归还给供餐室。

在供餐室里,高年级委员会活动之一的供餐委员会的孩子们等待着。他们的任务除了帮助归还餐具之外,还包括查点记录牛奶的余量、吃剩饭菜的余量,以及检查是否都准确无误地归还了餐具。

像这样,日本的学校供餐,中小学全都是学校整体进行组织,开展着为使供餐时间顺利、愉快地进行的管理。

文・图片/ 吉原hiroko(学校供餐研究家・料理研究家)

相关链接

《日本学校配餐》系列
http://www.keguanjp.com/peican.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