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日本

马拉松主题观光

2016年04月07日 日本风光

3月13日每年一次的名古屋女子马拉松大赛举行,除了日本及国外精英选手的角逐之外,更多的参加者是普通市民,媒体报道说两万人的规模属世界最大。那天同时还有[二分之一]、[三分之一]马拉松赛,总共4万女性在规定道路上奔跑。

马拉松主题观光

与往年不同的是这次有千人以上来自香港、台湾、大陆,对于华语圈人数的突然增多,组委会第一次在全程18个救护站各配置一名中文医疗翻译,我有幸在当天将近9千名志愿者中作为医疗翻译志愿者参与了服务活动。奔跑的人群里除了一位穿着旗袍的之外很难区别谁是中国人,倒是台湾人因为脸上或衣服上有台湾地区旗帜标志能被注意到。

随着马拉松开始后的时间推移,精英选手们陆续跑过我所在的27.5公里救护站。选手过后随之涌来的是普通市民。对于市民来说,每年的马拉松并不是竞技,而是一项促进健康的市民体育活动,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因而也不被称作选手。马拉松进行到一半的时间,来救护所诉说不适的人多起来,症状多半是腿部抽筋,筋骨疼痛等。跑在前面没有在这里停顿的大概都是有过长跑经历的人。而平时缺少锻炼的人能跑到27公里感觉肌肉关节伤痛疼痛也就不足为奇了。

马拉松主题观光救护站除了进行急救和伤痛处理的医疗措施之外,还提供阻止肌肉关节伤痛的冷却喷剂。在救护站空地,使用喷射剂之后的参加者多半都要拉伸一下腿部,也让身体稍作休息。在这里能一眼看到台湾参加者,听到我用中文为她们加油十分高兴。而中国参加者没有特殊标志,只是那些要求对抽筋和疼痛采取措施的人中因为说中文才能被辨认。

听她们说是通过旅行社报名的,仅北京一个旅行社组团就有一百多人。国内年轻人愿意长跑运动的不少,北京马拉松赛事也很有规模,但是现在空气质量太差,组织工作质量也不够。因为雾霾平时也不能在户外练习,大家愿意去国外参加并兼顾旅游。有人参加过香港的和台湾的马拉松,也有参加过东京马拉松。到了后半期,来我们救护所接受医疗处理的中国人比例相对较大,有的人在国内最多只跑过10公里或20公里,有一位中途放弃的女孩说平时只跑过5公里多,这让我很意外。日本人如果打算参加马拉松,即使不是长跑爱好者也会为了顺利跑完全程而有计划地练习一段时间以保证体力和信心。不过42公里的长跑对任何人都不是轻松的事情,但是只要在6个小时之内到达终点就能拿到特制的蒂芙尼纪念牌。听说仅仅这个纪念牌就足以吸引很多人,网上报名开始后很短时间就爆满关闭。

不少中国参加者是第一次来日本,她们对这里空气和组织工作发出赞叹。马拉松结束后,她们还将去日本其他地方旅游。与这些年轻姑娘们的交谈感受到国内年轻人的健康意识、环境意识、消费观念和生活理念都比父辈们有了很大的不同。也许马拉松主题旅游在国内并不普遍,但是这种直接参与到日本当地活动的内容使游客从沿道的各种声援、服务、组织工作等内容中体验和感受日本社会秩序和国民素质,以跑步和行走的方式呼吸空气、观看城市面貌,这些都会有着不同于普通观光行程的收获。相信以体验为主题的旅游会越来越受到中国游客的关注,或许不久的将来,来日本的旅游将渐渐从'爆买'转变成'爆体验'。

马拉松主题观光

文・ 照片/欧陽蔚怡

专题网页