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渗透在日本生活之中

趣味 · 休闲 · 娱乐 2018年09月05日

上期文章介绍了日本高中的音乐素养教育,在义务教育和高中阶段接受了音乐教育之后,日本民众的生活中音乐以怎样的方式延续?笔者在本期,从职业音乐家和音乐爱好者两个角度介绍他们的音乐活动场面。

日本有个俄罗斯音乐研究会

不久前,应朋友的邀请我听了一场俄罗斯民歌音乐会,主办方是一个俄罗斯音乐研究会。提起俄罗斯,日本人一般会想到二战结束后被流放到西伯利亚进行强制劳动改造的日军战俘在及其恶劣的环境下受到非人道待遇的历史,同时还会想到至今被占领的北方四岛。整体来看,日本人对俄罗斯的了解不多,有好感的人也不太多。对这样的音乐研究活动我感到几分好奇,同时也想借这个机会对俄罗斯音乐有所了解。

音乐会的主题是演奏与演唱俄罗斯民歌。早在上个世纪中期,苏联民歌也被中国人民所喜爱和传唱。因为中苏关系恶化,这些民歌被禁止了很多年。音乐会的作品既有人们熟悉的俄罗斯民歌,也有苏联革命后没能公开的作品。

PHOTO

筧聡子演唱俄罗斯民歌

对于为什么要创建这个研究会,会长筧聪子女士说:俄罗斯是艺术大国。她的音楽宏大深远,而且人情味浓厚。俄罗斯音乐具有渗透到人的内心深处的穿透力,比如听了柴可夫斯基的交响乐的人都能感受到灵魂被撼动。在日本,喜欢俄罗斯音乐的人不少,但是对音乐职业者尤其是声乐家来说,因为俄语发音的难度而踌躇的人很多,倒是交响乐和钢琴曲被演奏家们偏爱。

筧聪子女士早先是专攻德国声乐的声乐家,偶然的机会接触俄罗斯歌曲之后被它特有的旋律和俄语演唱法所迷,此后全身心地投入俄罗斯音乐的研究和普及活动中。她介绍说:日本音乐界对西洋古典歌曲的研究和普及活动十分活跃,比如法国歌曲、意大利歌曲、德国歌曲、英国歌曲等都有相应的音乐家对其进行研究和普及。只不过这些国家的歌曲里不含有民歌,只有俄罗斯音乐与民歌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任何一个俄罗斯古典音乐作品里都不会没有民歌元素,离开了民歌,就失去了俄罗斯的风格。

PHOTO

演员观众合唱

俄罗斯歌曲欢快的跳跃中有着深沉,幸福的歌词里面隐含着忧伤,其情调和意境都非常符合日本人对音乐的感性,如同血液中流淌的亲近感。出生于北部地区的日本人因为地域文化相近,他们更能体会到俄罗斯音乐的魅力。尽管被流放的日本战俘在西伯利亚度过了残酷的岁月,那些歌曲却给当时的人们带来对生活的向往和活下来的坚持。他们返回日本的同时也带回来大量俄罗斯民歌。

那天音乐会的结尾是演员和听众一起唱俄罗斯民歌。《喀秋莎》、《三套车》、《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灯光》等,全场的歌声让每一个人都置身于音乐之中共同感受心灵的敞开,由此而有了彼此情感相通的能动感觉。

俄罗斯音乐研究会的活动已经十年了,很多在西伯利亚待过的人都已经年逾80、90,作为忠实粉丝,他们每次都在这里感受激情,回望青春。最后这个环节让听众不仅能获得对熟悉歌曲的满足感,跟随着音乐会的节目,人们也能认识更多的俄罗斯音乐家和他们的作品,了解和熟悉新的俄罗斯歌曲。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十月革命时代对音乐的封锁,俄罗斯乐谱很难找到,近年,日本也开始出版俄罗斯音乐的乐谱。会长筧聪子女士说:我们今后的目标是培养俄罗斯音乐演奏家,希望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和喜爱俄罗斯音乐。

PHOTO

演员观众合唱会场

巴洛克乐队--司法界音乐爱好者的音乐团队

每年晚春时节,我一定会去听一场古典音乐会。演奏者是中部地区司法界音乐爱好者同仁组成的巴洛克乐队,听众中很多是他们的亲戚朋友和同事,也有他们的客户以及朋友的朋友。乐队定期演奏会已经持续了30多年,乐队演奏的作品从以巴赫(1685-1750)为代表的巴洛克音乐到20世纪的著名古典音乐。观众们也由此渐渐认识了亨德尔(1685-1759)、莫扎特(1756-1791)、格里格(1843-1907)、埃尔加(1857- 1934)、巴托克(1881-1945)等众多著名古典音乐家,并成为巴洛克乐队的粉丝。

PHOTO

2018巴洛克公演

巴洛克乐队创建于40年前,早期是4、5位喜欢拉琴的律师、検察官、裁判官们利用休息日聚集在会议室练习。已经年过七旬的创建人之一成田律师说:当时我们中间有些人小时候学过乐器,因为升学和工作的忙碌而疏远了练习。工作和生活稳定了,就想捡起小时候的爱好。也有的人是工作之后有条件了便想实现自己小时候对演奏音乐的憧憬。比起一个人在家里练习,和他人一起拉琴可以相互交流,发现别人的长处和自己的不足,还可以了解不同的乐器和音色,接触的乐谱也会比一个人的面宽广许多。合奏的效果更是一个人拉琴所无法达到的。总之大家在一起总是很开心,即使我们成家有了孩子,还是坚持两周一次的练琴相聚。比起其他兴趣爱好,我们对乐队爱好会认真和重视得多。

为了壮大乐队的队伍,乐队成员都成了猎手,他们瞄准每年新来的各大学法学部实习生,一旦发现有音乐爱好的学生,便软硬兼施地把他们拉到乐队参加练习,乐队的阵容由此壮大和稳定。在专业音乐家的指导下,演奏水平也大为提高,为每年一次公开音乐会的排练便成为乐队练习的主题。听说乐队初期的音乐会是队员们自己花钱买来便当和饮料请亲属和朋友来当听众,后来才慢慢地固定在正规的音乐厅表演。每年一次的免费音乐会成了乐队成员和来宾在音乐中相聚的节日。管弦楽組曲、竖琴协奏曲、弦乐小夜曲、弦乐合奏曲,观众中有对音乐造诣很深的,也有似懂非懂的,但是这些都不妨碍台上台下对古典音乐之优雅旋律的共鸣。

除了律师、法官、检查官之外,大学实习生和司法系统的職員以及家属都有资格加入乐队,因此乐队成员不仅年龄差距幅度大,人生履历和社会地位也截然不同。乐队活动的宗旨是"提高技艺、分享快乐、以音乐会演出为目标而练习",无论演奏水平高低,也无论人生阅历深浅,大家在练习中切磋、加深对演奏作品的理解、同时也享受着合奏才能感受的振奋和共鸣。

PHOTO

巴洛克乐队的活动

当我问起乐队专业顾问在指导中有何劳神之处时,他说:因为他们的工作性质以独立作战为多,对于交响乐中需要的协调意识可能比较薄弱一点,但是他们的能力都极为出色,我只是用音律来说明问题所在,他们就能非常敏锐地理解和改进。他们的工作都非常忙碌,能来这里参加活动已属不易。因此我不要求他们在家里练习或者说演技应该达到什么水平,只要每次的排练是快乐的,演出时充满激情的,这就足够了。

担任首席小提琴的早川律师是乐队里顶级演奏者。从3岁起他就接受正规指导,严格的训练让他朝着成为职业小提琴家的方向成长。直到15岁,他觉得自己没有成为职业音乐家所需要的天赋而修改了将来的梦想。不过他一直保持着每天练琴的习惯,因此,任何有难度的曲目他都能流畅拉出动听的音符。他说,小时候拉琴是按照父母的要求做,也没有什么快乐的想法。现在作为生活中的爱好从拉琴中感受到内心的需要和满足。

PHOTO

乐队练习情景

在进入乐队之前,他一直是独自拉琴,或许刚开始与水平有差距的队友一起拉琴会有不带劲和被拖累的感觉。几年过去了,他慢慢品味出乐队演奏的乐趣。他说,如果不是因为在乐队,不是有定期练习和音乐会表演,或许早就因为工作忙碌和家庭生活而放弃拉琴。他从实习生的时候被长辈律师拉近乐队已经10年,休息日,他带着两岁多的儿子跟大家练琴。有点认生的儿子坐在他的腿上,他用躺在椅背的姿势拉琴。乐队的每一个人为了坚持这个爱好都会付出很多努力,同时也理解他人因为工作或家庭而不能常来练习的难处。即使不能做到每次必到,但是只要有可能,他们都会来这里练习。有的队员说,乐队里有很多音乐高手,也有同行高手,能与他们在同一个时空通常是难以想象的。其实对年长的前辈们来说,能与年轻人长期在一起拉琴谈笑也是通常难以想象的。所有队员都说,只要条件允许他们都不会离这个集体。

巴洛克乐队正在为明年第33期音乐会排练,主要的曲目是著名巴洛克音乐作曲家维瓦尔第(1678-1741)代表作《四季》。听说这是一个难度很大的协奏曲,乐谱中小提琴独奏比较突出。因为乐队中有几位专业级的小提琴手,这个曲目可以让他们大显身手。对高难作品的挑战也是巴洛克乐队提升自我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享受着彼此激励和共同逾越的成就感。

PHOTO

乐队练习情景

作为音乐爱好者,巴洛克乐队的成员这样体会:一个人对音乐的亲近感主要来自于环境,孩子小的时候如果有机会接触各种音乐和乐器,长大之后就自然会从过去的体验中找到自己喜爱的形式,让音乐给生活带来滋润,让心灵从音乐中得到安慰和净化。

他们同时也说,中国古时候的科举制度选拔人才有对音乐教养的要求,科举合格的士大夫多少都擅长棋琴书画中某一部分;如今中国教育中缺少对艺术教育的重视,而只保留了学而优则仕的观念;可以说扭曲地传承了科举制。

他们的见解让我汗颜,中国的音乐素质教育现状的改变的路还很漫长。

PHOTO

乐队练习情景

供稿 欧陽蔚怡 【社团法人 异文化理解研究会】法人代表
照片 爱知俄罗斯音乐研究会会长筧聪子/欧阳蔚怡 编辑修改 客观日本编辑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