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庄园主之梦

2016年06月10日 衣食住行

一位日本朋友欲将老家一幢老房子赠送给我,初始我为好运的惠顾而做起'庄园主'的梦,但也有人提醒道,"没有比免费更贵的东西。你现在喜欢的房屋土地到时候说不定成为儿女的麻烦"。

庄园主之梦

老家的老房子外观

自从有了这个事儿,我开始关心起日本最近的'空房子'话题,于是听到拥有土地房屋遗产的朋友们的抱怨:在老家有父母留下的老房子和土地,因为人口减少,那里的房子没人住、没人要,却需要管理、纳税。房前屋后的杂草必须定期清除,否则住房继承人会被投诉,这跟是否住在当地无关。因为杂草有碍外观,更因为这是不安全和不卫生的隐患。所以,定期回老家除草成了那些有祖上房产的人不堪重负的事情。遗产不能有选择性地放弃,老房子如果不卖掉的话,那只能是子孙后代代代相传。

空房子问题不仅仅只在山村和偏避的地方,很多小城镇也同样有越来越多的住房被冷落,曾经的生活聚集地因为人口老年化而失去了往日的生机。那些宽敞的房子、门前屋后的院落、可以种菜养花的园地、周围整备完善的生活设施和清新空旷的蓝天,即使不是长期定居,作为别墅那也是再好不过的环境,然而这样的房子失去魅力还有其背后的种种原因。

那位朋友在财产清理手续中查知房屋下面土地的很少一部分是邻居的名义。其原因已经无法查证,只不过'占有他人土地超过20年即可获得所有权'的法律明文保护着房主的权益。鉴于房屋百余年的建筑史,土地所有权似乎被认为无可争议,可实际上,因为土地户籍的白纸黑字,如果邻人主张自己的权益,那就只能靠一场官司与邻居对簿公堂。即使胜券在握,那也要经历请律师,把上溯百年的建筑和家族生活历史全都翻出来,其费用和时间的花费都会打破当事人平静的生活。

庄园主之梦

老房子的室内

我试图尝试跟邻居搞清土地权利和界限,帮那位朋友处理财产事务的行政书士告诫我:"听当地人说,那里到处都是没人要的土地。对当事人来说,这些是没有什么魅力的遗产,甚至不少继承人都觉得这并不是财产,而是一个麻烦和包袱。盘根错节的土地交织状态如同不规则的拼图,其中任何一小块的挪动都会牵动周围引起很大的震荡。乡村的这种土地界限不明了的事情对于城市人来说或许难于理解,但是这样的历史从过去一直延续到现在,如果没有当地政府的行政区划整理的话还会一直维持下去。总之,个人的处理的难度是很大的。"

作为局外人,是不是应该卷入这个是非之地,周围的日本朋友都摇头。为了不给孩子们留下麻烦,我客客气气地写信谢绝对方的好意。做出这个选择后,一位律师朋友给我邮件说,"在日本,不动产没有流通性的话,如果想脱手的时候就很麻烦。在思维封闭的地方,你作为一个外来者想跟那些当地人交涉纠正不动产的错误是很困难的事情,一般都只能通过官司解决。而在日本人看来,邻居和亲戚之间如果一旦打官司了,怨恨就会跟着一辈子。所以说,你的判断是贤明之举。"

就这样,我只是做了一场'庄园主'的梦,几个月的调查忙碌过后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文・ 照片/欧陽蔚怡

专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